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雪丘园之会

  第六十七章雪丘园之会

  而且,这不是简单的一丝意念。

  他的字,就代表着他的神魂。

  以文气催动,这一字落纸,就可以开碑裂石,比武师全力一掌还可怕。

  修炼到这一步,也是跨过了一个重要的门槛。

  武师、文师,这一境界,在这个世界,也是绝对的大人物了。

  像是元九、季川那种少年武师,都是顶级的大势力千年一出的奇才。

  殷明虽然起步晚,但是在境界上,却已经追上了这些最顶尖的少年天才。

  甚至,很多老辈强者,也奈何不了殷明了。

  若是再遇到那龟叔之流,殷明提笔落字,能凭本身实力,制其于死地。

  殷明细细感受着自己的变化,罕见的没有打坐冥想,而是渐渐的进入了梦想。

  翌日,殷明并没有因为睡的香甜而怠惰,依旧早早起身。

  今日是元宵节,也是青林侯说的那文人聚会的日子。

  其实,今日去的人,多半都是生员、举人。

  因为童生试就在两日后,所以准备童生试的人,都在忙着准备考试。

  像殷明这样毫无压力,还有心思去参加聚会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殷明收拾了一下,便出了帅府,往东去了。

  雪丘园,是一处官家所有的园林。

  雪丘得名,并没有什么传奇色彩。

  便是园中有一座小矮坡,在聚风之所,是以每年冬天都会出现一个小山般的雪丘。

  雪丘园每年例行的用处,就是在科举期间,作为考生聚会的场所。

  元宵节,这一日是雪丘园在新春的开园之会,尤其盛大热闹。

  这一日,园中还有奇景,便是观赏雪丘上的化雪景象。

  冰融雪消,新元至宜。

  殷明来到雪丘园,便看到稀疏的人流说笑着往园里走去。

  这里并不会盘查来人的身份,可以随意进入。

  不过,参与科举的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不大。

  进园之后,考生们都会互相聊天结识,若是被人揭破身份,却须面上不好看。

  殷明随着人流一路向内。

  殷明身前,便正好有几个文人,在互相攀谈。

  这几人一看就气度不凡,必是昔年的举人,今年准备参加会试的。

  殷明也不知路径,便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一路往园里去了。

  忽然,有人拦住殷明。

  这人是个少年模样,生得文质彬彬的。

  那人笑道:“这位兄台,打扰了。”

  看对方客气有加,殷明停住脚步,道:“无妨,不知兄台何事?”

  那人笑道:“我看兄台年纪似乎不大,难道已是举人老爷?”

  殷明道:“非也。”

  那少年道:“哈哈,那兄台想必是头次来这里。”

  殷明一愣,以他的城府,怎么可能被个少年看破心思。

  不知是自己的什么行为,被人瞧出了端倪。

  那少年已在解释:“兄台,咱们文人,也有个高低贵贱之分。”

  “你若再往那边走,便是举人老爷聊天喝酒的地方了。”

  原来是殷明跟着几个举人一路走,被这少年瞧出了什么。

  那少年继续道:“举人老爷都是有功名在身的,咱们这些秀才,却不能僭越。”

  秀才,也就是生员的俗称,算是个好听的说法。

  殷明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心说这人看起来彬彬有礼,说话却带着股子酸味。

  殷明虽然不会对人恶言相向,但是也不愿意跟道不同的人硬凑在一起。

  正当他在思量如何脱身的时候,那少年已在盛情邀请他。

  少年道:“兄台,我名袁飞昌,今日结识足下,真是不胜之喜。”

  他侧了侧身,露出身后的人来。

  殷明这才留意到,这少年身后的几十号人,隐然是一个小团体。

  看来,这几十号人站在此,都是被少年聚拢来的。

  看这些人,要么服饰华贵,应该是大世族中不能习武的子弟;要么就有明显的书卷气,显然是有希望考中的。

  只是……在殷明看来,这些人要么是眼高于顶,要么就是迂腐不化。

  殷明的视线,滑过这少年,看向了另一边。

  那边,也有一个少年组织了一群人,看着这边,满脸的不屑。

  少年微微变色,道:“你难道是济上学宫的人?”

  殷明摇摇头,道:“不是。”

  那少年的脸上,立刻又露出了笑容。

  少年笑道:“哈哈,那便好。”

  “这位兄台,今日能在这里遇到就是缘分。”

  “我有心组织一场联谊,请的要么是高门子弟,要么是饱学之士,绝无俗人。”

  “兄台看起来就气度不凡,不如加入我们,一同谈诗论道,岂不美哉!”

  显然,殷明气质出众,引起了这个少年的注意。

  这人野心倒是不小,在考试之前就开始拉帮结派。

  这些人如果考上了,结成一派,倒也是一小股力量。

  殷明摇摇头,道:“抱歉,我没有加入你们的打算,失陪了。”

  那少年心中暗恼,心说若不是怕这人被济上学宫拉走,自己断然懒得理会这不通人情的小子。

  不过,在他看来,眼前这人显然是个人才,还是得拉拢过来。

  不然万一被那家伙拉走,那真是后悔不及。

  他不死心的拉住殷明的衣袖,道:“兄台,咱们在一起,总好过一个人孤零零的,你还是跟我们在一起吧!”

  殷明微微皱眉,他对这少年的印象不太好,觉得此人言不由衷,似有所图。

  殷明淡淡的道:“我或许没说清楚,我不是秀才,我是准备参加两日后的童生试的。”

  那少年脸上笑容一僵,旋即道:“兄台,你可真会开玩笑……”

  殷明淡淡的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不必拿来开玩笑的。”

  这次,他话音未落,那少年拉住他袖子的手已经离开,甚至整个人都退开好几步。

  那少年面色有些不好,勉强克制着道:“这里是我们占据的地方。”

  “你既然连秀才都不是,就赶紧离开。”

  殷明正是要离开,也懒得说什么,径自悠悠的走了。

  殷明身后,那少年正在衣服上搓手。

  好像拉了一个童生的袖子,是对他天大的侮辱似的。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少年的身边,望着殷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