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相似的题

  李成明其实也很有才华,绝不像看起来这样,只会装模作样,结党营私。

  他的思路清晰,常常能一针见血的针砭时弊,也是素有才名。

  只不过,此人有野心,所以花了不少心思,游走于许多大势力之中。

  尤其是,他刻意接近洪京大都督府上的几位公子。

  殷明淡淡的点点头,便和杨子铭一同进了贡院之中。

  那戍卫的军士见殷明和杨子铭气度沉稳,不受自己气势影响,都颇有些惊讶。

  检查了两人的生员身份,又搜过身,便有考场人员分别带两人去考场。

  这些倒是都与童生试时候相似,不过检查更严格了十倍。

  终于,到了开考的时辰。

  这乡试,也是考两科。

  乍看起来,似乎与童生试的考核相仿,但是真正的严苛的地方,在其阅卷上。

  这乡试的阅卷,却是各省府或者京城的学政来批阅。

  而且,总考官是朝廷特派的官员。

  这次的京城乡试,尤其吓人,主考官居然是礼部文官之首的礼部侍郎。

  很多童生都在悲叹,这位大人主考,怕是今年举人的数量能有往年的七八成就不错了。

  殷明不慌不忙的做完了墨义,随之拿到了策问的题目。

  看到策问的题目,殷明却不禁微微皱眉。

  这次策问的题目是“定国以武,治国以文,天下安之”。

  这题目居然跟童生试的题目,有八九分相似!

  童生试的题目是“为政以武,陈力就列,居国下定之”。

  这两题说白了,都是在说治国的方略,考的是考生对政治等方面的见解。

  至于具体破题之处,却就看个人的理解和见识了。

  这两题如此相似,固然没什么不符合规定的地方,但是却绝不合常理。

  殷明忽然想起杨凤然的笑容,顿时有所明悟。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题目的设立,只怕跟他脱不了关系。

  他这是想将自己一军。

  毕竟,一个人的才华是有限的。

  面对一个题目,要写出两篇文章,却是不容易。

  自己若是照搬先前的文章,那无论如何也得不了解元,甚至连中举都很难。

  殷明摇了摇头。

  只是,这却也未免太小觑自己了。

  他直接提笔,写下破题之策——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知耻。”

  这是讲究“政治”和“刑治”,是一种治国的方针和路线。

  孔子曾批判这种治国方法,因为这种路线不如“德治”,只能算是勉强合格。

  殷明这也是见人下药。

  这位主考官是礼部侍郎,出身济上学宫,想必是注重礼法和制度。

  殷明这一“政”、一“刑”,应该是正中他的下怀。

  殷明不暇思索,一篇观点紧致,论据精明的文章,从他笔下呈现。

  ~~~~~~~~~~~~~~~

  贡院的主考房在一座三层阁楼上,考官从这里可以俯视整个考场。

  几位身穿官服,头戴乌纱帽的考官分别坐在两旁,都不多说话,低头等着判卷。

  正中一人,正襟危坐,面色严肃,显然是一个规矩很大的人。

  这就是这次乡试的主考官,礼部侍郎闫炳辉。

  闫炳辉此时两条浓眉皱起,看着面前的一份卷子,似乎心情不怎么好。

  闫炳辉终于敲了敲桌子,问道:“这次乡试,题目是谁出的?”

  在场的一位官员道:“是下官出的。”

  闫炳辉又指了指桌上的卷子,问道:“那这童生试的题,又是谁出的?”

  有官员道:“那是府县上的人,下官不知。”

  闫炳辉一皱眉,似乎想要发作,旋即又把怒火强压下去。

  闫炳辉道:“荒谬,这两次考试,居然题目一样。”

  “便是文举不如武举受重视,也是为国家选拔人才,疏忽不得。”

  他盯着那出题的官员道:“你给我实说,你是否受人指使,才如此出题。”

  那官员当即打了个哆嗦,不由得想到,前些日子拜访自己的那位将军。

  对方代表洪京大都督而来,而且要求只是出一个题目,还很合乡试的要求。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对他来说就像是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搭上洪京大都督的线。

  这官员当即就答应下来。

  他万万想不到,原来这题是一道跟童生试极度相仿的题。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死不认账了。

  若是不认,应该也没人敢查到大都督头上。

  可他若是认了,虽然没人敢动洪京大都督,但他怕是将成为替罪羔羊,还要承受大都督的怒火。

  想到这里,那官员站起身,一脸严肃的道:“下官不知,下官只是想到这个题目,觉得合情,就采用了。”

  “这也是诸位同僚都认可过,也送到礼部过目过的。”

  闫炳辉的确也是知道的,但是那时候他却不知道童生试的题目。

  闫炳辉深深的看了这官员一眼,终于道:“你先坐吧。”

  闫炳辉轻叹一声。

  他案上摆的那份卷子,赫然是殷明童生试时候的卷子,被人给送了过来。

  闫炳辉知道,肯定是有人在针对这位童生试的榜首。

  毕竟,只有殷明一人,是要回答两遍一样的考题。

  闫炳辉沉吟起来,这孩子到底多招人恨,怎么这么多大人物要对付他?

  能影响到出题的,肯定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而且,闫炳辉想到了自己的恩师。

  宰相半月前把他叫去,说是今年的京城乡试,将要让他做主考。

  宰相还再三叮嘱,叫他务必要严格审查,千万不能因为有人是军中大帅的子弟,就故意放水。

  那字里行间,意思可不就是要让殷大帅的公子落榜么!

  闫炳辉摇摇头,只能说算这位公子倒霉吧。

  原本他还有些为难,若是那公子果然是良才美质,他实在不忍心昧着良心判他落卷。

  可是,若他答不好,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毕竟,这是他答过一次的题。

  他在童生试上,必然已经写出了他最满意的文章。

  这次,他要么是答一样的,要么就只能改写次一等的文章了。

  虽然这位公子很冤枉,不过闫炳辉只需要秉公判断,判他一个落卷,也就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