第九十一章 大都督捧杀

  这时候,洪京大都督忽然开口了。

  洪京大都督道:“皇上,这件事,臣倒也同意宰相的话。”

  “殷明公子有如此才华,我看必得启用,而且得重用、大用、特用!”

  朝堂上,不少人都惊疑不定的看向洪京大都督。

  谁都知道,朝堂上、大都督、冯大帅、殷大帅,三人是绝对对立的。

  虽然大都督和冯大帅合在一起,也不敌殷大帅,但是势力上的确是对立的。

  而宰相和他们三人的关系,其实是很微妙的。

  宰相毕竟是文官,和这些实权强者,只有意见上的分歧,没有势力上的对立。

  所以,宰相可以伪装自己的立场,大都督却不可能。

  他这话,就是傻子都知道有阴谋,他绝不会好心让殷明上位。

  况且,这次一起来到殿前的还有他的儿子。

  他为了让儿子进入朝堂,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怎么会甘心让殷明抢走这个机会。

  皇上也提起了一点兴趣,大都督这突如其来的表态,谁都会觉得奇怪。

  皇上道:“唔,大用、特用?”

  “朝中空缺的官职,你看哪个适合他?”

  大都督沉声道:“这些虚伪官职,岂能配得上殷明这般才华。”

  “便叫领个侍郎,官职虽然高,手中却没有实权。”

  “左右不过是在朝中做些文书工作,不值一提。”

  他这话说的很是不中听,把不少侍郎都给气了个半死。

  可是,这又是实情,因为权力都被把持在武者手里。

  皇上问道:“那以你之见,该如何分配?”

  大都督那经年严肃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抹笑容。

  大都督道:“我看,殷明的本事,完全可以统领一方。”

  “便叫他外放下去,做一方省府,管理一方百姓,才可以体现他的才能。”

  这话一出口,群臣哗然。

  省府是什么,那是一省之长。

  虽然在这个世界,省府之上,还有行省都督,要高上半级。

  但是,都督毕竟是武官,不会管理,也懒得管理具体事务。

  所以,省府才是一个行省的真正管理者。

  大都督看向宰相,道:“宰相,我想,你如此看重殷明,也希望给他这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吧?”

  宰相眉头微微皱起,没有接话。

  下放下去做一方省府,这其中区别可大了,毕竟每一省的情况都不相同。

  如果碰上一个能配合管辖的都督,那省府就是如鱼得水,能做出成绩来。

  可是,如果碰上一个不肯配合的都督,处处制肘,就没法展开工作。

  而且,都督毕竟级别更高,关键是武力强横。

  若是都督和省府闹矛盾,那只有都督收拾省府的份,绝没有省府反抗的余地。

  不管怎么想,宰相也不觉得大都督会让殷明去什么善地。

  省府的确是文职中权力最大的职务,但是麻烦也是最多的。

  在朝堂上,文官虽轻,但是武官在皇帝眼皮子底下,也得讲个规矩。

  到了下面,可就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

  各省都督割据一方,便与所谓军阀相似。

  宰相不动声色的道:“不知大都督意思里,是要殷明去管理何方?”

  大都督也淡淡的道:“听说封西省的省府,去年在任上私自离职自回到内地。”

  “封西正缺一位省府,不如就叫殷明去吧。”

  这次,宰相还没反应过来,青林侯已经叫起来。

  那封西省的都督他太熟悉了,年年都送信来要人。

  那家伙的脾气,简直不是个人。

  去年在封西,那家伙生生把当时的省府揍成了残废。

  那省府哪里是“私自离职”,其实是逃命回来了。

  青林侯道:“那地方怎么行!”

  “听说那里遍地匪寇,妖魔环绕,民不聊生,怎好叫殷大帅的公子去?”

  大都督道:“呵呵,青林侯,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殷明连鬼都杀的死。”

  “哈哈,那鬼物,连本都督要对付,都要费一番手脚。”

  “殷明却能杀死,可见其本领非凡。”

  “况且,他去封西,又不是去与妖魔搏杀,能有何危险。”

  青林侯一时语塞,他刚才也就是出于人情,给殷明帮腔,想不到反而坑了殷明。

  他不知道殷明是如何除去的鬼怪,但是必然有特殊手段。

  这跟去与妖魔实打实的厮杀,是截然不同的。

  大都督继续道:“况且,殷大帅一门忠烈,总是深陷敌阵,斩妖除魔。”

  “我想,殷明公子也必定继承了这种风范,不会害怕妖魔的。”

  云麾将军忽然道:“末将有罪,适才说错了话。”

  “末将心中只想着要为殷大帅保留血脉,却忘了大帅的忠烈之性。”

  “殷明公子是大帅的亲子,该当去到下面,报效大唐。”

  “臣支持殷明公子去封西,也相信殷明公子必能把封西治理好!”

  冯祥撇撇嘴,挤兑道:“我看云麾将军大义凛然,不如你就跟着殷明去好了。”

  云麾将军不敢当面跟这位禁军大帅对着来。

  云麾将军道:“末将倒是真有此心,只是身上另有职责,无法离开,真是不胜之遗恨!”

  冯祥也不遮掩,干脆当场嗤笑出声。

  一时间,朝堂上几位大人物各自开口。

  虽然话语平淡,隐隐却有争执之意。

  这时候,殷明却忽然开口了。

  见众人为自己而争执,殷明岂会无动于衷,他适才便是在想其中关键。

  殷明朗声道:“皇上,草民有一言,想请问大都督和宰相大人,请皇上恩准。”

  皇上有些惊异的看了殷明一眼,点点头道:“讲。”

  殷明遂问道:“两位大人,我有一问。”

  “那封西是否地方混乱,法令不出,民生潦倒,教化不行?”

  大都督还没开口,宰相已抢着道:“不错,那地方十分混乱,缺乏管理,绝非善地。”

  大都督冷哼一声,道:“那又有什么,若是我去,定能镇压四方。”

  宰相怒道:“那你为何不去,却叫一个文人去?”

  殷明忽然笑了,道:“既缺教化,便是我辈当去之地。”

  “我愿去此地,教化百姓,整治民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