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日上山融雪涨江

  王锡元道:“老冯,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考虑。”

  “你要历练,去哪里都行,何必去北方呢?”

  “听说殷大帅已经班师去北方戍守,反而是东部的玄国和我国时有摩擦。”

  “你倒不如去那边,也一般能戍卫国土。”

  冯行道认真的道:“和玄国的战争,说到底是同族相争,我不想去那边凑热闹。”

  他忽然笑起来,道:“话说,你要去哪里,现在也该考虑了吧?”

  王锡元摇摇头,道:“我也就是普通的寻个军部,跟着历练两年,没什么好说的。”

  铁世昌道:“唔,我倒是要考虑考虑了。”

  “老冯刚才说的有点热血,我也有点心动了。”

  楼上,一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有什么好心动的!

  去到那沙场上,动辄就可能被魔头杀死,或者抓走,结局惨不忍睹。

  像他们这种强大的武者,甚至可能被养起来,持续提供血肉。

  铁世昌忽然问道:“老刘要去哪,我记着也是要去远方吧?”

  刘默阳沉默片刻,道:“我去封西。”

  洪泰楼上又是一阵混乱。

  荒北出魔,封西出妖!

  封西是大唐行省,但是那地方妖魔肆虐,形势混乱。

  封西原本是大唐西方的大行省,边界绵长,戍守大唐。

  可是,因为恶妖肆虐,封西省现在的面积,已经不足三分之一。

  这是一个凶险不逊于北方边境的地方!

  妖魔、妖魔,两者常常相提并论,因为都十分凶恶。

  事实上,两者的界限并没有那么鲜明,有时候甚至很难区分。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妖可以生育,而魔的来历则十分诡秘。

  刘默阳看起来沉默寡言,但是这份志向同样的不凡。

  冯行道一愣,旋即笑起来,道:“哈哈,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殷明点点头,道:“各位各有壮志,这一番望能建功立业,来年还有再聚之日。”

  杨子铭也神色严肃,因为妖魔是人类的公敌。

  在这一刻,他心中没有家国,只有种族。

  冯行道和刘默阳的志向,值得每一个人尊敬。

  冯行道道:“老王,你看老殷多痛快,偏生你像个娘们,腻腻歪歪的。”

  冯行道说着,举起杯来,大声吆喝着举杯共饮。

  王锡元只得苦笑,一边举杯,一边心中却在重新思量未来的打算。

  这时候,冯行道忽然道:“咦,雪融了!”

  “快快快,咱们去瞧瞧。”

  一时间,洪泰楼上,听翠小阁中,武者和贵女们纷纷探出头去,欣赏雪丘融雪的景象。

  此时日头高升,远山已经遮挡不住雪丘。

  没有了山的阴影庇护,雪丘积雪融化的速度变的快起来。

  众人眼看着,积雪汇聚成细流,沿着雪丘流下去。

  下面是青石砌的小渠,雪水在顺着汩汩而流,在阳光下显得金光灿灿。

  两旁的梅花在风中摇摇曳曳,嫩黄的花瓣落在细流中,顺着细流,一起流入北方,汇入大江。

  这时候,殷明忽然觉得有人在看自己。

  他放眼瞧过去,不禁愕然。

  听翠小阁那边,居然有一群女子都在盯着自己,倒显得自己像是什么珍惜动物似的。

  殷明的视线却落在一个紫衣少女的身上。

  那少女披着紫色的风氅,面前摆着笔墨。

  即便在一群仪态万千的贵女中,少女仍然显得出类拔萃,甚至是鹤立鸡群一般。

  冯行道留意到殷明的视线,道:“哟,我说老殷,怎么着,对上眼了?”

  殷明笑道:“莫胡说,只是多看了一眼,就被你逮住。”

  冯行道道:“哈哈,你还记得那是谁吧?”

  “说起来,你们倒也算门当户对,毕竟你娘……”

  冯行道忽然惊叫起来,愤愤的道:“老王,你干什么踩我?”

  王锡元恨不得想抽这个大嘴巴。

  那丫头是当朝宰相之女,就跟昔日殷明的娘亲一般。

  现在他们都已知道,殷明的母亲嫁给大帅之后,生活的非常苦。

  现在冯行道乱开玩笑,岂不是在勾起殷明的伤心事。

  虽然,殷明自己倒是没觉得怎样,不过王锡元这一番的确是考虑周全。

  一旁,刘默阳忽然道:“殷兄文采斐然,何不赋诗一首,以为纪念?”

  冯行道立刻忘了被踩的事,道:“好好好,这个要得!”

  立刻有人张罗着去取笔墨纸砚,然而回头一看,却愣住了。

  殷明点点头,略一沉吟,便顺手在墙上开始落笔。

  殷明也没有用文道笔,就直接催动文气,在墙上以指尖书写。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红焙浅瓯新火活,佳酿小碾斗晴窗。”

  ……

  随着殷明落笔,墙壁上随之出现字迹。

  诡异的是,墙壁上并没有粉末落下。

   那字迹好像不是被划出来的,而是被殷明生生压出来的。

  这不符合常理,一时间众人都呆滞的看着殷明,想不明白其中缘故。

  在众人的注视中,殷明一连写了八句。

  不过,殷明沉吟片刻,却又抹去了最后四句。

  冯行道心痛的大叫道:“我说老殷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怎么抹去了?”

  殷明笑道:“这几句有些不合时宜,便不写了。”

  冯行道摇摇头,道:“你偏生事多,好诗便是好诗,还要符合时宜。”

  殷明慢慢侧过身,露出了身后的墙壁。

  顿时,画面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花落江,酒倾缸。

  阳光明媚,雪水融化,江水上涨。

  火炉正旺,陈酿微温,依窗看晴。

  冯行道忽然咂咂嘴,道:“这首诗不好,不好。”

  他说着,连连摇头,一副很懂的样子。

  王锡元费解的道:“老冯,你啥时候也懂诗了?”

  王锡元不明白,连殷明这行家都没说话,他冯行道啰嗦什么好不好的?

  可是,看冯行道的表情,还不像是在装模作样,好像是真的觉得不好。

  冯行道得意洋洋的道:“你看,先前那首好诗,叫人听了意气蓬勃,豪气顿发。”

  铁世昌附和道:“不错,不错,这首诗就不行了,一瞧就软绵绵的,不值一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