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交好殷烈的将军

  这一次,殿前群臣都有点发懵了,怎么感觉青林侯不是在说笑啊!

  宰相易和图仔细观察了一下青林侯的表情,结合对青林侯的了结,心中有了定议。

  宰相道:“皇上,各位大人,虽然举荐文人不多见,但是也不违律制。”

  “都是为国为民,还是听柳大人说说看,是怎么回事吧!”

  皇上沉吟片刻,道:“宰相说的也有理。”

  “柳卿,那你就说说看吧。”

  青林侯心中一喜,忙道:“殷明此子,臣听其论事,援引事类,扬榷古今,皆合事理。”

  “其文思精当,行文举要删芜,会文切理,深切政要。”

  “如能提拔此子,必是国家栋梁之才啊!”

  皇上有些惊异,道:“若真有你说的这般才华,倒也是好的。”

  “他年岁多大了,出身如何,怎么过去不曾听闻他的名字?”

  青林侯道:“此子年方十七,乃是殷大帅家的公子,素来低调,不被人知。”

  宰相易和图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大了,看青林侯的眼神十分复杂。

  居然是那个殷大帅的儿子,早知道自己绝不会附和他。

  那姓殷的在军中已经威势无对,难道还想让他儿子进入,把持朝堂上的话语权吗?

  可是,现在该如何阻拦呢?

  皇上一愣,旋即笑道:“哈哈,原来是殷卿的儿子。”

  “想不到殷卿还有这么一个好儿子,他也不早些给朕说。”

  “既然是殷卿的儿子,那这样吧,就先去礼部做个侍郎。”

  “等他对朝堂熟悉一下,再行提拔。”

  侍郎是什么,那礼部的副职,仅在尚书之下。

  一般来说,这种职位也是由武官来做的。

  侍郎的品级很高,像礼部侍郎,是从三品的高官。

  对于一个文人来说,这很可能是一辈子都爬不上的高位。

  最近几十年来,三品以上的文官,也不过只有两位宰相。

  朝堂上,更没有一个从三品的文官。

  只有在地方上,才有省府为从三品。

  不少人都很羡慕,尤其是很多文官。

  不过,那毕竟是殷大帅的儿子,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子以父贵,加官进爵。

  这时候,一旁忽然有人道:“皇上,这举荐文臣,当然是件好事。”

  “只不过殷明公子并无什么才华,这么破格封赏,有些不恰当吧?”

  皇上一看,是一位军中的将军,这是一位武师,说的话很颇有分量。

  当然,在皇帝面前,他的话也无关痛痒了。

  皇帝道:“殷卿的儿子,岂会是无能之辈。”

  “你信口开河,若有下次,两罪并罚。”

  这人只是说了一句,就被这么严厉的斥责,可见皇帝对殷大帅的倚重和信赖了。

  然而,又一位将军道:“皇上,不管怎么说,总该量才适用。”

  “总得见见殷明公子,才能决断啊!”

  紧接着,又有将军上前……

  皇上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很奇怪。

  殷大帅在军中威望无两,这些人怎么会一起反对他的儿子上位。

  正在皇上沉吟的时候,云麾将军忽然出列。

  他沉声道:“皇上,臣听说殷大帅有两子。”

  “长子殷烈乃是武道天才,气度沉稳。”

  “幼子殷明,却不爱练武,专爱卖弄荒淫的诗文。”

  这云麾将军乃是军中大将,是一位实力恐怖的武宗强者。

  他说的话,就连皇上也不得不重视。

  皇上皱了皱眉道:“我怎么记得,殷卿只有一个儿子?”

  云麾将军道:“殷大帅长子殷烈,乃是殷大帅认的义子。”

  “因为殷大帅担心幼子不成器,未来不能继承其事业,才特意认下这个义子。”

  “殷烈公子跟随父亲征战多年,早就立下赫赫战功,却不是殷明公子能比的。”

  归德将军出列道:“皇上,请试想,若殷明公子果然值得栽培,殷大帅岂会不为他举荐?”

  “盖因殷明公子行事荒唐,大帅才希望他在家中老老实实的,坐享荣华富贵。”

  皇上看向青林侯,道:“柳卿,你又有何话说?”

  青林侯道:“皇上,我想两位将军并不了解殷明公子。”

  “殷明公子文采斐然,才思敏捷,绝不是凡俗之辈!”

  归德将军道:“青林侯,你怕是被他骗了。”

  “我听说,这殷明公子,不好练武,却会向大帅撒娇。”

  “想必他冲你一撒娇,你就心软了,没辨清其中真伪啊!”

  云麾将军道:“我还听说,大帅希望殷明公子坐享富贵,让父兄在外拼杀,保护他安然。”

  “殷明公子却不领情,反而觊觎大帅的爵位,把自己的兄长视为敌人。”

  “听说他还公然让人当街抓捕殷烈公子帐下将军,下狱羞辱。”

  “此番殷明公子大概是又打了歪脑筋,想要进入朝堂,跟长兄竞争吧!”

  青林侯又惊又怒,哪里还不明白。

  这两人字里行间,都是在为殷烈洗白,而抹黑殷明。

  青林侯想起殷明貌似曾跟殷烈的追随者有过冲突,这大概就是殷烈打击殷明的手段了。

  殷烈是大帅承认的义子,又是武道奇才,自然有很多将军愿意跟他交好。

  青林侯心中黯然,万万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这下子可麻烦了。

  这时候,洪京大都督忽然道:“呵呵,原来殷大帅府上还有这等事。”

  “既然连殷大帅都不希望殷明公子出仕,那皇上也不必让大帅为难吧?”

  他位高权重,地位更加超然。

  他轻易不开口,但是这一发话,就连皇上都不好说“不”。

  除非殷大帅亲身出现,才有可能改变这局面。

  他自然不是被殷烈收买,而是不希望看到殷大帅的势力继续扩大。

  现在,殷大帅已经压在他头上。

  若是这殷明再在朝堂上取得话语权,未来说不定会威胁到自己。

  在他看来,殷明跟殷大帅毕竟是一家人,让殷明得势,绝对不行!

  禁军大帅冯祥也道:“嘿嘿,殷大帅既然没跟皇上提殷明公子的事,那想必是的确不愿意公子出仕为官吧。”

  他因为大帅之名的事,单方面的很讨厌殷大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