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胎光既明,成就文师

  不过看看这个世界的文人和文化发展状况,殷明倒是觉得可以前往一观。

  殷明问道:“不知是何时何地?”

  青林侯道:“就是正月十五的元宵会上,应该是在东城的雪丘园。”

  殷明点点头,道:“多谢侯爷提醒了,我到时会去瞧瞧。”

  青林侯点点头,也没有再留殷明,便与殷明一同走出大厅。

  随后,青林侯去了书房,而殷明终究留下教导了柳腾半日,才回到帅府上。

  是日晚间,殷明回到帅府。

  府门处,两个下人看到殷明,神色都有些古怪。

  他们叫了一声少爷,然后看其表情,似乎想笑。

  但是殷明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而后视线直接越过两人,径直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他这淡定从容的姿态,让两个下人僵了僵,终究没笑出来。

  听说殷明少爷回来了,很多下人凑了过来。

  他们都离得远远的,想瞧瞧明少爷失意的模样。

  朝堂上发生的事,已经传了出来。

  帅府上的下人,都已经知晓了殷明举荐出仕失败的事情。

  虽然殷明出仕失败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但是许多人都有些幸灾乐祸。

  这也不难理解,因为过去,他们一直都是瞧不起殷明的。

  如果殷明进入朝堂,就意味着他们的判断是错误的,或者说,他们还不如他们眼中的废物。

  下人们一直觉得,明少爷除了是少爷,没有任何比得上自己的地方。

  这就是他们脆弱的优越感,如今能维护这份优越感,很多人都很庆幸。

  他们多么怀念,以前少爷软弱窝囊的时候。

  每次甩少爷脸色,都有种自己凌驾在大人物之上的优越感。

  这种心态虽然差劲,但是也不过是一些小人物对生活无奈的妥协,一种简单的自我满足罢了。

  这或许恶劣,但是绝对算不上大恶。

  不过,如今下人们只敢远远的偷瞧少爷,而且还看不出丝毫端倪。

  现在的少爷,沉稳冷静,让他们有种发自本心的敬畏感。

  管事罗老六不知何时出现,一脚踢翻了七八个偷瞧殷明的下人。

  罗老六红着眼珠子,吼道:“都给我去查,查外人,也查自己人!”

  “把帅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给我查个一清二楚。”

  “不管什么蛛丝马迹,都可能关系到那进府盗窃神兵的老贼。”

  殷大帅可是下了死命令,杜开静、王二、罗六他们,必须要把这事查明白。

  府上的下人都悚然颤栗,不知道几位管事老爷到底怎么了。

  在过去许多年里,这些管事老爷都很好脾气,从来没发过火的。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那些管事并非脾气好,只是不屑于向他们这些普通人发作罢了。

  殷明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罗老六的眼睛。

  这个平时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老者,此时就像是一只发狂的老狮子。

  罗老六慢慢的道:“明少爷。”

  殷明淡淡的点点头,便转身走了。

  罗老六喃喃道:“少爷,真的变了。”

  “虽然说起来不可思议,但是神兵失窃的事情,会不会跟少爷……”

  有下人问道:“管事老爷,您说什么……”

  罗老六回过神来,一脚踢翻那下人,吼道:“还不快去给我查!”

  “不但要在府上查,还要去府外寻找线索,整个洪京城都要找遍!”

  天元历618年的正月,洪京城是注定不会平静了。

  大帅府寻找失窃神兵的动作,毫不收敛,很快就弄得尽人皆知了。

  只不过三位老管事对外,只说丢了大帅的龙血枪。

  仙剑的事,却是没有透露给外界。

  那仙剑就连三位老管事都不清楚具体来历,但是从大帅的态度看,显然珍贵异常。

  若是闹得大了,甚至有可能引来某些大势力的注视。

  处在风暴中心的殷明,倒是十分淡定。

  事实上,帅府上除了他的小破屋,几乎所有地方都被掘地三尺,翻找一遍了。

  那仙剑就在殷明的床榻下收着,有心人如果要找,很容易就能发现。

  如果殷大帅不是那么自负,断定殷明没实力取得神兵,那么这事早就水落石出了。

  期间,也有下人奉了管事的命令,到少爷的房里查看情况。

  下人虽然打着给少爷送东西的名义,但是眼珠子乱转,殷明自然看得出他们的意图。

  只不过,下人仅仅知道失窃了一杆长枪。

  好几波下人侦查过情况,都汇报上去:少爷的房间不可能有藏匿长枪的地方。

  谁能想到,那长枪已被仙剑吞了,如今只有一柄仙剑。

  就这样,殷明堂而皇之的收藏着最珍贵的仙剑,而外界却在为一杆已经不存在的龙血枪而疯狂。

  殷明无视周围的行动,心无旁骛的修炼着。

  他修炼的经文不愧是先天级别的经文,修行的进度一日千里。

  在外界的疯狂中,他却不声不响的点亮了最后一盏魂灯——胎光。

  胎光既明,则阴阳调和,身心一体。

  殷明感应天道,贯通三魂七魄,渐趋于神魂本质。

  终于在这一日,殷明的躯体中,发出某种奇异的声音。

  说是声音,其实并无响动,寻常人根本听不到。

  但是,如果有先天武圣在此,就会清楚的“听到”殷明体内,有玉石寸寸碎裂的声音。

  殷明长身而起,纵声而啸。

  诵曰:打破牢笼度伪形,灵根育孕源真性。

  在这一刻,殷明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某种奇特的存在。

  殷明知道,神魂的枷锁,已经破开了。

  他现在已经能清晰的感受到神魂的存在。

  他接下来的修炼,仍是以修习儒经,强壮魂魄为主。

  魄为神魂之体,魂为神魂之本。

  日后他修为高深了,便可进一步挣脱肉身的囚笼,还本心一个大自由。

  若更进一步,便是大自在。

  而如今,他既然成为文师,神魂便得了小自由。

  人们常说,由字观人,就是魂的一丝意志,跟着字迹呈现在纸上。

  殷明得此神魂之自由,却可把自身的意念,全部倾注在笔墨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