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妖血下酒

  雪丘园,洪泰楼。

  这里是雪丘园最好的赏雪之地,若站在顶楼,可鸟瞰雪丘园全景,尤其是雪丘融雪,湾流汩汩的景象。

  洪泰楼八层上,面北的一间静室中,几个华服贵公子正在悠然品酒。

  其中为首的,显然是靠窗的两个人。

  洪京大都督的次子,戴俊坤。

  殷大帅义子殷烈的追随者,杨凤然。

  两人坐在窗边,看着雪丘园中发生的一切,包括那少年拉拢殷明。

  两人都地位超然,但是所属派别隐隐有所对立,是以气氛有些微妙。

  戴俊坤笑着道:“杨兄,你可真是叫在下羡煞了。”

  “想不到殷烈兄如今手眼通天,你只是追随他,就受封将军,真是官运昌隆啊!”

  “你昔年从殷烈兄被困北冥,就一直追随他,如今也算熬出头来了”

  他虽然笑的很开心,话也很客气,但是话里话外,显然有讥讽之意。

  他在讽刺杨凤然只是奴仆身份,甚至隐隐还有质疑殷大帅仗势妄为、随意提拔家奴的意思。

  要知道,杨凤然虽然是殷烈的追随者,但是一身武力强悍无匹,连殷烈都敬他三分。

  戴俊坤虽然仗着自己出身高贵,敢讥讽杨凤然,却没有人敢接话,只是讪笑。

  因为,除了他,这在座的人虽然也都是世家子,却不想得罪杨凤然。

  杨凤然看着窗外的美景,忽然道:“良辰美景,只是却少了几分我辈武者该有的血勇之气。”

  他又喝了杯酒,道:“陈酿虽美,犹自不够烈,直喝得人昏昏欲睡。”

  他看了一眼戴俊坤,笑道:“戴兄以为如何?”

  戴俊坤道:“杨兄不愧是从边境回来的人,说话都带着一股子霸气。”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显然不是真心夸赞。

  他这是故意挤兑杨凤然,意思是说杨凤然别以为上过战场,就可以拿来吹嘘。

  戴俊坤忽然轻描淡写的道:“对了,不知杨兄,杀过几只妖魔?”

  听到这个字眼,房间里的气氛登时冷寂下来。

  很多世家子弟,面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这很明显,是一个禁忌的词汇。

  杨凤然却很淡然,显然对这个话题没有一点不适。

  杨凤然不疾不徐的从怀里,取出一个血红的玉瓶。

  瓶塞一打开,立刻一股妖异的、血腥的味道弥漫出来。

  这些氏族子弟虽然不知是什么,却个个汗毛倒立。

  他们都是武者,自然有些类似本能的直觉,对这小小的玉瓶,产生了莫大的忌惮。

  杨凤然不慌不忙的把血水倒进了酒坛里,那一坛酒立刻被染的殷红。

  这血看起来还鲜活,就像是刚刚取出来的一般。

  戴俊坤也不禁微微变色,忍不住道:“这,这难道是……”

  杨凤然淡淡的道:“这是我部所属,擒杀的一只大妖。”

  “战后评功,在下因为小有些功劳,被分到了一瓶大妖精血。”

  听到这话,这些世家子弟脸上除了惊骇,又多了几分艳羡。

  居然是大妖精血,这种连宝贝连他们都不曾见过。

  传闻中,妖族好以人族为血食,魔族好食人之阳气和魂魄。

  像是洪京城这种国家都城,是少有的不受妖魔影响的人族大城。

  很多人害怕提到妖魔,在洪京城里,绝少有人提到这个字眼。

  到了现在,这些少年公子们,甚至对妖魔的认识都十分缺乏。

  不过,谈妖色变,这个习惯在他们身上被保留了下来。

  听说妖族凶残暴戾,大多热衷血食,尤爱人族血肉。

  而事实上,妖族生来就强横无比,尤其以肉身之力见长。

  因此,妖族的血肉,才是真正的血肉宝药。

  强大妖族的血肉,比什么天材地宝都珍贵。

  而大妖即便在妖族中,也是生而强悍者,连寻常的武宗都很难对付得了。

  有些实力强横的大妖,一滴血可让人实力陡增,一块肉可让人脱胎换骨。

  杨凤然能分到大妖的宝血,显然他在那一战中立功不小,否则这种宝物绝对轮不到他。

  杨凤然笑着道:“如此,此酒才够味道。”

  杨凤然轻轻摇晃着酒坛,就像是在耳光抽在戴俊坤的脸上。

  刚才戴俊坤对他的讥讽,现在全都还了回去。

  一个参与到诛杀妖魔中的奇才,怎么会是戴俊坤说的那种货色。

  幸好,陪坐的有很多世家子弟,都是有眼色的。

  眼看气氛尴尬,很多人都纷纷插口。

  “天啊,杨兄真是厉害,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妖魔血,而且竟然就是杨兄亲手杀的!”

  “是啊,听说妖族都天生就十分强大,杨兄是如何将其诛杀的?”

  “立下这种功勋,日后朝堂对杨兄必然还有封赏。”

  “听说就连殷烈公子也十分敬重杨兄,想不到杨兄比传闻中还要惊艳。”

  自然,也少不了人奉承戴俊坤。

  “戴兄,听说你大哥已决议离开京城,要去边境历练,可是真的?”

  “戴兄也是不凡啊,早年就已是武师,在军中也是一员大将了!”

  “我听说戴兄的三弟却要进入朝堂,出任文官,不知是真是假?”

  “三公子不但武艺出众,听说更是不出世的大才子,未来有宰相之姿啊!”

  “哈哈,今年这文举会试,毫无疑问,就以三公子为首了。”

  众人说着,都下意识的看向园中的一片假山下。

  那里,有一群举人聚在一起,差不多占了今日与会举人的一半。

  洪京大都督的三公子戴俊波,自然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举人虽然在民间被称一声举人老爷,但跟武者比起来,就完全不值一提。

  更何况戴俊波出身高贵,文武双修,自然更被这些人众星拱月般的捧着。

  他也表现的十分礼贤下士,虽然心中瞧不起这些文人,却与他们言笑晏晏。

  文人虽轻,但如果能全部拉拢起来,也能成为对付殷大帅的一股力量。

  杨凤然的目光却落在另一处,露出了深思之色。

  那边是乡试的生员聚集的地方,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派。

  一派是济上学宫的人,剩余的人又有不少被一个少年拉拢在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