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就此揭过

  他是大帅的儿子,自己又得罪不起,到时候场面就难以收拾。

  殷明点点头,平和的道:“蒋小姐,许久不见了。”

  那平淡的语气,让蒋兰顿时愣住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殷明吗?

  其实,若是现在的殷明,只怕都记不住这么一个女子。

  不过,在前身的记忆中,对这女子的记忆太深刻了,简直是痛的刻骨铭心。

  她是他的初恋,而他连备胎都算不上,多么痛的领悟。

  当初,殷明孤零零往西市去置办东西,遇上了同样孤身一人的蒋兰。

  那次,殷明是去当母亲的首饰,因为两人在帅府上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蒋兰原本并没在意衣衫平凡的殷明。

  不过,她无意中瞧见了殷明带的那些首饰,一眼就看出了那些首饰的珍贵。

  蒋兰眼珠子一转,心中猜测殷明必是世家子,偷了家里的珍贵珠宝变卖,要去花天酒地。

  做这种事,当然要低调,所以才穿的如此寒酸。

  于是,蒋兰自然而然的跟殷明搭上了话。

  她假装没看出对方出身高贵,以免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这番准备不可谓不周到,思路也绝对正确,只可惜运气有些不好。

  像殷明这种情况,整个大陆上也未必有第二个了。

  殷明自幼孤苦,除了母亲,从没受到过旁人关怀。

  他又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而然的喜欢上了蒋兰。

  蒋兰偷偷跟踪殷明,早就知道殷明住在帅府,所以对殷明也是千依百顺。

  两人发展的很快,几乎就要到了最后一步。

  蒋兰却很机警,她有意无意的撩拨殷明,却又绝不叫殷明得手。

  她定要见过了家长,定亲之后才许殷明对她做那事儿。

  殷明倒是很高兴,美滋滋的就带着小媳妇去见自己娘亲了。

  结果不问可知,蒋兰差点气疯了。

  她还以为殷明是故意装作穷酸,来试验自己是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子。

  哪里想到这家伙是真的穷酸!

  蒋兰挡着殷明母亲的面,给了殷明一个大嘴巴子,捂着脸哭着跑掉了。

  殷明一脸懵逼,从此开始了追求女神的道路。

  殷明最后一次见蒋兰,却是被冯行道设计。

  冯行道说蒋兰要给殷明一个机会,殷明就天真的信了。

  主要是在他心中,还坚信蒋兰对他是有真情的。

  殷明哪里知道,冯行道带了一群观众,就等着看殷明的笑话。

  那一次,殷明迷迷糊糊的就闯入了正在更衣的蒋兰的房间。

  在众目睽睽之下,殷明被揍的鼻青脸肿,大大的出了丑。

  蒋兰那次急怒之下,也是把话说绝了,让他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

  从那之后,殷明就很少出现在帅府之外了。

  冯行道美滋滋的道:“唉,当年你们的事,我也知道。”

  “你们彼此喜欢,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咳咳,当年都是我不对,不该骗老殷去闯蒋小姐的房间。”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打要罚我都认了,只希望你们言归于好,再续前缘。”

  冯行道根本没意识到,当事双方都根本不承他的情。

  他嘴上说着“都是自己的错”,但脸上的得意,简直都荡漾起来了。

  王锡元拼命的给冯行道打眼色。

  冯行道皱了皱眉,沉下脸道:“王锡元,你打什么眼色,你是什么意思?”

  “当年的事,大家都有份,都赶紧给殷兄道歉。”

  “今日我定要撮合殷兄和蒋兰,谁要是碍事,就是跟我过不去!”

  王锡元快哭了:你这个二傻子,真是一点看不出眉眼高低啊!

  这蒋兰显然是要攀高枝,对殷明有没有感情不知道,但是肯定不会选择殷明。

  殷明或许当年是非蒋兰不娶,但是看现在殷明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哪能用以前的眼光看他。

  蒋兰勉强笑道:“冯公子,您,您这是说什么玩笑话呢?”

  “我跟殷公子过去是很好的朋友,虽然后来有些误会,不过我也没在意。”

  “至于你说的那个事情,可没有……没有……”

  冯行道大手一挥,道:“你不用害羞。”

  “当年老殷看了你的身子,你虽然当场发了火,事后却一直跟我们打听他的情况。”

  “你说,你若不是喜欢他、关心他,会这么做吗?”

  王锡元快忍不住要去抽这个傻子了。

  蒋兰当时问到殷明,显然是为了找话题,跟他们搭话,目的是接近这群纨绔。

  她真正关心的,根本不是当时的废物殷明。

  蒋兰很为难,道:“冯公子,我关心殷公子,只因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啊!”

  冯行道还想说什么,殷明却忽然敲了敲桌子。

  他虽然言语不多,但是只要说话,必然是观点正确,言辞精当。

  今日跟这群纨绔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已经隐隐获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殷明一敲桌子,其他人顿时都不吭声,看向殷明。

  殷明平和的道:“行道,此事到此为止。”

  “蒋小姐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喝一杯,至于刚才的话题,就此揭过。”

  听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刚才的话题只是在讨论天气一般,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这比解释、装傻等方法,都更显得大气。

  若是没有底气,装作浑不在意,只会显得可笑。

  而殷明显然是真的不在意,这一言“就此揭过”,尽显气度和胸襟。

  殷明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催动了一缕文气,自然带有一丝不容置喙的味道。

  冯行道虽然死脑筋,但是不知怎么心里有些发憷,也就没说出其他话来。

  而殷明的这种气度,反而让素来轻鄙殷明的蒋兰觉得意外。

  蒋兰忍不住瞧了殷明一眼,这才发觉殷明似乎与过去截然不同了。

  她下意识的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其实,没有人知道,她最鄙视的人虽然是殷明,但是唯一喜欢的人,却也是殷明。

  她鄙视,甚至是恨殷明窝囊、软弱,最重要的是没有一点武道天赋。

  可是,也只有这个人,真正喜欢自己,关心自己,爱护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