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昔年宿怨

  每一个凄冷的长夜,蒋兰总是回忆着殷明对自己的温柔,才能安然入睡。

  蒋兰轻叹一声,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她不可能选择殷明,因为这个男人不能给她,她想要的东西。

  殷明更是不会说什么。

  就算前身喜欢蒋兰,就算这蒋兰也喜欢殷明,他也不可能接受这个女子。

  他是殷明,却不是蒋兰喜欢的那个殷明。

  这时候,一阵不和谐的鼓掌声忽然响起。

  那跟着蒋兰而来的少年公子,一脸阴沉的笑容,正在慢慢拍手。

  他阴阳怪气的道:“呵呵,好感人的情人重逢,真是好感人啊!”

  冯行道沉下脸,道:“原来是你,我可不记得邀请过你,立刻给我出去。”

  他言辞很不客气,因为最讨厌这群越界的世家子。

  大家都有出身,就不能给地头蛇一个面子吗?

  少年公子昂起下巴,冷冷的道:“你算什么东西?”

  “滚到一边去,好好想想,自己配不配跟我讲话!”

  冯行道皱起眉头,忽然一撩袍子,抽出了肋下的短刀。

  这是千舍卫的刀,他还没有还回去。

  冯行道怒道:“你这狗才,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

  这是狠话。

  冯行道想的是要把这家伙抓起来,送到京兆府,判一个搅闹市场的罪名。

  虽然最多就是罚点钱,但对世家子来说,丢掉的面子却不是钱能弥补的。

  那少年公子冷冷的看着冯行道,没有说话。

  他身后,大步走上来两个人。

  一个是那日见过的龟叔,另一个大汉却没见过,不过气势却比那龟叔更盛。

  少年公子冷冷的道:“龟叔,甲叔,这大唐真是好气魄,现在又有个人扬言要杀我名门子弟了。”

  甲叔垂着头,似乎很拘谨。

  甲叔道:“这位小兄弟虽然很会放屁,不过比起殷贼,实力差的太多了。”

  殷明一阵头大,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生性豁达,一般事情都很看得开,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却只有一件事十分厌恶。

  那就是给殷大帅背黑锅。

  上次他就看出来了,这什么河伯家肯定跟殷大帅有仇。

  殷明看对方的架势,心中沉吟,这小公子莫非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这时候,冯行道爆喝一声,抽刀在手,就冲了上去。

  殷明心中知道不妙,冯行道虽然也算个天才,但比起那龟叔和甲叔,终究有修行年岁上的巨大差距。

  殷明来不及多想,握住酒杯的手,手指忽然戳进了酒杯里。

  他手指迅速从酒杯里划出,在半空中虚写了一个“定”字。

  他虽然不练武,但是写这一字的速度,却比武者出手更快。

  冯行那一刀还没劈出去,他这一字已经写完了。

  半空中,酒水诡异的悬浮着,呈现出一个“定”字形状。

  这是字中真意,外显出来,寄托酒水之中。

  冯行道身形一僵,诡异的被定住身,这一刀便没劈出去。

  冯行道知道这是殷明的手段,忍不住喝道:“老殷,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京城,敢当着咱们兄弟的面放肆,必得叫他们好看。”

  这时候,王锡元喝道:“冯行道,你特么闭嘴。”

  那甲叔忽然抬起头来,有些木然的道:“你运气不错,捡回了一条命。”

  他又看向殷明,道:“手段有趣,像是过去人族流传的道法,却又有不同之处。”

  殷明心中一凛,知道河伯世家传承久远,是当年武道兴起时,最早崛起的几大家族之一。

  他们族中,必有关于过去道法的记载。

  王锡元谨慎的道:“这位自称名门之后,难道说的是我人族的那五大名门世家?”

  甲叔道:“年轻人不错,有些眼力,这位就是河伯大人是少公子。”

  王锡元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猜想到了什么。

  王锡元难以置信的道:“听说,昔年河伯长子跟我大唐殷大帅,曾在洛晴川决斗。”

  “河伯长子带了八位族中高手,其中一名姓龟,一名姓甲……”

  那龟叔忽然上前一步,厉声道:“小子,你说的不错,就是老夫二人。”

  “今日你们撞上这事,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死后莫要怨老夫。”

  他赫然要在洪京城中杀人!

  冯行道这时候一阵后怕,才知道原来是这两人。

  若非殷明适才阻拦他,现在他必然已是一具尸体。

  当年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殷大帅跟鹧川河伯的长子有恩怨。

  两人在洛晴川决一死战。

  殷大帅孤身赴会,而鹧川河伯的长子带了八名高手,其中修为最低的也是武师。

  那时候殷大帅和那位河伯长子,都是卡在晋升先天的境界。

  这一场争斗,可说是当时年轻一代两位顶尖强者的对决。

  谁能想到,殷大帅用了不足五百招,就毙掉了河伯长子,而他自己一点伤都没有受。

  而后那八名高手群起而攻之,要为少主报仇。

  殷大帅以一敌八,浴血而狂,最后打的八人是五死三伤,只逃走了三个。

  这龟叔和甲叔,昔年都是最顶尖的天才,甚至有望先天。

  是殷大帅,一掌断了他们的武道之路。

  而且,他们境界衰落,用了很多年才回到武师境界,却再也休想回到巅峰。

  河伯家,跟大唐殷大帅,绝对是不共戴天之仇!

  冯行道嘴角咧了咧,道:“妈的,你们若有仇怨,便去找殷大帅,找我们几个小辈干什么?”

  那少年公子似笑非笑的道:“呵呵,你们既然是殷少帅的朋友,我想,一定也很愿意给他陪葬吧?”

  众人面色一变,原来这家伙是冲着殷明来的。

  这时候,一个少年猛地跳起来,指着殷明大声道:“我跟他没关系,让我走!”

  那少年公子笑道:“你若是敢把这里的事说出去,后果你该明白吧?”

  那少年一咬牙,重重的点点头,然后反身跑向窗台,从高楼上跳了下去。

  他只是个武生,这一下非得摔的不省人事。

  他宁愿受伤,也总比在这里送命强。

  少年公子其实并不担心那少年食言。

  河伯家的实力之恐怖,越是上位者越清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