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一字废将军

  殷明看向戴俊坤,问道:“戴二公子,该你了。”

  戴俊坤一愣,旋即更加惊怒。

  他怒极反笑,道:“好啊,你还想杀我?”

  “好好好,我签。不过,一会休怪我出手无情。”

  他真是被气坏了,这殷明看起来竟然还有反杀他的心思!

  不远处的洪泰楼上,杨凤然身边,有人问道:“杨兄,你不去救明少爷吗?”

  杨凤然淡淡的道:“他放肆狂妄,吃点教训也好。”

  “若是戴俊坤真的下杀手,我保他一条小命就是了。”

  有人道:“可是,只怕那时候,明少爷已经被打残了吧……”

  杨凤然没有再说话,那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倒不如说残废了正好。

  不远处,济上学宫的人聚在一处。

  有个少年幸灾乐祸的道:“师兄,这可真是狗咬狗,一嘴毛啊!”

  师兄瞪他一眼,道:“注意言辞。”

  那少年知道师兄很重礼仪,当下老老实实,虚心受了。

  那师兄旋即轻叹一声,道:“那殷明倒果然是好诗才,可惜啊,可惜了!”

  他连称可惜,也不知是可惜殷明命不久矣,还是可惜殷明是殷大帅的儿子。

  稍远些的地方,有一座听翠小阁,有不少京城的贵女都聚集在这里。

  她们虽然不参加科举,但是也来凑个热闹,就远远的在这里观赏融雪之景。

  少女们都在议论纷纷。

  “戴二爷在军中历练了这些年,真是愈发深不可测了,跟当年可是截然不同了。”

  “殷明公子文采风流,又生得一表人才,希望戴二爷手下留情才好。”

  “唉,我看悬,听说戴二爷辣手无情,曾经坑杀过数千人。”

  “谁跟戴二爷认得,快去求个人情,殷明公子这样的人物,英年早逝也未免太可惜了吧。”

  ……

  而雪丘前,殷明和戴俊坤已经相对而立,周围人早已让出了一圈空来。

  戴俊坤道:“殷明,我让你三十招,我就站在这里,你若能伤到我,便饶你一命!”

  殷明摇摇头,道:“我便是不会跟人打打杀杀,你虽然无礼,我最多也只能送你诗文一首。”

  戴俊坤冷笑道:“殷明,你以为你不动手,我不就不好意思杀你了么?”

  “天真!”

  冯行道等人都暗道不好,这戴俊坤是真的要下杀手!

  戴俊坤道:“殷明,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上路。”

  他说罢,轻轻点地,向前一掌拍了过来。

  他却是轻视殷明,便是他自封了修为,这一掌也不过用了一半的实力。

  尤其是他动作轻松写意,像是漂浮起来一般,更是连一半速度都没用出来。

  殷明看到这情形,摇摇头道:“戴二公子如此容让,我看到是连诗也不必了。”

  他说着,微微侧了侧身子,竟然轻易让过了戴俊坤的一掌。

  他适才吟诵的是李白的《少年行》,此诗重在强身壮胆。

  殷明虽然是个文人,但是在文师级别的加持下,面对武士的速度,也犹自可以轻松避过。

  在避过去的一瞬间,殷明反身落笔。

  他手中,不知何时已取出了文道笔。

  殷明只够得到戴俊坤的后腰,便顺手写了一个“损”字。

  戴俊坤忽然觉得后腰一痛,肾俞等穴位随之刺痛,竟然失去了感应。

  戴俊坤惨叫一声,忽然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殷明摇摇头,他适才也是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法子。

  他医道造诣还算不错,瞧得出戴俊坤练的是哪几条经脉,一出手就破坏了他的关键穴位。

  其实,殷明这毕竟就是随手一字,造成的破坏很有限。

  放在普通人身上,也就是腰疼个三五天的。

  可放在武者身上就不一样了。

  戴俊坤体内内力奔流不息,忽然穴位受损,就好像列车的铁轨忽然断掉,就是车翻人亡的下场。

  戴俊坤体内的内力登时失去控制,变成了脱缰之马。

  而且他适才自封奇经,这时候也一起失控,所以他刹那间体内就变得一团糟。

  他甚至都来不及骂一句狠话,就已重伤昏了过去。

  整个雪丘园,一时间彻底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疑惑:好像,一个文人写了个字,然后一位年轻的将军就吐血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风中凌乱了,这是什么情况,这跟过去的世界观不一样啊!

  这就好像看到一只兔子一脚踹翻了老虎,在吃它的肉一样。

  戴家的仆人一下就乱了套,纷纷扑上去,托着戴俊坤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现在连戴俊坤受了什么伤都不知道。

  冯行道等人也反应过来,他第一个大声叫好起来。

  反正他不怕戴家,而且关系也不怎样,自然是尽情的幸灾乐祸。

  冯行道笑眯眯的道:“老殷,真有你的啊!”

  “你那日若用这一招,咱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殷明道:“我这几日里却是又突破了境界,适才这也是临时起意。”

  王锡元等人不好表现的太明显,却也是挤眉弄眼的笑着。

  戴俊波怒道:“殷明,你,你怎敢伤我兄长?”

  冯行道摆摆手,道:“去你的吧,你二哥自己起了杀心,留他一条狗命就算不错了。”

  戴俊波恨恨的道:“好啊,殷明,你别以为你就神气了。”

  “哼,今年的状元是我,你就跟一群小屁孩去考童生吧!”

  他虽然生气,倒也不慌,毕竟这个世界武道发展的很强盛,外伤很少有治不好的。

  他哪里知道,殷明已经毁了戴俊坤的一段经脉。

  这等于是废了戴俊坤,他要么重新修炼,要么就等于是个残废。

  可是,以他的年纪,重新修炼也不会有什么成就了,就连现在的境界都很难恢复。

  洪泰楼上,杨凤然眼底露出一抹阴霾,不过面上却掩饰的很好。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有这种手段!

  殷明这次相当于是踩着戴俊坤这位大唐将军扬名立万,但是同样的,也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忌惮。

  杨凤然身边,有人道:“想不到啊,明公子居然有如此手段。”

  “呵呵,不知若是给他成长几年,他会不会有烈公子的高度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