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戴三公子羞辱

  当然,也少不了无帮无派者。

  不过,大多数独处的人,都是不被两派亲近和认可的。

  除了殷明和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

  他们是拒绝了邀请,自己想一个人待着。

  当然,殷明的情况更加特殊一点。

  他似乎是今日来的唯一一个白丁。

  别的童生,就算自信能考中,也不好意思来参加今日的新元之会。

  那先前拉拢殷明的少年,正有些蔑然的打量着殷明,似乎对殷明颇有些意见。

  洪泰楼上,戴俊坤身边,有人指着那少年,笑着道:“听说那小子叫李成明,是二公子的跟班,不知可是的么?”

  戴俊坤淡淡的道:“隐太子的后代,自己妄图攀附我戴家而已。”

  杨凤然边上,却有人发现殷明和那沉默的少年站在了一起,似乎在谈什么。

  有人道:“咦,那不是前朝余孽,杨家的人么,怎么会……”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想到犯了忌讳。

  大唐建国不过数十载,昔日太祖皇帝乃是洪国的皇亲,后来取而代之,立国大唐。

  便是这京城,也未改名叫唐京城,而是沿用的洪京城。

  下面那少年,却是前朝皇族的子嗣。

  虽然皇帝为表大度,留他一命,却严禁他习武,只许他做个废人。

  杨凤然淡淡的道:“都说二公子顽劣,想不到居然和前朝余孽混在一起,看来真是欠缺管教了。”

  不少人都心中一凛,知道殷烈回归,要打压大帅亲子殷明,为自己上位做铺垫了。

  这时,有人忽然发现,一个人影来到了李成明的身边。

  正是戴俊坤的三弟戴俊波,他望着殷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是武者,动作轻便,他来到李成明身边,李成明都还没有发现。

  忽然,戴俊波抡起巴掌,一耳光猛地抽在李成明的脸上。

  殷明听到动静,停住话头,与杨子铭一起回头看过来。

  这杨子铭却是个人才,谈吐不凡。

  在这个文道衰败的世界,算是少有的人物,殷明对其颇为欣赏。

  殷明回头就看到适才拉拢自己的那个少年,被人一巴掌打出去三四丈远。

  幸亏这时节地面上都是积雪,才没有重伤。

  饶是如此,他一个文人,挨了这一巴掌,也委实不怎么好受。

  李成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刚一张嘴,就吐出了一口血水,血水里混着两颗牙齿。

  然而,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他居然笑了,而且笑得还很灿烂。

  李成明笑着,对那打他的人道:“戴兄,小弟有礼了。”

  “不知小弟做错了什么事,还要劳动戴兄这般提点小弟。”

  他被人打了一巴掌,却反而笑脸相迎,还要感谢对方。

  殷明心中却是对这少年另眼相看了,好一个阴毒隐忍的少年郎!

  适才看这少年拉拢人,还看不出什么,但这份隐忍,却是十分厉害。

  戴俊波傲然道:“李成明,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适才也敢对小明无礼?”

  “你难道不知道,小明的父亲是大唐大帅,他的兄长也在前线厮杀,满门都是英烈吗?”

  李成明惊异的看了殷明一眼,这才知道殷明居然是殷大帅的亲子。

  李成明立刻笑着道:“我可不敢对殷兄无礼。”

  “或是我年轻识浅,说话有不像样的地方,得罪了殷兄,也是有的。”

  戴俊波一脚踹在李成明屁股上,李成明一个踉跄,又跌倒在地,啃了一嘴雪。

  殷明微微皱眉,他也是适才在交谈中,才知道这举子之会,就是前几日冯行道他们说的新元会。

  看来今日,或许要不平静。

  所谓举子,可不仅限于文举,武举的举子们,都在洪泰楼上。

  文人因为地位低下,所以只能等在外面。

  这戴俊波也是京城世家子弟,殷明的记忆中也知道此人。

   不管怎么想,此人也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善意。

  戴俊波看着被他踹倒在地的李成明,淡淡的道:“还不给小明道歉?”

  李成明站起身,笑着走上来,亲热的拉住殷明,道:“殷兄,适才多有得罪。”

  “请你看在小弟年轻的份上,不要跟小弟一般见识。”

  “小弟哪里做得不对,你要是愿意指点,小弟真是不胜之喜。”

  戴俊波这才走上前来,大声道:“小明,不用向我道谢。”

  “咱们都是自幼认识的,你被人欺负,我岂能坐视不理。”

  殷明知道,这小子过来,是想羞辱自己来了。

  殷明懒得搭理这人,淡淡的道:“是么。”

  他这一句话轻飘飘的,意思也不清不楚,让戴俊波登时皱了皱眉。

  戴俊波压下心中的不悦,道:“呵呵,不错,不错,果然有了文人之高傲,不像小时候那般孬种了。”

  他忽然神色微微一凛,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好歹比你年纪大些。”

  “你难道不知道,见了兄长要行礼吗?”

  见羞辱殷明不成,戴俊波这是要拉下脸来,强行落殷明的面子了。

  他不是要欺负殷明,而是代表他父亲,来针对殷大帅的儿子。

  他说着,大步走上前来,看起来似乎有对殷明动手的意思。

  杨子铭略一迟疑,在听说殷明是殷大帅亲子的时候,他本想离去。

  不过,此时看到有人要对殷明动手,他又迟疑了。

  若在这种时候离开,倒显得像是他胆小,要抛弃朋友似的。

  殷明却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戴俊波,喝道:“退下!”

  一言之威,若当头棒喝。

  殷明乃是文师,而戴俊波只是一个武士,境界上被殷明压制。

  殷明一言喝出,境界压制,直击戴俊波的神魂。

  戴俊波身子一颤,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居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还是殷明根本没动用文气,若是动用文气,戴俊波必要重伤。

  洪泰楼上,戴俊坤一下就站起身来,竟然直接从高层飞身跃下。

  “砰”的一声,戴俊坤落地,朝着这边缓缓走过来。

  他这一家子,最是护犊子,甚至到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

  看到自己的弟弟吃了亏,戴俊坤哪里还能忍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