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前女友?

  让人费解的是,千元大陆最大的青楼——玉蟾宫,背后就是雪清宫。

  玉蟾宫遍及各国,是出了名的风月之地。

  而玉蟾宫的艺伎,都是雪清宫的女弟子。

  那些女弟子虽然陪酒,却严禁与客人有任何接触,更不许动情。

  这也算是一种红尘炼心,若能坚持下来,对心境大有提升。

  王锡元笑道:“你是疯了,那雪清宫的女子,自诩冰清玉洁。”

  “你便是真花上天价,把她叫出来陪酒,也就是隔着帘子听听琴曲。”

  他一边说着,轻轻拉过一个少女抱在怀里。

  那少女娇笑一声,撑着他的胸膛坐起来,又溜了出去。

  她们都像鱼一样滑溜,虽然可以给你占点便宜,但是绝不会让你真的得到什么。

  不过,就算你吃点豆腐,她们却也绝不会恼,或者说,她们也没法恼。

  毕竟,她们不是武者,不可能真的反抗这些权贵大人。

  在这里谋生,她们靠的就是智慧,要巧妙周旋。

  如果真的被权贵拖到了床上,也就只能任人宰割。

  王锡元道:“这里的姑娘都是可爱听话的小兔子,那雪清宫的玉兔,却是要咬人的。”

  他说的不错,曾有人想睡雪清宫的仙子,只是问了问价,结果直接被阉,这辈子都睡不了女人。

  更有甚者,雪清宫的那位少主,曾在某城现身。

  有位权贵想一览仙子真容,结果当场被剁成了肉泥,连尸首都拼不起来。

  不过,这反而更让权贵们觊觎雪清宫的仙子。

  殷明看了一眼席间众人的表情,忍不住好笑。

  别看王锡元说的豁达,其实眼里的失望早就藏不住了。

  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得到。

  他现在心里想的是:哪怕只是隔着帘子,听听琴曲也好。

  但若真是听到了,便又神魂颠倒,定要瞧瞧那帘子后面是何等佳人。

  冯行道忽然道:“不说那些狗屁仙女,今日我还特意准备了另一个节目。”

  他神秘的笑了笑,对殷明道:“老殷,今日我除了要感谢你,还要给你赔罪。”

  他说着说着,就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神色。

  殷明看到他这神色,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这小子在得意忘形。

  根据殷明对冯行道性格的了解,八成会弄出什么幺蛾子,一准没有好事。

  殷明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有个女声道:“冯公子请我来作甚,他难道没说么?”

  冯行道的仆人道:“小人只是听公子吩咐,去请小姐。”

  “具体事情,主人家不曾告知小人。”

  那女声又道:“公子,我朋友要见我,却怎么好叫你也跟着跑一趟。”

  另一个男声道:“没什么。”

  他声音冷淡,言辞简单,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那女声轻叹一声,想来对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也有些头疼。

  她本想借冯行道邀请的机会,独自离开,没想到那冷淡的家伙却跟了上来。

  这冷淡的家伙想干什么,少女是一点都猜不透。

  这时候,入口处的两蓬竹子一阵晃动,闪出两个人影来。

  当先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巧笑嫣然,一个就是那种家世良好的贵女。

  看她的模样,高贵又带有性感。

  用另一个世界的话说,这就是所谓的女神范了。

  她身后,是一个少年公子,穿一件黑色的纹龙皮袍。

  他整个人显得卓尔不凡,但是神情冷淡,充满了生人勿近的味道。

  这赫然是先前,殷明在西市街上,见过的那个少年公子,是什么河伯家的人。

  冯行道看到这家伙,微微皱了皱眉,然后便热情的朝着少女迎了上去。

  那少女娇笑道:“冯公子,久疏问候,你可是好长时间不叫我一起来玩了。”

  “咱们可都是老朋友了,你也太绝情了吧。”

  她显然很擅长交际,这一番话亲切又俏皮,很容易得到男人的好感。

  冯行道笑道:“哈哈,今日我却有桩好事要告诉你。”

  “等今日之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未来我们出去高搞事,必然忘不了你。”

  那少女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她最渴望的事,就是重新回到这个圈子。

  可是,这个世界唯一承认的就是武力。

  而武道修炼,除了最重要的天赋,还需要资源。

  她孤身一人,却是对此有心无力。

  冯行道这么说,显然是有天大的好事要落在她头上。

  若是把握住这个机会,未来未始不能嫁一个强大的夫婿,重振家道。

  她正美滋滋的想着,却已被冯行道拉到了一个人面前。

  冯行道一脸的得意,显然没注意到殷明看他的眼神——宛若在看智障。

  冯行道兀自不自知,邀功似的道:“老殷,我把你家的小仙女给带来了。”

  “怎么样,惊不惊喜?”

  一旁,王锡元已经捂住了脸,不忍心再看了。

  今天冯行道有点反常,行事说话都比较有礼,应该是因为感谢殷明的缘故。

  不过此时,冯行道却完全展露出办事不靠谱的一面来了。

  他居然像个傻子一样,把以前殷明喜欢的那女子带来了!

  这女子,房里的人都认识,是一位行省都督的小女儿,不过那是过去的事了。

  那位都督镇守北方边境,在一次魔头率领蛮族入侵的时候,不幸战死。

  他只有一子一女,虽然能练武,但是却不是惊艳的天才。

  可惜,那省督英年早逝,一双儿女也没成长起来,就此家道中落。

  练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武者的成长,需要消耗海量的资源。

  这也是为什么高门大阀愈发兴盛,而百姓想出人头地却是难上加难。

  蒋兰来到京城,便是想寻找机会。

  她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能支持她修炼、崛起的靠山。

  冯行道他们,显然都符合她心中靠山的标准。

  不过,此时蒋兰面色有些难堪,显然她觉得面前的殷明,不符合这个要求。

  蒋兰有些勉强的冲殷明行了个礼,道:“殷公子,久违了。”

  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生怕这人又像过去那般,没羞没臊的缠着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