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前尘情怨了结

  对方请她蒋兰,为的是殷明。

  对方跟随她而来,为的还是殷明。

  殷明、殷明,这名字就像她命中的魔星,让她又爱又恨。

  殷明轻叹一声,看来这女子对前身还是有感情的。

  刚才她明明已很害怕了,还想为自己化解这局面。

  殷明摆摆手道:“不必为难局外人了,让她走吧。”

  那少年公子虽然阴狠霸道,但若是对一个女子动粗,却是有些掉价了。

  他冷哼一声,微微侧了侧身子,那意思显然是允许蒋兰离去,而不需要跳楼。

  蒋兰心中一阵凄凉,这就是现实,这就是自己的地位,连成为敌人的资格都没有。

  蒋兰有些无助的看向殷明,内心挣扎,在犹豫。

  为了她的志向,她应该选择离开。

  可是,她也明白,自己若在这里转身离去,以后跟殷明就再没有可能。

  这等于是当场背叛,选择了逃走。

  她虽然从不曾打算选择殷明,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殷明毕竟是唯一让她在意的人。

  若是让她彻底的跟殷明决裂,她又不舍得。

  殷明淡淡的道:“快些去吧。”

  殷明说着,随手丢出些银子,道:“拿着这些盘缠,离开洪京城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洪京城的水太深了,蒋兰这种小女孩,根本玩不起。

  殷明看得出,这女孩虽然仪态华贵,穿的衣服却都是徒具其表的样子货,显然钱财上捉襟见肘。

  这些银两,就算是殷明为前身,跟这女子彻底了断,做的最后一件、也是唯一一件事。

  殷明现在是青林侯府上请的师傅,人脉也渐渐打开,这些银两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了。

  蒋兰咬着下唇,深深的看了殷明一眼,然后艰难的收起了桌上的钱。

  这次,就算是死脑筋的冯行道,眼中也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这个女人,一面对殷明露出深情的目光,一面却要拿着殷明的钱跑路!

  蒋兰收起钱,来到殷明身前,忽然凑上来。

  蒋兰小声道:“殷明,谢谢你。”

  “你为我做的,我都明白,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不请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殷明知道蒋兰会错了意,不过也懒得解释了。

  今日一别,天大地大,后会无期。

  蒋兰犹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她用更低的声音道:“你命不久矣,我想最后告诉你一件事,让你安心上路。”

  “我心里唯一喜欢的人就是你,我的身子,也只有你……”

  她想告诉殷明的是,她的身体和心,都属于殷明,从不曾被别人占过便宜。

  可是,这话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来说,还是太羞耻了,她终究没说出口。

  蒋兰忽然探过头,轻吻了一下殷明。

  殷明虽然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却还是被她亲到了脸颊。

  蒋兰有些失望,最后深深的看了殷明一眼。

  她红着脸,肿着眼,卷着钱,哭着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酒楼下,早就围了一圈人。

  这桂香坊楼上接连跳下几个权贵之子,都摔得骨断筋折,怎么会不引人注目。

  蒋兰站在人群中,望着上方,眼中神情复杂。

  她不甘,真的好不甘。

  紧攥的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手心。

  疼痛让她清醒,也让她愈发痛苦。

  这一刻,她活着的目的,又多了一件。

  除了要修行,振兴家族,她还要为殷明报仇。

  哪怕敌人是威震千元大陆的河伯,她也不会放弃。

  她要变强,但不会再用身体和婚姻当做价码。

  不仅仅是因为经过这几年,她已看出这条路行不通,也是为了即将死去的殷明,那个为了她奉献了一切的男子。

  蒋兰想起殷明刚才给自己的银两,怕是有数十两银子。

  蒋兰知道殷明前身的情况,若是殷明的前身,想要攒够这些银子,根本是不可能的。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蒋兰不知道,殷明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人。

  蒋兰猜测,他难道这许久没见自己,一直在为自己准备盘缠吗?

  蒋兰心中又是一软,险些忍不住要跑回去,跟殷明死在一起。

  可她终究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

  蒋兰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

  她相信,这天地广阔,总有她的出路。

  蒋兰回过身,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她不会再回头了,直到她有实力复仇,才会归来。

  蒋兰一路来到西市边缘,她要置办一点便宜的必需品,连夜离开洪京城。

  当她摸到装银两的丝巾时,忽然愣住了。

  那里空空如也,殷明给她的银两,还有她自己的一点钱,都不见了踪影。

  几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已经足够让一些人觊觎了。

  高手若为贼,神不知鬼不觉。

  蒋兰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在这一夜,她失去了唯一喜欢的人,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这个世界,让人悲伤,让人绝望。

  她无助的看向东边清荷小巷的方向,桂香坊的楼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蒋兰凄厉的笑起来,引得路人纷纷注目。

  殷明想必已死了,而她身无分文,又能苟延残喘多久呢?

  当然,这只是蒋兰悲怆的想象。

  桂香坊上,四散的烟尘中,殷明定立不动。

  看着几个禁军卫士血肉模糊的尸体,殷明摇了摇头。

  这边的动静早惊动了禁军,自然有卫军前来巡查,却被季川身边的两人杀死了。

  季川身边,四名家仆如魔神般屹立。

  河伯世家来头太大了,这四名家仆,每一名拿出来,都可以镇压一方。

  他的们的情况跟帅府的老管事相似,放在外面都可说是位高权重。

  只是敬畏殷大帅或者河伯的威势,所以屈身为奴。

  季川道:“呵呵,殷明,碍事的人已经没有了,你就安心领死吧!”

  殷明淡淡的道:“你自称名门,手段却如此毒辣。”

  “他们不过职责所在来巡查,你竟然就痛下杀手。”

  季川哈哈大笑,道:“卑贱的人族罢了,我便是杀一千、一万,又能怎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