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举荐出仕失败

  这种能恶心殷大帅儿子一把的事,冯大帅就是顺嘴一提。

  他也没多大恶意,就是纯粹给人添堵来了。

  再想想冯行道没正形的模样,果然跟他老子冯祥是如出一辙。

  冯祥虽然在民间威望跟殷大帅没法比,但是在朝也是实权人物,话语权很重。

  殷大帅是九路兵马大元帅,冯祥是皇帝身边的禁军大帅,洪京大都督则是行省都督中最位高权重的代表。

  他们三人,本该是大唐三足鼎立的实权人物。

  只不过殷大帅太强,凭个人武力就彻底压倒了两位同僚。

  殷大帅如今不在,朝中就以宰相、冯祥、还有洪京大都督话语权最重。

  尤其是冯祥和洪京大都督,那是手握军权的实权人物,无形中是比宰相更有威慑力的。

  青林侯暗叹一声,知道这两人这么说了,这件事基本就被定下来了。

  他不死心的看了一眼宰相,或许宰相会愿意帮腔,举荐一个有才华的文人。

  然而易和图面色微微发青,丝毫没有出言的意思。

  青林侯暗自摇头,没想到只是举荐一个少年,居然这么麻烦。

  若说洪京大都督的阻拦,还算是题中应有之义。

  居然还引出了像是冯祥、云麾将军等一众实权人物,这就是青林侯没想到的了。

  殷明那位便宜兄长,真个是不好对付啊!

  他利用个人的武力和潜力,交好了一群实权将领,轻而易举的就扼杀了殷明的仕途。

  皇帝终于开口了:“既然如此,殷明的事就暂且压下吧。”

  “若是日后他性子沉稳些,再量才录用。”

  青林侯心中暗叹一声,最后尝试道:“陛下,殷明公子出仕的事且不论。”

  “殷明公子如今还不是生员,不如赐他个生员身份如何?”

  云麾将军立刻道:“呵呵,柳大人,这么做,只怕不合规矩吧?”

  归德将军也立刻到:“不错,若是如此,如何叫天下文人心服呢?”

  数个将军都跟着云麾将军和归德将军出言,阻拦此事。

  青林侯面色有些难堪,这简直已经有些是在打他的脸了。

  他不过是建议为殷明免去童生试,而生员身份,也就是学员,根本算不得什么。

  甚至,就算他青林侯私自赐一个人生员身份,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赐下生员身份,就能让殷明省去一年苦功,算是他为殷明尽的一点心意。

  哪里想到殷烈做的这么绝,连童生都不许殷明去当。

  见许多将军都阻拦,皇帝终究也没有应允。

  殷明这件事,终于被彻底压下,不了了之。

  皇帝遂问道:“诸卿,可还有事启奏?”

  无人应声,内侍遂尖声喊道:“退朝——”

  散朝之后,众多官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各自离去。

  青林侯脸色不善,敷衍的跟几人招呼一声,便匆匆离去了。

  宰相的脸色略有舒缓,今日那殷大帅的儿子没能进入朝堂,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洪京大都督一张铁面,看不出情绪波动,大步离去。

  他的长子如今也是当朝将军,就跟在他身边。

  走了几步,洪京大都督忽然淡淡的道:“让人把你三弟叫到军中,我有话说。”

  其长子点点头,迅速吩咐下去,让人去请三少爷。

  禁军大帅冯祥倒是心情很好,哼着小曲溜溜达达的走着。

  这武道强者也是千奇百怪,这冯祥算是其中性格比较随和的。

  千舍卫将军看向冯大帅,笑道:“大帅,今日你可是双喜临门啊!”

  冯祥笑眯眯的道:“哦,何喜之有啊?”

  千舍卫的将军压低了声音,道:“适才在朝堂上,大帅阻拦了殷大帅的儿子进入朝堂,岂非一喜?”

  千舍卫归属禁军,也就是冯大帅的麾下。

  所以这位将军是冯祥一派,跟殷大帅说不上对立,却也不是一路。

  冯祥一瞪眼,道:“你莫瞎说,这算什么喜事!”

  他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他一点高人风范没有,反倒有点欠揍的样子。

  千舍卫的将军又道:“还有,昨日晚间,令郎跟朋友……”

  这人巴拉巴拉,把冯行道他们昨晚经历的事讲了一遍。

  冯祥眯着眼,道:“这么说,应该是是姓殷的杀的人。”

  “我也有三年没见过他了,他的手段倒是愈发厉害了……”

  那将军道:“且不说殷大帅,公子血战河伯世家的武师,最终还安然逃脱。”

  “而且不论是谁动的手,那河伯世家的武师,终究是死了。”

  “这次公子舍身护卫京城安危,可是功劳不小啊!”

  冯祥意味深长的看了那将军一眼,知道这是冲自己的面子,在给儿子贴功劳。

  他拍了拍将军的肩头,似有鼓励之意,而后点点头便离去了。

  冯祥本要去军中,不过想到刚才那将军的话,心念一转便往府邸方向走去。

  他是禁军大帅,偶尔这样擅离职守,也没人敢追究他的责任。

  冯祥回到府上,叫过下人,问清了儿子的所在,便直接大步去寻儿子。

  这时节里,冯行道却正在补觉。

  昨夜他半夜才回来,左右无事,索性就补觉睡到现在。

  冯祥直接一脚踹开了冯行道的房门,顺手从墙上摘下一柄宝剑,就抵住了冯行道的胸口。

  冯行道被一声门响惊动,迷迷糊糊的正在嘟囔,忽然胸口一阵寒意透体。

  他霎时出了一身冷汗,登时清醒过来。

  紧跟着,他才发现这强大的“刺客”,居然是自己的父亲。

  冯行道刚刚紧绷的身子,登时放松下来,一下又瘫在床上。

  冯行道没好气的道:“爹,你发什么疯啊,差点没吓死我!”

  冯祥板着脸,训道:“你这个蠢货,一点警惕性也没有。”

  “我若是刺客,适才岂不是已经得手?”

  冯行道摆摆手,道:“我的亲爹,你差点没吓死我,还说这些风凉话。”

  “你老人家若没事,就赶紧走,我还困着呢。”

  他一放松下来,立刻就开始犯困。

  冯祥肃然道:“你还敢睡觉,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没数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