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再答治国策

  那老内侍鹤发童颜,健步如飞,穿一身赤色的内侍服制,快步来到贡院门前。

  举人们小小的惊叹了一下,想不到这一场会试,居然是这等人物来开门。

  据说,宫中穿赤衣的内侍,都是世代侍奉皇族的老人。

  他们年轻时都是军中大将,传宗接待之后,就会自宫然后进宫戍卫皇城。

  当然,促使他们这么做的,除了对皇家的忠诚,传说中还因为皇室会给他们某种皇家秘笈。

  他们本就实力强大,学习了这种秘笈后更是不得了。

  听说,赤衣内侍的实力都是武师,是绝对是大人物。

  老内饰取出凭引,跟守卫的禁军对过了,便上前起了封条,打开贡院大门。

  那内侍开门之后,便退到一旁。

  禁军上前隔开道路,主考的官员们便近前来。

  当先一人,就是宰相。

  等考官入场,学政这边的负责人员也都跟着进去。

  时间到了卯时三刻,开始允许考生进场。

  殷明不疾不徐的等到人都进的差不多了,这才往门口走去。

  搜过了身,殷明便随着引路的官员,去到自己的号子。

  这号子就是举人们答卷和食宿的地方,每人各一小间,每间有编号。

  殷明正走着,忽然被人叫住。

  殷明便看到一个脸颊瘦削,但是面容周正,俊朗清奇的中年男子正慢慢踱过来。

  那引路的官员慌忙行礼,道:“下官参见易相。”

  这便是今日主考的宰相易和图了,他正在巡视考场。

  殷明素闻这位宰相对自己成见很深,不知是因为殷大帅,还是什么其他缘故。

  殷明略略躬身抱拳,也算是见了个礼。

  宰相身后,有官员忍不住喝道:“你这小小考生,见了宰相大人,就这么轻疏一礼吗?”

  “你今日到底还想不想……”

  宰相一摆手,制止了那官员。

  宰相看着殷明,问道:“你就是殷明?”

  殷明不卑不亢的道:“原来宰相大人认得在下。”

  宰相点点头,淡淡的道:“好好答卷。”

  宰相说罢,就带着那随行的一众官员离去了。

  那些官员看殷明的眼神都很怜悯。

  这小子当面得罪了宰相,说让他“好好答卷”,大概意思就是“好好答卷,然后落榜”。

  殷明站在原地,却是微微皱眉,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这位宰相,跟传闻中的,有几分不一样啊!

  殷明这么想着,跟着那指引的官员,往自己的号子去了。

  那官员一直把殷明送进号子,这才离去。

  其实,他不认得殷明,所以也不是特殊照顾。

  为避免有考生在路上,跟别的考生交头接耳,所以规定要一直把考生送进号子里去。

  不多时,考生进场完毕,考官便发下卷来。

  前面诸如墨义、务策、明法等,都不必说。

  这些考科,主要都用来筛选出那些鱼目混珠的考生来。

  因为参加会试的都是举人,因此其中也有些偏题怪题。

  不过,真正决定结局的,还是最后压轴的文章!

  到了写文章的时候,已经是午后申时。

  考生们写了一天的卷子,除了清水,就只是中午喝了点号子里的稀粥。

  寻常考生,这时候已经累的不行,就算强自支撑去写文章,但是手都开始哆嗦了。

  这也是一种考核。

  大唐重武,若是连这点磨难都挨不住,这种脓包,朝廷不要。

  殷明虽然不练武,但是身体康健,体能却是极好的。

  况且,他体内文气汩汩,才思如泉涌,根本不觉得疲惫。

  殷明拿过卷子,却又是一愣。

  这次的考题看起来却是眼熟的紧,居然仍是“定国以武,治国以文,天下安之”。

  殷明摇了摇头,想不到宰相居然如此做派。

  若是这样的话,他就算连续三次,写了相似的文章。

  而且,这乡试和会试,题目干脆就是一样的。

  宰相如此明显的为难自己,难道就不怕身后留下骂名吗?

  殷明忽然心里一动。

  不对,事情不该这么简单。

  宰相毕竟是大唐的文道领袖,他真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殷明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想到了什么

  旋即,殷明在纸上落笔。

  破题:“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这次,殷明要写的,却是真正的儒家所倡导的“德治”和“礼治”。

  前次殷明写的“政治”和“刑治”,却是更接近法家,是普通治理国家的方法。

  若是圣人以文道治理国家,却是不取于“政治”和“刑治”。

  殷明在赌。

  虽然只不过打了个照面,但殷明认为,这位宰相应该可以理解到儒家思想的深度。

  从某种程度上说,殷明的破题多少有些偏题,看起来像是疏忽了题目中的“以武定国”。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

  殷明虽然破题没有点名“武”,却在行文中紧扣大唐国情,从文武两方面,来论证“德治”和“礼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篇浩然慷慨的文章,被送到了主考房。

  一群官员眼观鼻、鼻观心,都不吭声。

  大家都知道,宰相今日来,就是为了要判那殷明一个落卷。

  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一众官员都不吭声,免得自己找麻烦。

  宰相从考官手中接过了卷子,轻轻的铺在案上,仔细的查阅起来。

  他早就看过殷明的另外两份卷子,就算不问考官,看字迹也知道这是殷明的卷子。

  这一手行书,又瘦又硬,显得骨架铮铮,不过又不失俊朗,其瘦硬反而多了几分仙蕴似的。

  这手字,寻常人摹仿不得。

  宰相认认真真,一字字、一行行的看下来。

  他口中还不时的沉吟:

  “有道杀之,近诸无道,君欲善而民善矣。”

  “……武者国保,礼者武序,以礼经武,定社稷,序人民……”

  看到宰相看得这么认真,下面一群官员都有些想笑。

  宰相大人素来严肃,想不到居然也会做戏。

  他们已问过考官,知道这份卷子就是殷明的。

  这是已经被内定为落卷的考卷,宰相还装模作样的“认真”查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