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宰相主考

  让殷明微微感到意外的是,杨子铭也来了,他是今次乡试的第二名,也是亚元。

  杨子铭道:“听说殷兄这次的文章,连礼部的侍郎闫大人都被折服了。”

  “想不到殷兄不但诗写的好,这文章更是惊人,小弟此番是心服口服了。”

  殷明笑着点点头,一一跟他们回过了礼。

  殷明又叫下人把赏钱分下去,给报录的人和一些凑热闹的报喜者。

  殷明打发走了报录的人,便叫齐了朋友,往西市的酒楼做东宴客。

  跟殷明比起来,某些人显然就没有他这份好心情了。

  帅府上,老管事杜开静和王二却是想不到,居然叫少爷成了气候。

  不过,他们虽然轻视殷明,却也跟殷明没仇,也没多大感受。

  况且,现在他们自身难保,也顾不上殷明的事了。

  另一边,杨凤然一脸浅笑,眼底却有阴毒的神色。

  杨凤然笑着自语道:“想不到宰相如此在意这事,看来倒不用我多费心了。”

  洪京大都督府上,大都督正冷冷的看着堂前跪着的戴俊坤。

  大都督淡淡的道:“戴俊坤,你如此放肆,真当可以肆无忌惮么?”

  戴俊坤连连叩首,道:“爹,孩儿绝无此意,孩儿只是不甘心啊!”

  大都督道:“哼,那殷明只是个小人物。”

  “我为你出手一次,已经有损我的颜面。”

  “他既然过了乡试,就算他有点福运。”

  “你还想请我为难他,你把本都督当做什么人了!”

  戴俊坤心中苦涩万分,知道自己现在被废,在父亲眼中已经一点价值没有。

  他不但不因此记恨父亲,反而对造成他这副模样的殷明更加痛恨。

  戴俊坤忙道:“爹,那殷明固然是个小角色,不值得您老人家动手。”

  “可是,您……”

  大都督冷冷的截住戴俊坤的话,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包容你。”

  “如果你再敢拿这种无聊的事情来烦我,那你连南方也不必去了。”

  戴俊坤吓得不敢再言,知道父亲说得出就做得到。

  虽然他也不知道,不去南方自己会是什么下场,但是显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戴俊坤正想告退,忽然听到上方父亲又开口了。

  大都督忽然幽幽的道:“哼,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件好事情。”

  好事情?

  戴俊坤愣住。

  大都督道:“那殷明出不了仕的,宰相不会允许他通过的。”

  戴俊坤听到这话,真是心痒难耐,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戴俊坤大着胆子问道:“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都督道:“那闫炳辉不是给殷明定了乡试第一的解元么。”

  “听说宰相为此事大发雷霆,把闫炳辉一顿臭骂。”

  “今日早朝上,宰相不顾颜面,自请要亲自主持今年的会试。”

  “哼哼,他要主持会试,我想什么意思,你不会不明白吧?”

  戴俊坤连连点头,眼中有一丝喜悦。

  宰相如此嫉恨殷明,他亲自主持会试,自然是要刷掉殷明。

  大都督冷笑道:“那殷明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被宰相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次,宰相不顾身份,要亲自下场,除掉殷明这个祸患了。”

  大都督冷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摆摆手,道:“就是这样,你去收拾东西,安心去南方吧。”

  戴俊坤急忙谢过了自己的父亲,然后匆匆告退离去。

  宰相要亲自主考今年的会试,这件事在洪京城小小的引起了一些波澜。

  不过,这事也不算太震惊。

  历史上,也有几次会试中出现了非比寻常的天才,宰相亲自主考的先例。

  听说,这次会考,的确是出了几个不同寻常的人物。

  虽然只是文人,但是也受到朝廷的重视。

  而且,乡试中展露头角的解元,还有排二、三名的两位亚元,也都是有大才的。

  这次,不但第一名的解元殷明能进入会试,就连这两位亚元也都一并进入了会试。

  这两个亚元,正是杨子铭和李成明。

  而会试本身,也有好几位举人,素有才名,这次准备在会试上出人头地。

  有这么多文道的人才,宰相亲自主考,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宰相这次主考,不是为了发现人才,而是为了打压人才。

  刘默阳等人都是明白人,知道宰相这次主考,意在殷明,来者不善。

  刘默阳、王锡元、柳清都暗中找过殷明,谈起这件事情。

  殷明倒是看得开,旁人定要往死了针对自己,这是没法子的事。

  自己所做的,便是要守住本心,写出最恰当的文章。

  况且,那宰相毕竟是文道领袖,素以文采和道德著称。

  面对真正的好文章,也许他也会动容。

  殷明心态平和,每日里仍是修行,准备着科举会试。

  不知不觉,他在文师的路上,也已经走出了很远。

  这期间,殷明去学政处露了几次面。

  他是科举出身的举人老爷,按照规矩应该在学政处,跟同科的举人一起学习一段日子。

  这等于是一种岗前培训,为这些新举人日后出仕做准备。

  也正因为如此,新举人想立刻参加会试,时间上本是赶不及的。

  正常来说,也没人想得到,会有人要一年参加完三四场科举考试。

  幸好今年青林侯巧妙布局,为殷明赢得了时间。

  终于,暮春之初,科举会试开科。

  整个大唐,有志向、有才华的举人都汇聚在洪京城中,等待这鱼跃龙门的一刻。

  是日早间,天色微白,举人们已经聚集在了贡院门外。

  虽然同样是在贡院考试,但是会试的氛围却要比乡试严肃十倍。

  一个个名动乡里的才子都屏气凝神,神色庄严,等待开场。

  贡院的大门早已被黄色的封条封住,门外全是禁军卫士,负责戍卫。

  会试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官员的考试。

  有资格参加会试的人,本身已有资格做文官。

  所以,朝堂也很重视会试,派来揭封条的,居然是宫中的一位老内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