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血溅陈兵塔

  那怪剑,远比殷德想象的还要珍贵。

  殷德喃喃道道:“这,这……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殷大帅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知道?”

  殷德额头冷汗涔涔,连连叩首道:“小人每日竭忠尽责,忠心守护此塔。”

  “除了年前杜大哥叫我去商议事情,从未离开此塔半步。”

  杜开静心中暗骂,这殷德这不是个东西,居然拉他下水。

  杜开静终究城府深沉,淡淡的道:“主人,那一日老仆已做好府上防备事宜。”

  “如果查出是那一日出的问题,老仆愿意被主人抽筋扒皮,丢到北方的荒野中,被魔头炼魂,永世不得超生。”

  其他几人都面色一变,这毒誓,可比死了还可怕。

  北方有恐怖的魔头,能炼人魂魄,让人承受永无止境的痛苦。

  而且,那种痛源自神魂,最是难捱不过,是活人根本没法想象的酷刑。

  这杜开静敢拿这个发誓,真是好大的胆子!

  若是以后真查出是那日出的问题,他就算彻底完了,殷大帅定会帮他实现誓言。

  不过,他的话显然很有效。

  主要是他敢发这种重誓,体现出一种担当来,显然是把帅府的事真的放在心上。

  殷大帅道:“殷德?”

  他是意思是:殷德敢不敢跟杜开静一样发誓。

  殷德额头的冷汗涔涔,他哪里知道神兵是何时失窃的。

  他提到杜开静召集他们的事,也就是随口一说,想分担压力。

  杜开静这毒誓太毒辣,他不敢跟着说。

  殷德忙道:“对了,还有,还有明少爷,他带着人上去过陈兵塔……”

  咔嚓!

  一股巨大的压力压迫下来,直接把殷德这位武师的强韧筋骨压断了几十根。

  殷大帅的声音有了一丝波动:“你难道不知道,这陈兵塔是不许旁人进的吗?”

  殷德艰难的道:“是青林侯府的小侯爷,他让少爷陪他上去的。”

  这件事殷大帅当然是知道的,那倒也不算什么了。

  杜开静知道,殷德惨了。

  他刚才说是少爷带人去,现在又改口说是小侯爷带少爷去。

  别看事实一样,但已经有了欺瞒大帅之嫌,他必要付出沉重代价了。

  殷大帅的语气忽然温和了几分。

  殷大帅道:“殷德,你是侍奉我多年的老人了,从年轻时就一直侍奉我。”

  “虽然你人蠢笨不堪,武道修为低下,兼又做事毛躁,不堪重用。”

  “不过,本帅以为,让你在洪京城看守兵器,应该是没问题的。”

  “是本帅看错人了,你连做一条看门狗都做不好了。”

  殷德比较特殊,一开始就是大帅的仆人,而不是后来被大帅降服的。

  所以大帅破例多说了几句。

  殷德“砰砰”的用力叩首,道:“大帅,一定是少爷做的,小人愿意跟少爷对峙啊!”

  殷大帅的声音恢复了阴冷,道:“愚蠢。”

  殷大帅根本不相信,是殷明取走了神兵。

  要知道,神兵有灵,若要驯服,殊为不易。

  在殷大帅看来,没有一点武道天赋的殷明,不可能有法子无声无息的带走两把神兵。

  更何况,若是真是那个废物,从殷德眼皮子底下盗走神兵,那只显得殷德废物不如。”

  殷大帅淡淡的道:“去吧。”

  下一瞬,殷德的身体忽然四分五裂,只剩下头和身子还在抽搐着。

  武师生命力强悍,就是这种惨状,也一时死不透。

  只是,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只会让他更加的痛苦。

  但是,没有人敢去管他的死活。

  下一瞬,又一个管事身躯爆裂,不过这一个死的比较痛快。

  他是负责帅府警卫的,也被大帅迁怒了。

  九位管事,接连有六位都爆体而亡。

  陈兵塔的废墟前,殷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

  碎骨、烂肉、脑浆,现场惨不忍睹。

  洪京城中,死了三个武师,一位武圣,已经引起了全城权贵和民众的震惊。

  因为武宗就已经是顶级的权贵了。

  谁能想到,帅府上,这片刻间,殷大帅就毫不迟疑的杀死了六位武师和武宗。

  若是别的家族,甚至都不见得能凑出这么多高手,殷大帅却全都视为草芥。

  只剩下杜开静,王二,罗六还没死。

  三人看着同僚的惨状,一时心中骇然。

  一股大力袭来,三人被重重的砸进废墟中。

  这一击虽然没要他们的命,但是受伤是免不了的了。

  他们武道造诣再高,在殷大帅面前,也跟蝼蚁一般。

  殷大帅自然不在意三人的死活,只是冷冷的道:“半年时间,寻回仙剑,否则株连九族。”

  杜开静还好,王二和罗六却都恨不得刚才被殷大帅一掌打死算了。

  株连九族,这是只有皇帝才能定的罪。

  可是,殷大帅是何等身份,他既然这么说了,皇帝就必然得配合。

  甚至他就算要株连十族,殃及其门人故旧,皇帝也绝对鼎力支持。

  这就是绝对的武力的支配。

  杜开静倒是孤身一人,最多也就是被殷大帅一巴掌拍死。

  只不过,他也不想死啊!

  夜空中,没有再响起殷大帅的声音,显然大帅已经离开了。

  今日他在这里耽搁了这么久,已经是破例了。

  好半晌,杜开静三人才从废墟中爬出来,胸前都有血迹。

  杜开静嘶声道:“查,给我查,彻底给我查!”

  这时候,殷明几人刚刚分别。

  若是他适才直接回家,说不定也会被殷大帅迁怒。

  不过,若是殷大帅知道那仙剑就在殷明手里,只怕要煞费苦心的考虑如何惩治殷明,才能平息自己的怒火了。

  这很困难,因为大帅已经怒极。

  这时候,皇城中,皇帝的寝宫里忽然亮起了烛火。

  所有侍卫都跪在殿外,似乎在迎接什么人。

  忽然,大殿中响起了谈话的声音。

  有胆大的侍卫抬起头,惊奇的发现,大殿里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

  他们一直守在这里,恭候大帅到来。

  殿门根本不曾动过,大帅是怎么进去的呢?

  侍卫们心中,对大帅都更加恭敬了。

  也只有殷大帅这样的武道神话,才能随时到来,就让皇帝随时点烛夜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