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榜首可进考

  杨凤然淡淡的道:“他便是有些手段,可惜终究是个白丁。”

  “就算他一帆风顺,也得三年之后才能通过会试。”

  杨凤然心中冷笑,那时候殷烈必然已手握重权,断然不会让殷明出仕的。

  殷烈做事素来滴水不漏,不会让殷明成长为威胁。

  杨凤然心中想着,手中的酒杯轻轻晃动。

  听翠小阁中,说笑的贵女们却都惊呆了,看殷明的眼神也是异彩连连。

  这个结果是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

  尤其是她们离得远,没有看清殷明是如何做的。

  听翠小阁东首上,不少名门贵女聚在一处。

  中心处,一位少女发丝轻垂,面前的矮案上,白纸上誊写了殷明适才所作的诗。

  她旁边有不少女孩子环绕着,叽叽喳喳的都在问她。

  “易姐姐,你最聪明,你可瞧得出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那位殷明公子用毛笔轻轻一戳戴二爷的后腰,戴二爷就吐血昏迷了。”

  “是呀,我瞧他用的绝不是什么打穴的功夫。”

  “那就是一杆毛笔,便是用来打穴,也不趁手呢!”

  “看起来就像写字那么样,笔头轻轻一戳,一切就结束了。”

  中心处的少女,抬起头,喃喃道:“这人倒真的是好文采,可这般手段,真是文人手段吗?”

  便是这位天之骄女,也想不通殷明是如何做到的了。

  忽然,有人尖酸的道:“切,只不过会念诵两句臭诗罢了,有什么值得显摆的。”

  这说话的女子,也是世家女。

  她的家族,却是跟戴家有亲,因此她这么说一点也不奇怪。

  又有人附和道:“不错,戴二爷分明是看他年轻,不忍心下重手。”

  “他不识好好歹,却反而背后偷袭,好不丢脸!”

  还有人阴测测的道:“他便是有些才华,也要三年才能科举出仕,那时候早就物是人非。”

  “他今日虽然能出些风头,可惜却已输在了起跑线上。”

  这些不怀好意的发言,要么是殷大帅的政敌,要么是不愿意看到殷明成长起来的人,也是各怀鬼胎。

  不过,这些人的确都提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殷明毕竟只是白丁,等他科举出仕,同代人都已经手握实权。

  殷明虽然能淡然接受,但是这对他的发展可不怎么有利。

  就在这时候,雪丘前却又走来一人。

  柳清穿着紫色的锦袍,笑着道:“殷兄今日扬威雪丘,真是令人惊艳。”

  “小弟来迟一步,只能徒劳恭喜殷兄了。”

  手握实权的青林侯府的小侯爷也来恭贺殷明,这又让不少人震惊了一下。

  朝堂上的大形势,在场的举子都心里有数。

  像是冯行道背后的冯大帅是中央军系的。

  再像是柳清背后的青林侯是温和派的。

  ……

  在场的这些亲近殷明的贵公子,反倒多半都出自跟殷大帅不同派系的家族。

  看起来,似乎他们交好的就是殷明这个人,这个文弱书生!

  戴俊波冷哼一声,道:“哼,殷明,算你有本事。”

  “如果可能,我倒是希望今年就能跟你一分高下。”

  “不过很可惜,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他说罢,就要离去,这也等于是放放狠话。

  柳清忽然笑了,道:“这一点,戴兄或许不用担心了。”

  戴俊波看向柳清,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清道:“今年的科举有些变动,难道戴兄没发现,今年会试的时间顺延了十日?”

  戴俊波道:“那又如何?”

  柳清道:“这么一来,从时间上说,完全可以经历童生试、乡试、会试,一路考下去。”

  戴俊波面色微变,道:“荒谬,从前朝以来,就没有这样的先例。”

  “虽然时间上是允许的,但是按规矩,生员和举人都要参加各地有司的教育。”

  “也就是说,最快也要相隔一年,才能参加高一级的考试。”

  戴俊波打量着柳清,道:“柳清,你爹虽然是朝廷勋贵,但是也不敢这样破坏规矩吧!”

  柳清笑道:“戴兄说笑了,家父当然没这个权力。”

  “家父只是综合判断了今年的形势,延迟了十日会试的时间罢了。”

  “恰好赶上各地都督上书要人,都渴求人才,管理地方。”

  “所以,今年皇上额外开恩,允许童生试、乡试的第一名,可以直接参加更高一级的考试。”

  殷明心里一动,知道这只是明面上的说法。

  一定是青林侯暗中走动、布置,才营造出了如今的局面。

  这件事,倒还真是亏了青林侯了。

  戴俊波面色微微一变,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青林侯恰好延迟了十日的会试时间,就赶上各地上书,皇上御口允许破例。

  这种巧合,他这种世家子岂会相信。

  戴俊波忽然看向殷明,冷笑道:“这么说,你是觉得自己能高居榜首?”

  殷明淡淡的道:“想是如此。”

  这种事情不需要谦虚。

  青林侯为自己布置了这局面,终是会被人瞧出来的。

  若是现在谦虚,到时反而叫人看轻了。

  戴俊波道:“好,好啊。”

  他忽然看向李成明,吼道:“李成明,你给我过来!”

  李成明略一迟疑,旋即面带微笑就大步走了过去。

  若是不看他脸上的血迹,再忽视戴俊波的口气,一点也想不到李成明是被人吼过去的。

  看他步履从容,就像是贵公子闲庭信步。

  戴俊波道:“殷明,希望你别在童生试就落榜。”

  “我就先当你能拿到童生试的榜首,你可莫要叫我失望。”

  他又对李成明道:“李成明,若是跟殷明公子同科应试,你不会手下留情吧?”

  李成明忙道:“二哥说笑了,这种国家会考,小弟怎敢弄虚作假?”

  戴俊波点点头,又狠狠的瞪了殷明一眼,这才带着怒气,愤而离去。

  李成明向殷明拱拱手,道:“嘿嘿,殷兄,小弟先去了,先去了。”

  殷明没说什么,知道这人不是真心跟自己打招呼。

  这人是前代的隐太子后裔,当朝圣上登基后,将他满门几乎杀戮一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