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童生试榜首

  冯行道道:“想不到,你这等的境界,这短短十余日,竟然又有长进啊!”

  殷明道:“这童生试里,虽然也有少年奇才,不过终究年纪尚小。”

  “到了会试,我思量可能会有不出世的高手。”

  “这次承蒙青林侯为我铺路,必得准备的万无一失,不能负了侯爷这番心意。”

  冯行道道:“那倒也是。”

  冯行道忽然问道:“话说你这几日怎么回事?”

  “我听说昨日你是在青林侯府上修炼,前日却是在老刘家。”

  “听说你那帅府上,现在那些管事和下人,至少表面上对你都很恭敬了。”

  “你不在家好好修行,到处见朋友不耽误修行吗?”

  殷明摇摇头,道:“你是不知,那殷烈派了个人过来,已住进了帅府。”

  “这人不比张贺那草包,胸有城府之深,不是易于之辈。”

  “我只想修行,不愿与他费功夫,索性就来你们这修行。”

  冯行道忽然一个激灵,道:“你说的该不会是那杨凤然吧?”

  殷明点点头,道:“原来你也知道。”

  冯行道面色难得的严肃起来,道:“那人的确不凡,一身修为只怕已近乎武师之巅峰。”

  “他虽然比咱们大了几岁,但是能有这等修为,殊为骇人。”

  冯行道又疑惑起来,道:“不过,他也不敢明着把你怎么样吧?”

  殷明笑道:“你便是把人想得太简单了。”

  “譬如说,他若是请到朝中大将到帅府上做客,我于情于理都要接待一下。”

  “我这一出面,必然就被缠上,每日里哪还有修行的时间。”

  冯行道皱起眉头,若是以前殷明不受重视,倒是不打紧。

  但前些日子,殷明废掉了一位朝中大将,现在可是声名鹊起。

  若不是有生死状,只怕洪京大都督就要去撞贞元钟,参殷大帅一本,把殷明告到死。

  现在,殷明已有声名,帅府若有客人,他倒是不好不露面。

  冯行道道:“这么说,你现在出了风头,反倒也多了麻烦。”

  殷明道:“这也没什么,等科举过后,我只要中举,就可以自己开府立家。”

  “那时候我便搬出帅府,也就跟帅府没甚么瓜葛了。”

  殷明说着,忽然听到外面锣鼓喧天,一片热闹。

  冯行道奇道:“这是谁家的喜事,这么大动静,我这武场里都能听到。”

  殷明摇摇头,道:“你这记性,今日是出榜的日子吧。”

  冯行道一愣,旋即跳起来,大声道:“对啊,今日出榜。”

  他一把扯住殷明,道:“我的殷老爷,那你还在这修炼什么,还不快去看榜?”

  殷明淡淡的道:“慌张甚么,童生试而已,值得甚么大惊小怪。”

  冯行道道:“可你若是拿不到榜首,岂非就拿不到参加乡试的资格?”

  殷明正要说什么,忽然武场门边走进来王锡元。

  他是冯行道的好友,不用通禀就被放进来了。

  王锡元冲殷明拱拱手,道:“殷兄,高中榜首,恭喜了。”

  冯行道愕然道:“这,这,真个中了!”

  王锡元笑道:“你这蠢货,又说什么瞎话。”

  “殷兄才华,你我还不知道么?”

  殷明并不觉得意外,倒不是他自视甚高,而是这个世界的文道发展并不如他前世生活的世界。

  说话的功夫,众人纷纷到来,都是来给殷明恭喜的。

  殷明一一跟他们打过招呼,另一边,自有冯府的下人送上茶水。

  冯行道一脸喜色,看起来倒像是他中了榜首一般。

  王锡元笑着打趣道:“你瞎乐呵什么劲,人家老殷还没说什么呢!”

  冯行道道:“切,老殷这家伙,我都不晓得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没奈何,只得我替他笑了。”

  这时候,殷明留意到柳清虽然也是面带笑容,却有一丝忧虑。

  柳清开口道:“各位,且先别高兴了。”

  “这童生试,殷兄能通过,其实都是咱们意料之中的。”

  “接下来的乡试和会试,才是真正的麻烦哩!”

  冯行道一愣,道:“虽然说乡试和会试肯定更难,但是以殷明的学问,应该没有问题吧?”

  柳清摇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难道你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宰相对殷兄成见很深,扬言说决不允许殷兄这种……咳咳,就是不许殷兄中举啊!”

  其他几人的面色登时一垮,显然都有所耳闻。

  王锡元点点头,道:“这事我也听说了。”

  “听说宰相府的千金小姐很推崇老殷的诗,还特意拿去给宰相瞧了。”

  “结果宰相罕见的大发雷霆,连向来视若珍宝的独生女都给训斥了一顿。”

  冯行道却忍不住道:“这事我也知道,不过这也没什么吧。”

  “易老头的确是大唐的文坛领袖,地位尊崇,但是科举却是青林侯这位礼部尚书管的。”

  “易老头就算对老殷有意见,也影响不到科举上面吧?”

  刘默阳面色严肃,道:“非也,宰相在文人中的影响力,绝对不可小觑。”

  “小侯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这件事的确可能是隐患。”

  柳清苦笑起来,道:“何止是隐患,已经是近忧了!”

  众人都是一惊,看向柳清,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柳清苦笑道:“这次洪京乡试,阅卷的主考乃是礼部侍郎闫炳辉。”

  “你们可知这闫炳辉是何人?”

  铁世昌嘴快,道:“左右是你爹的下属,肯定是咱们这头的啊!”

  柳清摇摇头,道:“我爹说到底是武官,虽然是礼部长官,具体是事务却都是下面人办的。”

  “这礼部的许多文官,却是更钦服我大唐的文道领袖,也就是当朝宰相。”

  柳清面色愈发严肃,道:“而且,这闫炳辉还有一重身份。”

  “他就是济上学宫的十八位学士之一,也是宰相的半个弟子,绝对是唯宰相马首是瞻。”

  冯行道失声道:“哈,竟然还有这种事,这可大事不妙!”

  他忽然眼珠子一转,笑起来:“嘿嘿,说到底,青林侯才是礼部官长,是不是可以换一个主考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