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

  这时候,忽然有哨声一响。

  堂内,考官们相顾愕然。

  现在才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有人交卷了?

  又过了不多时,有下面考场里的考官,匆匆忙忙的上了阁来,手里抱着几分卷子。

  堂内,有官员呵斥道:“才交了几份卷子,你慌慌张张的送来做什么?”

  原来,各个考场,都有考官负责阅卷。

  他们会选出合格的好卷,送到主考这边,然后选出此次乡试的上榜举人。

  不过,这次乡试,时间过的不多,一共才交了几份卷子。

  看那考官手里,密封的纸袋很薄,显然里面最多不过七八份卷。

  那考官忙解释道:“回禀大人,实在是交上了几份出奇的卷子。”

  “这等文采,下官须是做不得主,是以先行送来给各位大人过目。”

  闫炳辉摆摆手,道:“无妨,这几份卷子,你们都是仔细瞧过的吧?”

  考官忙道:“回大人话,下官等仔细审查,确是善文,是以推举到主考处。”

  闫炳辉点点头,道:“你做的不错,把卷子拿上来吧。”

  考官忙把手里的卷子呈上去,把密封扯开,里面有四五分卷子。

  闫炳辉道:“今年倒是也算不错,这一时三刻间,居然就有好文出卷,殊为难得。”

  有副主考的官员笑道:“毕竟今年是大人监考,考生们想是也都沾了些才气哩!”

  对这浅显的溜须拍马,闫炳辉一声不吭,只做没听到。

  他拿起手里的一份卷子,看过后道:“此卷倒也算是不错,立意妥当,用词精当,算是佳作。”

  “你们也都看看,若没问题,或可上榜。”

  下面的官员拿去看了,纷纷道:“大人慧眼如炬,此卷当定个举人身份。”

  接下来一份卷,也仍旧不错,被定下了举人资格。

  闫炳辉忽然惊疑不定的道:“这字体,莫不是长留体?”

  下面的官员纷纷凑过来,看过之后,也都有些惊疑,显然都拿捏不准。

  闫炳辉仔细瞧了半晌,道:“确有长留体的三分神韵,只是未得其精髓。”

  所谓长留体,乃是一种帝王字体。

  最早,这种字体由皇上批的奏折中流出,因为笔法霸道刚烈,在文人中掀起了一股临摹的浪潮。

  虽然济上学宫并不推崇这种字体,但是这字确有其不凡之处。

  能得到其中三分神韵,倒也算是难得了。

  闫炳辉继续道:“恩,这文也不错,言辞精当,一针见血,颇有上位之风采。”

  “只是气量有些狭窄了,不过若是年轻人,倒也不打紧,总能调教过来。”

  闫炳辉道:“这考生是谁,把出身履历拿来我看。”

  考官去拿履历的功夫,其他副主考也纷纷看过了卷子,都感叹起来。

  “此卷上佳,或许今年的解元,就出在这一卷上了。”

  “只是这考生到底是谁,莫非是朝中哪位皇子来科举中试试手?”

  “那也不打紧,咱们只需秉公判卷就是,我也觉得此卷可为榜首。”

  这时候,闫炳辉忽然一拍桌子,把一众考官给吓了一大跳。

  闫炳辉大声感叹道:“今年的解元,不是适才那卷了。”

  “此卷文笔精练,思路清晰,无论文采、笔法、观点都是上佳之作。”

  副主考们都是一惊,凑上去一看,也不得不跟着惊叹起来。

  这一卷,却是比之先前那卷更为令人惊叹。

  此卷的水准,简直已经超出了考生的水准,便是来做考官都绰绰有余了。

  这时候,考官已取来了生员的履历。

  闫炳辉问道:“适才那卷是谁人的?”

  考官道:“那考生是叫李成明的。”

  闫炳辉一愣,因为李是国姓,而成是皇子的辈分。

  难道这还这真是一位小皇子?

  可是,并不曾听说皇上的子嗣中,有叫“成明”的啊?

  考官小心翼翼的补充道:“大人,这考生,就是那位遗留的骨肉。”

  闫炳辉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必是隐太子的骨血了。

  闫炳辉指了指面前的卷子,问道:“那这卷子又是何人的?”

  考官对照了一下,道:“考生杨子铭。”

  他压低声音,道:“这位考生,是前朝的皇族后裔。”

  闫炳辉又是一愣,怎么这两份优卷,考生的出身都颇为敏感。

  有官员忍不住道:“闫大人,这两位的身份都有些特殊,这解元之位,是不是……”

  闫炳辉摇摇头,道:“我既然是主考,一定是择才取卷。”

  “不管他两人的身份如何,该是解元就是解元,该是亚元就是亚元。”

  闫炳辉敢说出这话,其实也是担着风险的,如果触怒了皇帝,他也可能遭殃。

  作为文官,不管官位再高,皇帝想要动你,也是一句话的事。

  昔年老宰相,在整个大唐都声望卓著,还不是一朝就被贬官流放,至今生死不知。

  不过,闫炳辉心中却也放下了一个心结。

  他原本最担心的就是没有好的卷子能压倒殷明,让他左右为难。

  他既不想违背恩师的要求,也不想昧了自己的良知。

  如今有两份优质卷在这里,他这个担心,便是可以放下了。

  闫炳辉这么想着,随手拿起了最后一份卷。

  闫炳辉忽然愣住,看着那破题之语,下意识的念诵起来: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知耻。”

  他几乎趴在了案上,迫不及待的往下看去。

  “政出于私,刑出于偏,虽以武定国,民惧而无知耻。”

  “政出于律,刑出于公,以武安其国,民免而知其耻。”

  ……

  闫炳辉连声赞叹道:“说的好,说的好!”

  “以武定国,以武安国,这一‘定’一‘安’,相差悬殊。”

  “这一‘偏’一‘公’,更是治国之典范。”

  “天呐,如此人物,我昔日竟不曾闻其名。”

  闫炳辉抬起头,看向那考官。

  闫炳辉道:“那考生呢,快叫他来见我……不,他在哪个考场,我要亲自去见他!”

  一群官员都傻眼了。

  主考官大人素来沉稳持重,在朝廷的众多文官中,也是有德行、有名头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