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戴二将军诬陷

  殷明有些惊异的看了戴俊坤一眼,想到此人是洪京大都督的次子。

  不过这人年纪不小,应该已经进入军中任职,是有将职在身的将军。

  今日的新元会,这种人是不该来的。

  殷明正想着,戴俊坤已走到了近前。

  戴俊坤面上倒也看不出怒色,淡淡的道:“殷明,大家都是洪京子弟,你这么做,有些过了吧?”

  殷明也淡淡的道:“我只是叫他退下,有何过了?”

  戴俊坤正要再说什么,忽然发现洪泰楼上,走出不少人来。

  当先就是冯行道,他一边走过来,一边大声道:“呵呵,戴老二,你弟弟是自己技不如人,才丢了丑。”

  “你这般急不可耐的跳出来为他做主,你这是哄吃奶的孩子呢?”

  他是个大嘴巴,说话肆无忌惮,很是不中听。

  反正他爹是禁军大帅,本就是跟洪京大都督互相制衡的角色,也没什么好留情面的。

  冯行道身后,王锡元等人都默默站了出来,显然是跟他一条战线的。

  这一下,戴俊坤皱起了眉头。

  听说这冯行道欺负殷明欺负的最狠,怎么这种时节跳出来为殷明出头?

  戴俊坤道:“冯行道,你已是金刀卫的侍卫,跑来这里做什么?”

  冯行道道:“嘿,老子自觉修为精进,今年却想去殿试上长长见识。”

  “没准今年的武状元,就着落在我头上。”

  他反问道:“倒是你,戴老二,你都在你爹帐下任将军职了,你跑来凑什么热闹?”

  戴俊坤皱了皱眉,没有答话。

  他其实就是给他三弟镇场子来了,准备一举震慑那些举人们。

  事实上,还有杨凤然,以他的身份,也不该来此。

  杨凤然就纯粹是来膈应戴俊坤的,让戴俊坤没法行动。

  要不是戴俊波吃了亏,这时候戴俊坤还跟杨凤然在上面互相拖着呢。

  不过,现在冯行道这群纨绔都来力挺殷明,就有些为难了。

  这群人比他小了一辈,显然是以冯行道为首,戴俊坤也压不住局面。

  这时候,王锡元等人来到殷明身边。

  王锡元笑道:“我倒是忘了,今日还是文举之会,却又见到殷兄了。”

  一般来说,武者都不把文人放在心上。

  那日他们说新元会,却下意识的想成是武者之间的聚会了。

  冯行道他们是这一批纨绔的头,有他们带头,其他的人不管跟殷明有没有交情,都打了个招呼。

  这一下,文人这边都傻眼了。

  什么时候也有文人,能让武者那边的举人老爷过来,亲自打招呼了?

  别说这么亲切敬重的打招呼,就连被武者挤兑的先例都没有。

  以武者之尊贵,甚至都懒得欺负文人。

  戴俊波之所以想挤兑殷明,那是因为殷明出身高贵,而且他自己也要参加文举。

  戴俊坤忽然道:“殷明,你勾结鹧川河伯家族,为祸洪京城,我今日便是为你而来!”

  冯行道立刻瞪眼,大声道:“你是不是疯了,我们那日九死一生,与敌人死战不休。”

  “朝廷不封赏老殷也就罢了,你还敢血口喷人,诬陷英雄?”

  戴俊坤淡淡的道:“冯行道,我承认你那日奋勇杀敌,于国有功。”

  “听说禁军中,已经在商议对你的赏赐和提拔,这亦是好事。”

  他话锋一转道:“不过,殷明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你们说他一首诗就能杀敌,也未免太小觑人了。”

  “他若非勾结河伯,只怕早已被杀,岂会活到现在?”

  他这么一说,不少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

  知道殷明文气奥秘的,毕竟只是少数人。

  对于不知道殷明文气奥秘的人,在他们眼中殷明就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

  这时候,戴俊波冷笑道:“不错,你们说的那诗,我也见识过了。”

  “哼,那诗除了合辙押韵,根本就狗屁不通。”

  “为了押韵,还捏造了许多人名。”

  “最差劲的是最后还编造不下了,根本就是一首残诗。”

  殷明有些惊异,想不到这戴俊波还真是有点才华,居然品评的有点意思。

  戴俊波挑衅的看向殷明,大声道:“殷明,我说的可错了?”

  “你如有胆量的,可敢拿出你那残诗来,叫各位文人举子都品鉴品鉴?”

  冯行道怒了,道:“这小子自讨没趣,老殷,你便说出来,叫这群家伙长长见识!”

  他于诗词歌赋一窍不通,只知道殷明的诗很厉害,就连连咋呼。

  王锡元和刘默阳微微皱了皱眉,他们懂些诗词,知道那的确是一首残诗。

  关键是那诗文不凡,让殷明情急之下去续写,只怕有些困难。

  殷明却已经接过话去,道:“既然行道也这么说了,我便拿出此诗,供各位同道品鉴。”

  今日京城的文武举子都在,倒是一个展露头角的机会。

  他要开宗立派,教化一方,这一步越早迈出越好,今日恰好是个机会。

  殷明遂道:“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

  这第一句,就见少年豪气,立意不俗。

  尤其是殷明以文气吟诵,更是有一种震撼人心神的力量,让人为之惊异。

  诵曰:“经过燕太子,结托并州儿。”

  这次,戴俊波神色一动,想要说些什么。

  他其实也知道,这是一首极佳的诗文,而他所批判的也就是两点。

  其一,就是这里的用典,似有编造之嫌。

  他刚要开口批判,却又僵住。

  因为,他仿佛看到许多少年豪侠,击剑高歌,把酒言欢,其中还有一股慷慨悲烈的情绪。

  这诗中的情感何其真挚,他便是硬要说这是编造的,自己心里却先信是真的了。

  诵曰:“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

  戴俊波打起精神,注视着殷明,因为原诗到这里就结束了。

  不管殷明这诗再好,若是一首残诗,就留给了自己攻击的余地。

  殷明没有看戴俊波,眼神不知看往何处,似乎在出神一般。

  他吟诵诗文,感动的不仅仅是别人,他自己更是沉浸在诗文的情绪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