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青林侯羞惭

  冯祥道:“若是这样,那殷明的确值得交往。”

  “不论如何,他有这般才干,只要他不是殷大帅一派,你与他交朋友都无妨。”

  “至于是否交心,你年纪不小,自己把握吧。”

  冯行道忙道:“我自然省得,他现在的品德心性,绝对值得交往。”

  冯祥点点头,道:“那就好。”

  “说起来,今天早上青林侯还举荐他来着,应该是很有才华的一个少年。”

  冯祥摸着下巴道:“这么一说,怪不得那一撮人都反对他出仕,原来他跟帅府的关系很微妙啊……”

  忽然,冯祥神色一僵,脸色登时像块黑炭似的。

  冯行道好奇的问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冯祥脸上的严肃迅速消退,不知怎么的,甚至还露出了一些羞赧的笑意。

  冯行道浑身发毛,道:“我的爹,你可别吓我,你是犯什么病了么?”

  冯祥也不恼,慢慢的道:“哈哈,那个,我今天早上去上朝。”

  “嘿嘿,青林侯不是举荐殷明嘛,我就跟他开了个小玩笑。”

  冯行道眨眨眼,问道:“什么玩笑?”

  冯祥笑着道:“也没什么,我就是开玩笑,说不该让殷明出仕啊。”

  冯行道顿时气急,道:“爹,你,你怎么能这么办事?”

  “这下,你叫我怎么跟朋友交代,我还怎么在洪京城混了?”

  冯祥站起身,拍了拍冯行道的肩膀。

  冯祥语重心长的道:“没事,你是我的儿子,我相信你能解决的。”

  他说罢,不等冯行道反应过来,人就消失在了房里。

  这种手段,已经超出了凡人的武力范畴。

  这不靠谱的禁军大帅,赫然也是一位先天强者。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是大唐两位大帅之一,其修为自然高绝。

  不过,他拿出了先天实力,竟然只为直接离去,免得再被儿子牢骚。

  作为先天强者,他也算是很不顾形象了。

  冯行道悲愤的一屁股坐到榻上,这特么见过坑爹的,第一次见坑儿子的。

  冯行道忽然想起殷明,又是一阵头大,这可怎么给殷明交代?

  若是殷明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谴责自己不够意思?

  当冯行道胡思乱想的时候,其实殷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不过,他的反应要比冯行道想象的淡定多了。

  青林侯府上,殷明和青林侯各坐一边,正在交谈。

  下首里,柳清正拉着柳腾,小声告诫柳腾不可以出声捣乱。

  青林侯这位武道前辈,朝堂勋贵,此时面有惭愧之色。

  青林侯道:“殷先生,事情就是这样,本侯有负所托啊!”

  “你教导小子,让他重获新生,本侯却连这么点小事都无法为你办到。”

  殷明道:“侯爷不必如此自责。”

  “所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小人作梗,亦是命中当有之义,非侯爷之过。”

  “侯爷已经尽心,在下心中十分感激。”

  见殷明如此说,青林侯愈发觉得羞惭。

  若是殷明发作一番,他拿出长辈的包容心来,反倒不觉得怎样。

  殷明如此大度,却显得他分外的无能了。

  他也是堂堂侯爷、一代武宗,居然在一个后辈面前如此丢分,真是心中憋屈。

  半晌,青林侯才道:“那,先生接下来作何打算?”

  殷明道:“既然举荐出仕不成,我便通过科举,堂堂正正走进朝堂,叫这些小人无话可说便了。”

  殷明说的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从他的语气中,便能感受到一种智珠在握、举重若轻的味道。

  青林侯点点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

  他略一沉吟,又想要说些愧疚的话。

  殷明忽然道:“对了,侯爷,我却有一事想劳烦尊驾。”

  青林侯忙道:“先生请说,必为你办到。”

  殷明道:“我前些年,也参加过科举,却都落选了。”

  “不是我自视高,只是委实不该落选在童生试中。”

  “侯爷是礼部长官,想请侯爷留个心,莫叫有人拿我的卷子动手脚。”

  殷明这是在防患于未然,因为他怀疑殷烈往年的时候,就动用关系,让前身不能考中。

  青林侯道:“这倒是我的失职了,你放心,今年必不能出现这种情形。”

  殷明点点头,道:“如此便好。”

  青林侯道:“只是这么一来,却就要多耽误三年的时间……”

  他沉吟了一下,忽然问道:“先生参加科举,不知自觉能否拿下乡试榜首?”

  乡试,顾名思义,是一乡之地的考试。

  当然,这个“乡”不是“乡村”的意思。

  乡试,分别由各地行省的省府统一组织,也就是以行省为单位的会考。

  乡试第一,那放在另一个世界,就是省状元的意思。

  殷明生活在洪京城,也就是大唐文化最繁华之地。

  殷明要拿下乡试第一,就等于是高考大省的省状元,而且是真正第一,只有一位的。

  青林侯注视着殷明,道:“先生请不要谦虚,据实相告。”

  殷明有些意外,不知青林侯为何这么说。

  殷明道:“既然侯爷这么问,我自己思量,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殷明没有拍着胸脯保证,但是这种淡然的语气,显然更加让人信赖。

  青林侯道:“若是如此,我得思量一下,思量一下……”

  殷明也没有细问,显然青林侯也很为难。

  殷明又坐了片刻,看青林侯还在捉摸。

  殷明遂道:“侯爷,今日我就不多做搅扰了,改日再来府上教导三公子。”

  柳腾忍不住道:“师傅,请不要走。”

  青林侯也忽然惊醒过来。

  青林侯一拍大腿,道:“对了,我还险些忘了一件事。”

  “如果先生要去参加文举的话,过几日有场文人的聚会。”

  “今年参加文举的人多半都会去,先生不妨也去看看,那都是你未来的竞争者。”

  殷明有些意外,因为这个世界重武轻文,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有文人聚集的活动。

  对于观察对手,殷明倒是没什么兴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