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墨义、策问

  不过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成名的经文。

  这“墨义”考的范围,是从文学、政治、历史、教育等方面出题。

  这也可以说是常识题,主要考较知识储备,倒也能刷掉一批人。

  其实,这还真是殷明的弱项,毕竟他是穿越而来的。

  幸好前身博览群书,只要他搜寻记忆,倒总能找到答案。

  墨义之后,就是策问。

  所谓“策问”,就是一篇议论文了,根据考官给出的题目,来回答自己的见解。

  这是科举的重心所在。

  一篇文章体现着一个文人多方面的素养,包括文采、思辨、认知、判断等诸多方面。

  殷明拿到题目,是“为政以武,陈力就列,居国下定之。”

  殷明心中暗自摇头,这明明是文举,考的却是“以武定国”的主题。

  也由此可见,文道在这天下,真的是毫无地位。

  便是这个世界也有文人,却都是为武者服务的。

  殷明略一沉吟,其实关于治国之道,定国之策,他脑海中多如牛毛。

  不过,殷明心中所想的,多半都是文治,而这场的考官大概就是普通的文官。

  考官多半也是信奉武者至上的人,而且文学素养只怕不过尔尔。

  若是给他写一通篇文治的文章,只怕那考官根本看不懂,甚至会认为殷明写的是邪说。

  殷明略一思索,提笔写下“有文事者,必有武备”。

  考虑到要照顾考官的水平,殷明由浅显处入手,却去谈武备于文事之要。

  以此为破题,在这童生试中,必能独占鳌头。

  殷明落笔:“朝廷之望,武道之向也。武道兴,文事举,万民兴焉……”

  殷明这一篇文章,并未刻意雕琢,只以思路取优。

  他不但深谙孔子“武备”、“文事”的观点,更是深知“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简朴哲理。

  四周的考生多半还在思索,殷明就已经落笔,直如行云流水,直抒胸臆。

  等四周的考生开始动笔,殷明却已经写完,交上考卷便离开了考场。

  若是旁的考生,必要等待,有可能万一被考官叫去问话。

  殷明对自己的文章显然有信心,便直接离开了。

  门口处,瞧热闹的人要么找地方歇着,要么就在打瞌睡。

  毕竟文科考试又不能进场围观,等待却是颇为无聊。

  当殷明走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一愣,却是没反应过来。

  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可能有人交卷出来?

  冯行道也不知从哪跳出来,大声道:“老殷,你咋这么快就出来了,不会是被撵出来的吧?”

  王锡元咧了咧嘴,暗自腹诽,认识这家伙,还真是丢人啊!

  冯行道自己却浑然不觉,笑嘻嘻的就凑了上来。

  殷明笑笑,道:“莫说胡话,只是答完了。”

  不远处,带着几个师弟来参加考试的崔泽有点惊疑不定。

  虽然说童生试简单,那也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奇才来说。

  况且,童生试通过或许不难,但是要拿到第一,那可不是说笑的。

  要知道,未来的状元,也是从这童生试里考出来的。

  想拿到第一名,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便是比拿状元简单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难道这殷明并没有急着上位的意思,所以并不在意,只要通过就行?

  崔泽有点奇怪,站在原地思量良久,而殷明已被一群权贵簇拥着离去了。

  殷明确实不急。

  他沉住了气,在等待出榜的日子里,每日里仍然是修行不辍。

  他现在是文师,修行的方向也跟文士时不同。

  以武道而言,能达到武师境界的人,其奇经和正脉都已打通,皮肉也已经练的坚如铁石。

  所以,在武师境界,修炼的就是控制自身经脉,熬炼一身筋骨。

  武师境界也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是至强者通往更高层次的重要一步。

  很多寻常武者,则要么卡在武士上,要么勉强做个寻常武师。

  强大的武师和水货武师,其实力差距绝对是巨大的。

  对于文道修炼,文师境界也一样很重要。

  就像武师开始控制经脉一样,殷明则开始尝试驾驭神魂。

  如能修炼到巅峰,控制经脉如臂使指,就有希望成就武宗;驾驭神魂如人自体,便有希望成就文宗。

  殷明虽然要科举出仕,但是想屹立当世,教化百姓,却离不开自身的实力,是以他一点也不怠惰。

  眼看着,就要出正月了。

  今年礼部尚书青林侯亲自督促,要求各地加紧阅卷。

  这正月的最后一天,就是出榜的日子。

  他这么要求下面,自然是为了赶时间,避免耽误了殷明参加接下来的乡试。

  这一日,殷明正在冯家修炼。

  他面前一幅长卷上,笔走龙蛇已书写了数丈的篇幅。

  他左手拎着一个坛子,里面大半坛的墨水没有一丝波澜,静如止水。

  殷明虽然是文人,但这一双手却比寻常的武者更稳,提笔拿墨,纹丝不动。

  殷明这是在由练字,来养气、练神。

  他每一个字都灌注自己的文气,倾尽自己的意志。

  每一日,殷明查看系统,都会发现自己文气的量在扩张。

  虽然短时间内,看起来没有什么,但是若一直坚持下去,必能文气如渊似海。

  这又是文道和武道不同的地方。

  武道练内力,最好的方法,就是服用各种滋补气血的天材地宝。

  文道修文气,最好的法门却是读经修儒,以及各种修身养性的道艺,诸如书法等。

  这两种法门,倒也不好说谁高谁下。

  只不过,文道修行,关键靠的是自身。

  武道修行,如果没有外部资源的投入,却十分缓慢。

  若从成本上说,显然文道修行更具有普适性。

  可惜,文气似乎必须经由系统才能修炼,却又没法子推广开来。

  殷明一直把那长卷写完,才收起笔,而缸中墨也堪堪倾尽。

  冯行道虽然是个粗人,不过看殷明修行了几日,总算被熏陶出了一点墨水。

  冯行道在旁感叹道:“你这一手字,直似龙蛇缠斗,我都瞧得出不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