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宰相发怒

  王锡元和大多数人都是智商正常在线的,顿时无语起来。

  第一次见有这么评价一首诗的。

  这是写景的诗,难得写的意境如此美妙。

  怎么到了这两个蠢货嘴里,就变得那么不值一提?

  刘默阳忽然道:“此诗不凡,难道你们没发现,现在我等都心情平和,不再像刚才那般焦躁了?”

  王锡元陡然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跟冯行道生气,都没在意。

  不过,若是刚才,他绝对没心情跟冯行道生气。

  刚刚听说冯行道要去北方,他的心就有些乱了。

  看过这诗之后,却不知不觉就平静下来,也有了跟冯行道生气的心情。

  这简直就是悄无声息的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简直堪称恐怖。

  冯行道这时候也醒过味来了,嘟囔道:“我去,怪了,还真是心情不一样了。”

  冯行道揽着殷明乐了,道:“老殷,厉害厉害,我冯行道算是服了你了。”

  殷明笑着摇摇头,这小子的性子还真是够浑的。

  殷明在墙壁上题的这首诗,很快被传出去,在文人和贵女中,又引起一阵小小的轰动。

  尤其是易瑶,纤纤玉手拿着那张誊有诗文的纸笺,几乎不舍得放下。

  要知道,她可是当朝宰相之女。

  她的父亲是大唐文坛的领袖,她见过的诗词不计其数,能让她动容的却没有多少。

  何曾有这般让她爱不释手的!

  她品味着那两首诗,一直持续到这新元会结束,还在出神。

  这时候,丫鬟小声道:“小姐,时候差不多了,咱们该回去了。”

  易瑶这才回过神,点点头收起纸笺,与丫鬟一同出去。

  外面,已等了几人。

  易瑶微微一愣,道:“崔师兄,你们也还没回去吗?”

  崔师兄,也就是济上学宫那一派人的带头之人。

  他气质内敛,双目有神,看起来也不是凡俗人物。

  崔泽道:“适才听了那两首诗,哪里还能静得下心,便耽搁了。”

  易瑶点点头,道:“那两首诗,真是,真是……”

  她秀美的脸上微微露出焦急的模样,似乎在纠结词汇,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她可是名动京城的才女,竟然连评价旁人的诗词都做不到,说出去都叫人难以置信。

  崔泽忽然轻叹一声,道:“诗诚然是好诗,只不过,那人他,他毕竟出自……”

  他欲言又止,显然有些忌惮。

  易瑶摇摇头,道:“这等文采,我们还纠结什么出身呢?”

  崔泽苦笑道:“这倒也是,只是,唉……”

  他显然还是觉得不大妥当。

  崔泽忽然回过身,对其他人道:“行了,今日也没什么事了。”

  “你们各自回去,好好准备今年的会试和乡试。”

  那几人各自称是,道:“师兄,师姐,那我们先告退了。”

  济上学宫显然规矩很大,他们都纷纷一礼,然后各自告退。

  易瑶又有些走神,回过神来惊异的道:“崔师兄,你不回去么?”

  崔泽道:“我要去见见师傅,听听他老人家怎么说那人。”

  济上学宫在大唐文人中,地位极高,其最高的领袖,就是当朝宰相易和图。

  崔泽于文学上颇有天赋,也是易和图最小的弟子。

  易瑶点点头,道:“是该跟爹爹说下,如此文采,真个叫人惊羡。”

  她说着说着,又不禁有些出神了。

  崔泽微微皱了皱眉,道:“师妹,走吧,”

  说罢,崔泽在先,易瑶和几个丫鬟跟在后面,往雪丘园门外去了。

  门外,车夫早就备好了马车,两人直接回到相府上。

  宰相府,书房。

  宰相面前摆着几张信笺,他正在一一查看。

  易瑶和崔泽敲门进来,各自向宰相行礼。

  宰相笑起来,道:“都起来吧。”

  “今日你们是去雪丘那边了吧,怎么样,好玩么?”

  易瑶道:“左右就是一群武夫,倒没甚么好玩的。”

  “不过,今年倒是遇到一个厉害的文人,这次的新元会,却就变得不凡起来。”

  宰相眼睛一亮,道:“哦,难道是一个少年才子?”

  易瑶点点头,道:“正是”

  宰相道:“你说说看,他怎生出奇了?”

  易瑶道:“别的倒也不用说,我这里有两首他写的诗,爹你一看便知了。”

  易瑶说着,把收起来的两首诗文取出,递给了父亲。

  宰相笑着接过去,看了起来。

  易瑶道:“爹,想不到咱们洪京城中出了这么有才华的少年奇才。”

  “我看不如请他来做做客,问问他有何志向。”

  崔泽在一旁有些不安。

  他想要说明一下殷明复杂的身份,但是师妹正说到兴头上,他又不好插嘴。

  易瑶的话却忽然断掉了。

  易瑶有些愕然的道:“爹,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差……”

  宰相的脸色确实很差,简直阴沉的吓人。

  他拿起其中一张纸,沉着脸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少年奇才?”

  易瑶看去,正是那篇《少年行》。

  易瑶道:“是啊,爹,你这是怎么了?”

  宰相忽然重重的一拍桌子,喝道:“你知不知道,此人是何来历?”

  易瑶面色微微黯然,道:“听说他是殷大帅的儿子。”

  殷大帅冷血无情,只信奉个人武力。

  宰相和殷大帅意见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只不过宰相也就是闹意见罢了,毕竟他就是个普通文人,就算有意见也不能把殷大帅怎么样。

  宰相一字一顿的道:“你既然知道,还敢拿这小子的诗来脏我的眼?”

  易瑶愣住,道:“可是,可是这诗的确是好诗……”

  宰相断然道:“什么好诗,这也算好诗?”

  “殷家家传的冷血无情,我承认他们武道厉害,可这文采,我都懒得提起。”

  易瑶难以置信的道:“可是,听说那位公子不会武道……”

  宰相猛地一挥手,截住她的话。

  宰相沉声道:“够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说起来都简直是脏了我的耳朵。”

  易瑶眼里浮现出泪光来,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易瑶颤声道:“爹,你,你难道就因为是政敌,竟然不分是非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