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恐怖强者

  然而,这迅疾如电的影子,居然直勾勾的撞上了一堵低矮的院墙。

  清荷小巷中,围观的人都在称奇。

  这种武者,必然能轻松越过院墙。

  他会撞上去,大概是自恃实力强大,想直接撞破院墙而过。

  这样猜测的人很多,但是清荷小巷中不乏实力强悍的武师,却看出了不对。

  有人过去掀开了碎裂的院墙,果然看到了龟叔还在抽搐的身体。

  武师身躯强悍,绝不会因为撞墙而受损。

  可是……

  这具强壮的躯体,唯独少了一颗人头!

  南、北两个方向,情况大抵相同。

  两个武师刚跑出一步,人头就不翼而飞。

  诡异的是,当街除了血水,却看不到人头的踪迹。

  不少人都望向西方,那位强大的武宗,带着一个人率先奔向那个方向了。

  武宗实在是太强大了,只一个刹那间,他已经带着季川来到了城门口。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抡圆了胳膊,奋力把季川丢了出去。

  季川撞在城墙上,直接把城墙都撞碎了一大片。

  他吐着血,从碎裂的城墙上落下来。

  他到现在都是懵逼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守护自己的武宗,还有那殷明,到底是发什么疯?

  守城的卫兵都在咂舌。

  这是京城的城墙,用料自然坚实无比,就算拿锤子敲,都敲不碎的。

  可这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少年公子,却把城墙撞碎了一片,而且还吐着血站了起来。

  一时间,甚至都没有卫兵上前盘问,因为被吓到了。

  然而,季川自己却愣住了。

  他看着刚才武宗把自己丢出的地方,呆呆的发愣。

  那里竟然空无一人!

  季川望着地上那大的有些骇人的一滩血迹,忽然心中颤栗,产生了某种预感。

  他喉头有些发腥,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他不是不敢杀人的怂货。

  他不但杀过很多人,甚至还生吃过大妖血肉,来滋补己身。

  可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强大的武宗,莫名其妙就死的连尸体都不见了。

  全都是血泥,像血水一样的血泥。

  武宗那比钢铁还坚硬十倍的身躯,被打的连渣子都没剩下。

  季川张了张嘴,他想问问是谁在动手。

  可是,刚刚张嘴,他的上下牙都在打颤,根本就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恐怖的事。

  连武宗那坚实的躯体都被打没了,可是街上的石板却没有碎裂一分一毫。

  这,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季川忽然呕吐起来。

  杀人如麻,冷血无情的河伯少子,面对死人,呕吐了!

  如果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不会选择在洪京城对付殷明。

  武宗啊,那可是一位武宗。

  武宗强者,不论是多么强大的国家、家族、门派,都绝对是重要的柱石。

  一代武宗死的不明不白,甚至以季川的身份之尊贵,都会被河伯责问。

  如果不是河伯只有他一个儿子,那他的继承人身份甚至都会动摇。

  此时,他心中的仇恨,完全被悔恨淹没了。

  而诡异的是,从始至终,没有显露任何强者踪迹。

  如果不是几位武师、武宗死状太凄惨,几乎让人怀疑他们是自杀。

  他们完全是无声无息,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清荷小巷,桂香坊的废墟中,几个人影灰头土脸的跃了出来。

  冯行道等人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季川等人不见了,都松了一口气。

  冯行道心情一放松,立刻就露出没心没肺的样子来。

  冯行道笑道:“老殷,可以啊,咱们这一躲,居然躲过去了。”

  铁世昌也道:“是啊,咱们可是当着他们的面藏起来的,他们难道眼瞎了么?”

  王锡元冲两人一瞪眼,道:“你俩笨蛋,别乱说话。”

  王锡元看向殷明,看到殷明正在四下观望。

  冯行道几人循着看过去,面色终于也变了。

  冯行道难以置信的道:“这,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殷明慢慢的道:“有强者出手,抹杀了他们。”

  铁世昌道:“什么强者,为什么要帮我们?”

  殷明轻声道:“你焉知他是要帮我们,而不是要杀他们呢?”

  铁世昌愣住,喃喃道:“这不是一样吗……”

  这当然不一样,对方只为杀人,根本不在意他们死活。

  刘默阳沉默良久,终于叹息一声,道:“恐怖,恐怖如斯,这就是先天武圣啊!”

  冯行道道:“可是,就算是先天武圣,也不该这么强大啊!”

  王锡元若有所思的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先天武圣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

  “其实先天强者的实力差距,比我辈武者之间的差距更大。”

  冯行道面色一变,这不是什么秘密,他也有所耳闻。

  冯行道喃喃道:“那到底是哪位先天强者,居然如此恐怖?”

  刘默阳看向殷明,慢慢的道:“在我大唐,实力这么恐怖的强者,只怕也只有一位了。”

  几人都微微变色,明白他的意思,只有殷大帅,才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铁世昌忽然不解的道:“既然是殷大帅,咱们为什么要躲?”

  殷大帅是大唐的武道神话,征战四方,守护大唐不受侵犯。

  在很多人眼中,殷大帅就是大唐的守护神一般。

  王锡元道:“对那种程度的强者来说,我们的存在,其实跟蝼蚁没有不同。”

  铁世昌道:“那是不错,可跟我们躲起来有什么关系?”

  王锡元轻叹一声,道:“你若是要踩死一只虫子,你会在意这一脚下去,会不会伤害到蝼蚁的性命吗?”

  铁世昌微微变色,终于醒悟过来。

  的确,虽然这次那几位武师的死,没有殃及旁人。

  但这不代表先天强者会顾忌人命,只是凑巧没有用会殃及旁人的手段罢了。

  若非殷明叫他们躲起来,一个运气不好,的确可能会死。

  殷明静默无语。

  其实,他之所以规避,也是不想见到殷大帅。

  他和殷大帅已经走上了对立的道路,说是父子,其实是仇敌。

  殷大帅不杀他,只是因为他实力还低,不在意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