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大帅回府

  殷明道:“这个场子,我就不去凑了。”

  “等今年文武科举过后,我来做东。”

  王锡元看铁世昌和冯行道还想再说什么,生怕这俩家伙又满嘴胡说八道。

  王锡元急忙道:“好,就这般说定了,到时候再来请殷兄。”

  一行人当下话别,各自归家。

  殷明走出酒店,看向朗朗星空,忽然心中一动。

  他对占星一道没有什么研究,但是他修儒走的是天人感应的路子,对星象变动,却是有些感应。

  殷明看向夜空,只见七星魁杓颠倒,荧惑行天权上。

  殷明虽然不会解,心中却隐隐有所感召。

  七星是他修炼神魂,感应天道的重要媒介。

  七星有变,或许意味着有什么不太好的事要发生了。

  殷明这边在思索着,却不知道帅府上已经发生了大事。

  就在殷明和冯行道他们来到小酒馆喝酒的时候,帅府上却是一片肃穆。

  这种氛围已经持续了半夜,杜开静带着九位管事,亲自跪在帅府主厅的阶前,就像臣子在恭迎帝王一般。

  他们还不知道,刚刚有神秘强者出手,诛杀了河伯世家的武宗强者。

  忽然,一道低沉而又清朗的声音响起:“可有事?”

  杜开静身子一颤,那弯曲的脊梁,陡然变得笔直。

  这位实力深不可测的老管事恭敬的拜倒下去,不说话,只是叩首。

  其他管事也都跟着下拜,因为这就是他们昔日追随的主人,大唐的武道神话殷大帅。

  没有人说话,因为大帅从不听人废话。

  大帅问的是“可有事”,那么答非所问,就是浪费大帅的时间,而浪费大帅的时间,就是死罪。

  杜开静迅速的三叩首,然后到:“回禀大帅,帅府无事。”

  帅府上无事吗?

  当然不是。

  无论是殷明修炼神秘功法,还是他跟大帅义子产生冲突,这些都是大事。

  但是,这些事都不足以惊动大帅。

  拿先天之下的人和事去惊动大帅,绝对是愚蠢的。

  如果连这点场面都压不住,那杜开静等人,就连给大帅看家的这点作用也没有了。

  没用的人,要么滚,要么死!

  夜空中,那神秘的声音没有再响起。

  但几乎是同一时间,帅府上所有人,都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的心神间。

  每个人身体上的,还有内心深处的所有秘密,都仿佛被人看了个透彻。

  杜开静等人叩首未起,知道大帅下一瞬就会离去。

  这帅府,对大帅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牵绊。

  最近十年间,大帅大概也就回府看过七八次。

  而且,每次回府,大帅从不露面,基本上都是只停留几个呼吸的时间。

  虽然这次回府,大帅只问了三个字,但前两次回府,大帅甚至都没出声,直接转瞬就消失了。

  他几乎真的变成了一个神话,一个只活在传说中,不见真身的神话。

  杜开静脑海里的一句“恭送大帅”,几乎已到了嘴边。

  然而,气氛陡然冷凝了下来。

  杜开静这位曾经纵横一方的强者,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这种感觉,大概就跟先前那位武宗强者死前的感觉相似。

  杜开静心中一沉。

  大帅没有走,而且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帅若怒,天崩地陷。

  他杜开静昔年还能跟大帅过两手,但现在的话,一百个叠在一起,都不够大帅杀的。

  想到这里,杜开静下拜的身子更低了三分。

  几位曾经在外威风八面,平日里也是帅府实权人物的管事,都伏地瑟瑟发抖。

  大帅终于开口了:“陈兵塔发生了什么?”

  他的声音一如先前的平淡,听不出喜怒哀乐。

  但是,杜开静的心更往下沉了。

  大帅居然破例问话,而且不是简单的几个字,而是完整的句子。

  显然,要么是大帅高兴,要么就是大帅不高兴了。

  杜开静在苦笑,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大帅怎么会高兴。

  殷德更是心里一哆嗦,因为陈兵塔是他看管的。

  虽然大帅没有指名道姓的问,但显然是在问他。

  殷德产生道:“没有事发生……”

  地上的九位管事忽然都觉得身子一轻,一阵腾云驾雾似的感觉,然后便落在了陈兵塔外面。

  简直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把他们一把抓过来。

  他们七零八落的摔在地上,却没人发出半声痛叫。

  管事们都是强大的武师,甚至是更高层次的强者。

  只不过在殷大帅面前,没有人敢卖弄武功,

  殷大帅是怎么把他们丢下来的,他们就怎么摔下来,谁也不敢翻身站住。

  夜空中,响起了殷大帅的一声冷哼。

  紧接着,骇人的一幕发生了。

  那坚实的陈兵塔,居然寸寸碎裂,最后轰然倒塌。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大帅如此着恼?

  殷大帅冷冷的道:“看看。”

  其他人都茫然不解,因为陈兵塔中陈列了大量的兵器,多半都是昔年败给大帅的敌人的武器。

  这么多武器,就算他们昔日都追随殷大帅,却也认不过来。

  殷德却是面色陡然惨变,他在这里看守了十多年,当然认得每一把武器。

  尤其是单独一层的那几柄武器。

  像是那浇铜黑耀弓,是可供武宗使用的强大的武器,甚至还有晋升的可能。

  越往上,武器就越珍贵。

  黑耀弓是被青林侯请走了。

  而再上一层的噬虎刀还在,即便插在废墟中,也显得神异非凡。

  再往上……

  殷德终于发现,少了两把神兵。

  陈兵塔塔层最高怪剑,还有那极品灵兵龙血枪!

  下面的武器,不论高低,一把不少,却唯独少了这两柄。

  陈兵塔最顶层,是空悬的,这个位子是留给大帅现在用的阴阳囚龙锏的。

  次一层也是空着的,留给大帅现在用的尚方宝刀。

  再一层,就是镇压陈兵塔的顶级神兵,那古怪的剑。

  殷德虽然不知道那怪剑有什么紧要,但是从品级上看,显然不凡。

  他哪里知道,这柄剑之所以在第三层上,不是品级低于阴阳囚龙锏和尚方宝刀,而是有着许多复杂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