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会试杏榜

  也不知过了多久,宰相终于抬起头来。

  他的表情不似先前那般凝重严肃,反而多了几分释然和笑意。

  宰相慢慢的道:“这份卷子,定为……”

  他的目光从众官员的面上划过,慢慢的道:“会元!”

  会元!

  会试第一,贡士之首!

  堂前,一众官员都愣住了。

  他们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宰相刚才说的……好像不是落卷?

  有官员勉强笑了笑,挠挠头道:“哈哈,我这个,刚才好像没听清啊。”

  “易相,您刚才说的是定为什么?”

  宰相慢慢的道:“会元。”

  这次,大家才能确定,宰相真的说的就是会元。

  顿时,一屋子人都风中凌乱了,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宰相气势汹汹的跑来,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要强行定那殷明一个落卷。

  虽然这事某种程度上涉及到殷大帅,但是宰相的脾气很硬,官员们都相信宰相办的出来。

  旁人或许会畏惧殷大帅的武力,宰相却不会。

  谁能想到,宰相最后一脸浅笑,看着殷明的卷子,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会元”两个字。

  宰相到底在搞什么鬼?

  在场的官员心中都不禁浮现出这个疑问。

  三日后,天色刚蒙蒙亮,京城各处,渐渐有了人声,早起的商贩们已经在忙碌。

  礼部南院门外,此时却是肃静的有些诡异。

  若是只听声音,谁也想不到,此时足有上千人聚集在东墙之下。

  他们中很多人,从昨夜就候在了这里。

  因为,今日正是会试放榜的日子。

  对很多人来说,这事关系一生的大事!

  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声:“来了!”

  长街尽头,礼部侍郎闫炳辉手持杏榜,一脸肃穆,正踏着曦光而来。

  这杏榜就是文武科举的会试榜单,因为此时杏花初放,故称为杏榜。

  人群自发的让出一条道路,让闫炳辉持榜通过。

  闫炳辉来到东墙前,随从的官员从他手中接过榜去。

  唰!唰!

  两榜张开,当先各有两个硕大的赤红名字高悬在榜首上。

  文榜榜首:殷明。

  武榜榜首:冯行道。

  下面则是一连三百的贡士名单。

  东墙前,等候的人群“唰”的围了上去,空地外的篱笆墙直接被踩了个稀烂。

  在这种时候,依然可以看出武者地位崇高。

  围拢的人群中,凡是围在东墙前的,都是武者,而文人只能在武者后面眺望。

  看到文榜榜首的和武榜榜首的名字,很多人都惊叹出声。

  人群中,也不乏有消息灵通的人,知道文举的会试中,有几位大人物不希望看到帅府公子殷明中举。

  这其中,甚至就包括的殷明的义兄殷烈。

  可是,在这种情形下,殷明赫然仍旧是榜首!

  殷明之下,次席却是一位前年的举人。

  此人也是才名着重,本有夺得会元的机会,只可惜撞上了殷明。

  三席却是杨子铭,他这次比较倒霉,跟殷明一样做了相同的题目。

  饶是如此,他仍然能夺得第三名,可见此人也是真的有大才。

  同样遭受池鱼之殃的李成明,却是第五名,此人也的确是个人物。

  武举那边,冯行道之下,铁世昌和王锡元也都名列前十位。

  原本铁世昌和王锡元虽然上榜没有问题,但是想拿到这个名次,是不可能的。

  这还多亏了前次殷明吟诵诗文,使得他们修为激增了几分。

  人群中,有人想要找两位榜首,结果却发现两位榜首都没有到来。

  注意到这一点的人,都有些无语。

  两位真正的主角居然都没有来,真不知这两位是心大还是自信了。

  这时候,忽然有人重重的在墙上拍了一掌。

  这一掌,震的那东墙都颤了三颤,看起来几乎有崩塌的趋势。

  闫炳辉皱起眉,喝道:“谁人无礼,敢撼动杏榜。”

  人群中喧闹的声音微微被压下去,而杏榜左近,却传出一声重重的冷哼。

  紧接着,一个贵公子带着几个家奴从人群中挤出来,看也不看闫炳辉一眼,径自扬长而去。

  闫炳辉皱了皱眉,眉目间隐隐有怒色,却终究没有发作出来。

  那拍墙、冷哼的也不是旁人,正是洪京大都督的三子戴俊波。

  他这次只屈居第七,自然是心情不佳。

  他可是冲着第一名解元来的,结果却只得了一个第七。

  在他前面的人,也都应该都知道他是来参加此试的。

  这群人敢居于他的上面,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他焉能不恼。

  闫炳辉也拿这小子没办法。

  他虽然是朝廷的高官,但是毕竟是个文人,而戴俊波是大都督的亲子,是武者。

  闫炳辉虽然不愉,但打也打不过,教训也教训不来。

  闫炳辉忽然轻叹一声,心中有些忧虑。

  可以想见,这份杏榜,将会在暗中引起很大的波澜。

  跟真正的大人物比起来,戴俊波毕竟还是小角色。

  尤其是洪京大都督,这位位高权重,总领天下行省的大人物,不知会作何反应。

  还有其他想打压殷明的人,看到殷明高中会元,想必也不会心情愉快。

  城东一座武场中,杨凤然正在悠然的用着早茶。

  下人来到近前,小声向杨凤然通禀刚刚发放的榜单。

  杨凤然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被捏碎。

  杨凤然的面上,第一次露出了惊怒的神色。

  他两眸阴鹜,目光闪烁,阴晴不定。

  半晌,他站起身,慢慢的道:“好一个易和图,好一个当朝宰相,老贼欺我!”

  他说罢,猛地一拍桌子。

  “砰”的一声,那坚实的梨木桌就变成了一堆废木块。

  京城都督府,戴俊波带着家奴气冲冲的回到府上。

  大都督正在晨练,他毕竟是武者,虽然位高权重,却也不曾疏忽了自身的修行。

  戴俊波匆匆给父亲行礼,虽然他心急如焚,但是规矩不可废。

  大都督淡淡的道:“起来吧,怎么样了?”

  他的面色漠然,但是隐隐已经有几分不愉的味道。

  毕竟,戴俊波的脸上几乎已经写上了“怨毒”的大字,大都督如何看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