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文举乡试

  大都督道:“你半月之后就走,走之前,就不要见你娘和妹妹了。”

  “见那些妇道人家,徒生事端,没有意义。”

  戴俊坤道:“是,孩儿知道了。”

  大都督忽然轻叹一声。

  虽然他平日里看起来冷血无情,但是终究在戴俊坤身上也倾注了很大心血。

  看到戴俊坤被人废掉,他心中也有一丝不好受。

  大都督道:“你修为尚未大成,我为了保护你,才把你留在洪京城,免得死于妖魔之手。”

  “想不到,这洪京城里却出了殷明这么一个怪物,简直比妖魔还古怪。”

  “你放心去吧,殷明此子,我会对付,会为你报仇的。”

  戴俊坤听到这里,鼓足勇气道:“爹,孩儿倒是有个想法……”

  若是平日里,大都督绝不允许子嗣或者下属在他面前提什么想法。

  不过,自己这孩子已经被废,而且马上就要去南方,此生没有相见之日。

  他终究没有说出太绝情的话来。

  大都督看着戴俊坤,等他的下文。

  戴俊坤道:“爹,孩儿适才听人说,那殷明已经过了童生试。”

  “按照今年的规矩,他便可以参加乡试,他若是出仕,孩儿悲愤难平啊!”

  大都督淡淡的道:“那你就且不平吧,这时候,我不能出手。”

  他毕竟是武将之序,直接干涉文举选拔,就有些不好看了。

  关键是,只为对付一个没有武力的殷明,以他的身份,完全犯不着。

  大都督忽然又道:“而且,难道你不知道,宰相已经放出话来,不许殷明上位。”

  “何必我动手,那殷明这次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只需坐观宰相对付殷明,我想就足够了。”

  戴俊坤道:“父亲所见,当然是对的。”

  “只不过,一些无关痛痒的地方,我看是不是也可以做些文章?”

  大都督微微皱眉,喝道:“你要说什么,直说!”

  戴俊坤慌忙道:“是,孩儿是觉得,这次乡试的题目,不如就……”

  大都督听着戴俊坤的话,露出思索之色。

  虽然让他对付一个小孩子有点掉价,不过,儿子的这个仇,倒也的确该报!

  外界,谁能想得到,今年这不受重视的文举,居然吸引了几方大人物的注视。

  而居于博弈中心的殷明,却有些意兴阑珊。

  他知道有人要对付自己,却对这些人很失望。

  其实,与这些人相比,殷大帅反而有一点比他们强的多。

  这群人忙于内斗,而殷大帅却是在外征战,从妖魔的血口下,守护着大唐子民的生命。

  殷明却也懒得对这些人过多在意,仍旧是每日修炼,等待乡试开科。

  乡试当日。

  殷明一早收拾妥当,前往考场。

  出门的时候,他遇到杨凤然。

  杨凤然笑眯眯的跟殷明打招呼,殷明也淡淡的回应一声。

  杨凤然笑着道:“明少爷,今日,还请尽全力啊!”

  殷明没有理会,知道杨凤然话里有话。

  他的意思,大概是希望自己倾尽全力,然而受到挫败。

  难道说,今年有青林侯盯着,那殷烈的手却又伸进了科举之中吗?

  殷明有些疑惑。

  不过,就算殷烈做了什么,也必然是暗中的。

  明面上,有青林侯盯着,不会有什么太卑劣的手段。

  没过多在意,殷明便去到了考场。

  这一次,他相熟的人却都没有到来。

  今日也是武举之日,各家也都有子嗣去参加。

  这武举可是各家都重视的大事,冯行道他们肯定是带着自己家弟妹去参加了。

  不过,文举的考场——贡院之外,也是人山人海。

  虽然武者高贵,但是有武道天赋的人,却是万里挑一的。

  况且,武者修行,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根本不是普通人家负担的起的。

  所以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文举依然是他们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

  哪怕是朝堂上,文官的地位远远逊于武官。

  这是乡试,一旦通过,就是举人老爷,有了做官的资格。

  是以,乡试在贡院进行,而且审查极为严格。

  临近贡院,热闹的气氛顿时寂静下来。

  京城的卫军亲自戍守,盔明甲亮,个个目不斜视,不怒自威。

  尤其是卫军的手都按在刀柄上,周身杀气腾腾,更显得慑人。

  寻常文人,见到这一幕,兀自先腿软了。

  便是胆大些的,敢走进贡院,却也不免受到影响。

   十分的水平,能发挥七八分就不错了。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风气,其实也是考核的一部分。

  这里武风浓重,以勇猛为荣。

  便是文人,也要心神通明,胆气豪壮。

  那种只读了两篇文章,遇事畏缩不敢抉择的,便是进入朝廷,也不堪重用。

  殷明熟读经书,若论心胸,反倒比寻常武者更为通达。

  他自然不会受到影响。

  穿过很多畏畏缩缩的文人,殷明径直往贡院门口走去。

  路上,殷明看到杨子铭。

  杨子铭拱拱手,跟殷明打过招呼。

  杨子铭道:“殷兄,你果然拿到了童生试的榜首,进入了乡试。”

  “你的诗文,我是佩服的紧。”

  “今日比的却是文章,在下也要全力以赴,务求解元之位。”

  解元,也就是乡试第一的称呼。

  今年圣上开恩,各科第一可以进入下一科考试。

  今年的解元,可以直接参加会试。

  诸多有抱负的生员,都盯着这个位子,杨子铭自然也不例外。

  事实上,他和殷明一般,若不是身份特殊,以其才华,早就可以被举荐出仕了。

  殷明点点头,道:“子铭的才名,我也素有耳闻,望你今日文思泉涌。”

  杨子铭点点头,见殷明如此豁达,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这时候,李成明一脸笑容的凑过来。

  李成明一拱手道:“哈哈,原来是殷兄和杨兄,小弟有礼了。”

  殷明和杨子铭略略点头致意。

   见两人都不怎么待见自己,李成明也不恼。

  他笑嘻嘻的道:“今日之试,小弟自知才疏学浅,还请两位哥哥手下留情。”

  殷明和杨子铭都明白,此人是个阴险之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