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武者气节

  李成明的母亲也是个狠角色,把襁褓中的李成明生生废掉了武道天赋。

  抄家之日,皇上看到李成明只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小婴儿。

  皇上终于开恩,饶了他一命。

  为表现仁慈大度,皇上还特许太医为李成明诊治。

  当然,太医固然救回了李成明的命,也下了黑手。

  太医打断了他左右两条大脉,让他再无修行的可能。

  他的情况,跟杨子铭有些相似。

  两人都是朝廷为表现皇上的仁慈,才留下了一命。

  同样,两人也都被废掉,再不能修行武道,更没了复仇的可能。

  杨子铭看向殷明,神色有些复杂。

  他素闻殷大帅冷血无情,治军严酷,对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没有什么好感。

  可是,殷明的诗词文采,的确惊艳到他,让他不由得产生了结交的心思。

  这时候,冯行道已经上来揽住了殷明的肩膀,大笑道:“可以啊,老殷!”

  “来来来,咱们去喝一杯。”

  王锡元也笑着道:“殷兄手段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一会可要好好给我们说说。”

  跟着几人来的其他世家子弟,其态度也都变得和善起来。

  这个世界,固然是武道至上。

  可是,深层次是原因,是因为武者代表着实力。

  强大的武者,是护佑一个国家不被妖魔覆灭的关键。

  所以武者备受尊敬。

  殷明适才一出手就废掉了戴俊坤,其中固然有许多机缘巧合,但是他打败了一位将军的事实不会变。

  说到底,这个世界是以实力为尊,殷明的文道手段,折服了这些世家子弟。

  杨子铭看着一群人簇拥着殷明,往洪泰楼去了。

  那是文人不可以逾越的界限,只有高贵的武者可以进入。

  杨子铭轻叹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一道平和的声音忽然从人群中传出来。

  殷明道:“子铭,若不嫌弃,请来同饮一杯。”

  杨子铭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被铁世昌一巴掌拍了个趔趄。

  铁世昌扯住他的胳膊,大笑道:“走走走,如今这世道,文人也不能一味小看了啊!”

  杨子铭还有点懵懵懂懂,跟着一群人就进了那洪泰楼。

  殷明在跨过门槛的时候,忽然觉得微微有股寒意。

  他向左看去,只见一个人正在跨过门槛,往外走去。

  那人笑得很温和,但是殷明却隐隐有种感觉,这人跟自己是敌非友。

  杨凤然笑着轻声道:“明少爷,你兄长叫我帮他带个好。”

  “你能有此机会,可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他的声音很轻,没几个人听到。

  而且他说话的时候脚步不停,片刻间人已经到了数十丈外。

  殷明知道,这人必然也是殷烈的追随者了。

  而且看此人气度若渊,绝非那高峻之流可以比拟的。

  也由此可见,那殷烈必然更不得了!

  殷明轻轻摇摇头,不再去思索这件事。

  今日是士子聚会,不适合去想这些。

  雪丘园中,一众文人都惊羡的看着殷明被拥上洪泰楼,这是文人从来不曾得到的殊荣。

  洪泰楼上,殷明被推倒上首里坐了。

  殷明道:“听说这里是武举休息的地方,我来做首位,只怕有些不当。”

  冯行道道:“哈哈,你就不用客气了。”

  “我这两番立功受赏,都是因你而来。”

  “我承了你两个天大的人情,你如何坐不得此位?”

  王锡元也道:“老殷,上次那事,多亏得你。”

  “不但行道这次评了功,我们几个也都跟着得了好处。”

  殷明点点头,见他们都如此说,也就不再推辞。

  王锡元忽然叹息一声,道:“今年武举过后,咱们这一批,却也就该各自去建功立业了。”

  “日后再想相见,只怕就不太容易了。”

  有人笑道:“这有什么啊,现在行道哥和默阳哥不也在军中任职么。”

  “左右都是在京城,想见总是见得。”

  冯行道忽然笑了,道:“你这傻小子,咱们岂会都留在京城中。”

  那人不解的道:“可是,咱们洪京城,是大唐的中心,最安全的地方啊!”

  冯行道的面色陡然严肃起来,道:“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咱们平日里玩闹也好,搞事也罢,都是小事。”

  “可你不能忘了,咱们这些年消耗了多少资源,才有这一身功夫。”

  “若是空有这身本领,却不报效大唐,那还练武作甚!”

  殷明赞许了看了冯行道一眼,这人虽然是个大嘴巴,说话办事都不靠谱。

  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他却非常清楚。

  这才是真正的武者气节,抗击妖魔,保家卫国。

  那少年又问道:“那,行道哥,你难道要去外地军中杀敌吗?”

  冯行道的声音忽然低沉下去,慢慢的道:“连年蛮族扣边,我打算去北方戍守历练一番。”

  冯行道这话一出口,其余人无不变色。

  甚至,就连王锡元都愕然,他也是才知道冯行道的打算。

  大家都以为冯行道这次立功后,必要凭借功劳,领个肥差。

  谁想到,他居然反而选了九死一生的妖魔沙场。

  王锡元难以置信的道:“老冯,你没事吧?”

  “你要去军中历练杀敌,都是好的。”

  “那北边,你可知道有什么吧?”

  冯行道笑起来,不过笑容有些勉强。

  他道:“哈哈,不就是有些魔头吗,你吓成这样作甚。”

  见冯行道说的如此轻描淡写,旁人却都轻松不起来。

  冯行道这俨然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魔可不是说起来这么简单的字眼。

  这种东西诡秘无比,也不知是如何诞生的,是一种只为破坏和杀戮而生的存在。

  魔的手段十分诡异,往往连武者都拿他们束手无策。

  魔不像是妖那样,根据天赋,生来就强悍无比,但是某种意义上却更加恐怖。

  魔最喜爱强者的精血,只要有强者的精血,他们就能轻而易举的变得强大起来。

  甚至,就算是普通的血肉,只要数量足够,也能让魔头突破。

  强者毕竟不多,所以普通百姓就是魔的主要目标。

  北方出魔,这是一个常识。

  冯行道居然敢去北方,这真是让众人意想不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