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少年壮气,奋勇刚烈

  冯行道和王锡元等人对视一眼,站在殷明身边,显然是在表明立场。

  面对如此恐怖的敌人,他们还敢跟殷明站在一处,实在是难能可贵。

  冯行道悄声问道:“老王,剩下那两人,你可认得么?”

  王锡元道:“有一个,大概是昔日逃走的河伯长子,带去的八位高手中幸存的最后一人。”

  “至于另一人……”

  王锡元迟疑了一下,显然的没有什么头绪。

  冯行道道:“既然不是什么名人,那想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吧。”

  这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刘默阳忽然道:“不对。”

  “他既然陪在季川身边,就说明一定武力强悍。”

  “既然过去不曾听过他的名字,说明他不是昔年被殷大帅打伤的人。”

  几人都神情一暗,若是这么分析,那此人反而是实力最恐怖的,因为不曾修为受损。

  这刘默阳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是关键时刻显然很靠得住,分析的很到位。

  龟叔忍不住道:“少主,动手吧!”

  “前次不知这小畜生身份,让他多活了这些日子,此番定不能饶他性命。”

  甲叔也道:“是啊,少主,看到殷贼的儿子活在我面前,我心难安啊!”

  他们昔年曾追随河伯的长子,然而那位小主人和同伴都被殷大帅杀死,是以对殷大帅恨之入骨。

  季川冷笑着,道:“好,动手!”

  殷明暗叹一声。

  他虽然不畏惧敌人,但是这次又给殷大帅背了黑锅,还真是让人心胸不畅。

  眼看那龟叔已冲到自己面前,殷明心神凝聚,一篇篇诗文飞快的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诗词歌赋,哪一篇能解救今日危局。

  正在这时,一股大力从旁边传来,打断了殷明的思索。

  殷明踉跄几步,退到一旁,皱起眉头。

  这一撞,却是打断了他的思绪。

  只见冯行道站在殷明刚才立身的地方,凝聚起全身的力量,迎向了那龟叔。

  他知道殷明身无武功,虽然有些奇异手段,但是在他看来,并不能代表战力。

  他推开殷明,自己却代替殷明,迎接那龟叔的一击。

  殷明没有不悦,反而只有动容。

  这龟叔就算昔日实力不在了,也是一个武师,是绝对的大人物。

  冯行道现在还在锤炼经脉,停留在武士境界。

  他敢于代替自己迎击,实在是莫大的勇气。

  而这时候,王锡元、铁世昌、刘默阳也纷纷跟人战作一团。

  王锡元和刘默阳联手,面对最后一名昔日河伯长子身边的高手,还能勉力支持。

  而冯行道对上了龟叔,铁世昌对上了甲叔,都不是一合之敌,直接被拍飞。

  两人口吐鲜血,胸腔中掌,只怕肋骨都断了几根。

  虽然他们都是少年天才,实力强悍,但是境界上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

  若非他们天资超凡,只怕一掌之下,已是亡魂。

  两日强行调动内力,接续断骨,怒吼一声又跃了起来。

  季川身边,还有最后一个武者守护着他,垂手静立,缄默不言。

  季川却是哈哈大笑,道:“呵呵,一群蠢货,只会夸口。”

  “我还以为有多么厉害,原来这般不堪一击。”

  冯行道怒道:“你这个狗杂碎,你若敢亲自上场,老子非把你撕成两片。”

  季川勃然变色,他显然是个很自负,也很骄傲的人,从来不曾受过这种轻视。

  季川喝住正要彻底诛杀冯行道的龟叔,道:“且慢,我来亲自结果他!”

  他说罢,猛地一踩地,一闪身便到了冯行道面前。

  冯行道面色一变,这少年公子好恐怖的速度,只怕其实力不在守护他的武师之下。

  此人跟自己年岁相仿,怎么实力居然如此强悍?

  又是一招,冯行道的身子再次被高高抛起,砸落向后面。

  那龟叔动手间,还比较顾忌自己的身份,不愿追杀一个小辈。

  所以冯行道在站起身之前,龟叔自恃身份,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季川却没有这个顾忌,直接冲上去,想要格杀冯行道。

  “嘡啷”一声!

  殷明不知何时抽出剑来,挡在了冯行道面前,保住了冯行道的性命。

  不过,他终究不是武者,飞出去撞在墙上,才停下了身形。

  季川看着殷明手里那把剑,美轮美奂,像是一件完美的工艺品。

  正是那从陈兵塔得来的古怪剑胎。

  虽然当时一道剑光锋锐无比,从那之后,却一直是一块精美的凡铁模样。

  季川冷笑道:“殷贼虽然可恶,但是武道实力的确不凡。”

  “你这小子,居然只会用这种装点门面的破剑,一点武功也没有。”

  殷明的身子从墙上滑落下来,嘴角溢出一抹鲜血。

  然而他的神情却毫无黯然之色。

  殷明笑道:“是了,是了,这就是少年意气。”

  他长啸道:“壮哉,壮哉!”

  殷明从来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但今日感受到冯行道等人的少年意气,却也被感染了。

  季川冷冷的道:“哼,什么意气?”

  “一群意气用事的蠢货,都要为你陪葬!”

  这时候,王锡元、铁世昌、刘默阳,都被各自的对手劈飞,正在挣扎着站起来。

  殷明摇摇头,忽然伸手端起桌上的酒杯。

  殷明倒一杯酒,给了身边刚站起身的冯行道。

  冯行道一愣,在这打生打死的关头,殷明给他倒酒作甚。

  殷明再倒一杯,抛给了王锡元。

  再一杯,给铁世昌。

  再一杯,给刘默阳。

  殷明高举酒杯,朗声笑道:“少年壮气,奋勇刚烈,今日,吾道知矣。”

  “为诸君慷慨豪情,请满饮此杯。”

  几人见殷明说的豪气万丈,都纷纷动容。

  冯行道第一个喝掉,大声道:“好,喝了这杯送行酒,咱们黄泉路上再聚首!”

  这时候,已没人怪他说话不吉利了,因为实力差距太明显了。

  铁世昌一饮而尽,道:“特娘的,季川是吧,老子在黄泉路上,等你下来,与你算账!”

  几人纷纷饮过了酒,各打精神,准备最后壮烈一搏,慷慨战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