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文道手段

  这时候,殷明忽然拎起了酒壶,对着嘴就喝了起来。

  他喝了两口,而后一口酒雾喷在自己的剑上。

  剑身上酒珠翻滚,晶莹透亮。

  殷明左手击剑,右手取出文道笔,沾着酒液,开始凭空书写。

  看他落笔间大开大合的模样,就好似在画龙蛇一般。

  殷明大笑,边吟便写。

  诵曰:“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

  霎时间,与此地截然不同的氛围,忽然降临下来。

  那细水池塘,似乎变成了滔滔易水,是游侠少年慷慨高歌的所在。

  冯行道几人顿时觉得胆气豪壮,胸腔中似乎有无尽的血勇要发作出来。

  适才他们想的是赴死,此时想的却是拼命!

  别看意思差不多,但是气势上却有天壤之别。

  那守护季川的中年人一直垂着头在,这时候终于抬起头,面上有惊疑之色。

  中年人快速来到近前,护住季川。

  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也决不允许少主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这时候,冯行道等人已合身杀上去,跟龟叔等人战在一处。

  龟叔等人的心神都被殷明的举动吸引,一时间倒是也没对冯行道等人下杀手。

  殷明手中文道笔不停,和着口中吟诵,字迹迅速的浮现在空中。

  诵曰:“经过燕太子,结托并州儿。”

  虽然这两言全都是另一个世界的典故,但是文气造就意境,却感染了每一个人。

  冯行道等人只觉得四肢百脉内力奔涌,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说不出的舒服。

  龟叔等人面色微变,因为发现面前弱小的敌人,其攻击居然变得凌厉起来。

  虽然仍旧算不得什么,却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空中,第三行字浮现出来。

  诵曰:“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

  少年壮气,奋烈豪气,充斥当场。

  这一刻,冯行道等人只觉得念头无比通达,那颗武者之心空前的清明。

  习武者,常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因为修命不修性,疏忽了对内心的反省。

  为什么强大的武者都是心志坚定的人?就因为心志坚定能有效的对抗心魔。

  而殷明这一言的手段,则更高一筹。

  心志坚定是对抗。

  殷明一言直击神魂,却是直接磨灭心魔。

  练武、练武,为的是什么?

  少年练武,为的就是一腔豪情,要奋发激烈,实现壮志。

  冯行道本就立在了武士的巅峰。

  他如果想要成为武师,只要给他时间,就能经脉通行,成就武师。

  殷明这一诗,却是给他提供了助力一般。

  冯行道正脉内力奔涌,奇经八脉更是毫无滞涩。

  这一刻,冯行道赫然在殷明的文气帮助之下,彻底打通奇经,成就了武师。

  冯行道狂笑一声,道:“特娘的,痛快,真是痛快。”

  他看着龟叔,眼中战意熊熊,吼道:“你这只老狗,再来打过!”

  只慢了一拍,刘默阳经脉通畅,也成就武师,跟甲叔站在一处。

  他虽然沉默寡言,实力却十分强悍,是少年一辈的佼佼者。

  两人虽然还是落在下风,但是与先前那般一面倒的压倒性劣势,截然不同。

  王锡元和铁世昌也实力暴增,虽然没有破境,但是两人合力也抵住了一位武师。

  季川面色大变,看到殷明又在痛饮,而手上赫然在写第四句诗。

  谁知道他这首诗到底有多少句,若是让他如这般写上百八十句,岂不是被他逆了天!

  季川不了解文道。

  真正的诗文精华,就在那几句之中。

  殷明若是要滥竽充数,自然也能写上百八十句,但是却绝不会有这般惊人的效果,甚至反而有损。

  殷明的文道笔已悬在空中,开始钩划。

  季川吼道:“杀了他,不能让他再肆意妄为!”

  那守护季川的武者略一犹豫,终于还是决定要制止殷明。

  他身上的气势陡然炽盛。

  正在殊死拼斗的冯行道等人都被惊呆了,那爆发式增长的气势,赫然是一位武宗!

  这太恐怖了!

  什么是武宗,那代表着强悍、代表着无敌!

  这些纨绔的父辈,多半就是武宗境界的强者。

  别看他们天赋超凡,现在就有武师之姿,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此生定能成就武宗。

  若为武宗,在朝可为一省之都督,在野可为一派之宗祖。

  这就是武宗,站在俗世权力巅峰的强者!

  这季川竟然随身带着一名武宗为他保驾护航!

  不过,仔细想想,这却又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实力无法揣度的河伯来说,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自然要保护好这个儿子。

  就在这时候,殷明忽然心头生出警兆。

  殷明整个人的状态都变了,手中最后一句诗便没有写下去。

  他刚才沉浸在少年意气、游侠豪情中,整个人饮酒高歌,状若癫狂。

  然而此时,他面色陡然沉重起来,一脸的严肃之色。

  殷明吼道:“行道,你们快走,远离这几人,越远越好!”

  殷明修炼文道,若修炼到巅峰,对未发生的事情,心中也会有征兆。

  不过,此时却是有一股毫不掩饰的恐怖和威胁在临近,是以殷明修为虽低,也心有所感。

  他说罢,自己猛地挥起那剑胎,在桂香坊的废墟上猛的戳下去。

  他虽然不是武者,但是体质却也强健,对付一些残砖碎瓦自然很轻松。

  他刹那间就劈出了一个口子,直接潜身钻了进去。

  冯行道几人对视一眼,都选择了相信殷明,跟着殷明就跳进了废墟中。

  季川还要说什么,然而那恐怖的武宗一把抱住他,疯狂的向着西方奔去。

  那姿势……竟然像是在逃跑!

  西方,是出城最近的方向。

  龟叔等人本要追杀冯行道他们,但是那武宗破空而去时的表情,却吓到了他们。

  武宗一脸的惊骇欲绝,就像是被恐怖的洪荒魔物追杀一般。

  这一下,就算龟叔三人没感受到什么,也知道不对了。

  他们顾不上去追杀冯行道他们,三人对视一眼,分别向着东、南、北三个方向狂奔而去。

  武师何其强大,一步就能飞越数丈。

  龟叔心中焦急,潜力爆发,一脚蹬地,整个人就出去十多丈。

  常人眼中,他的速度简直快的连影子都看不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