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迁任金刀卫

  只看她们足掌落地,藕断丝连,就知道都是练武之人。

  一行人来到这里,领头的少女冲冯行道微微一笑,便让开身形。

  冯行道等人显然都是清荷小巷的常客了,早就混了面熟。

  然而,当殷明将要过去的时候,一个少女忽然客客气气的拦在了殷明面前。

  她清浅的笑道:“这位公子,不知您是?”

  殷明不似有武艺在身,穿着又比较朴素,实在不像是符合身份的人。

  冯行道笑道:“你是新来的,想是不认识老殷。”

  那领头的少女折过身来,道:“行了,这位是殷大帅家的公子,快些给公子让路。”

  那少女吓了一大跳,想不到居然惹到了殷大帅的公子。

  听说大帅就这么一个儿子,那必然是宝贝的不得了。

  那少女惶恐的退下,吓得脸色苍白,连声道:“不知是公子大驾光临,请公子恕罪。”

  殷明平和道:“没事,你不必如此。”

  他气质超凡,言辞间也自有独特的魅力。

  虽然措辞平淡,却让那少女心中一宽。

  一直到殷明一行人走进去,那少女还在呆呆的出神。

  她喃喃道:“想不到大帅的公子如此年轻英俊,又待人温柔,真是令人仰慕啊!”

  领头少女噗嗤一声笑了,道:“你莫瞧他那样,其实是个怂包。”

  “前些年的时候,那几位公子可没少拿殷公子寻开心。”

  “今日那蒋小姐也在,我看殷公子今日怕是要大大的出丑一番了。”

  那少女皱着眉头,显然有些难以置信。

  清荷小巷,桂香坊。

  冯行道轻车熟路的引着一行人来到高楼上。

  一层四面,共有四个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布置的像是一个小小的庭院,甚至还有假山池塘作为点缀。

  冯行道唤过一个仆人,吩咐几句,然后便让酒楼的人准备酒菜。

  很快,几坛陈年的桂花酒先被送了上来。

  冯行道举杯道:“老殷,前次那事,真是多谢你了。”

  他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面令牌,在众人面前一晃,又揣起来。

  看他故作珍重的模样,显然是在嘚瑟。

  不过,不少人确实被他惊到了。

  那是一面御前金刀卫的令牌。

  皇城禁军,是包含了皇宫卫队和禁军六部的统称。

  像是金吾卫,是禁军中的精锐,负责守护皇城。

  如金吾卫一般的精锐卫军,有六卫。

  这六卫又分管六部禁军。

  冯行道以前在千舍卫,负责洪京城的警备。

  从级别上来说,金刀卫和千舍卫是平级的。

  但是,千舍卫管理的是洪京城,是官员和平民的所在。

  金刀卫则是御前护卫,负责皇城警戒,某种程度上是直接对皇帝负责的。

  对冯行道这些世家子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捞资历、接近权力中枢的好去处。

  铁世昌大吃一惊,艳羡的道:“好哇,你小子何时不声不响的拿到了这牌子。”

  “你本是玩的最疯的,想不到却是咱这些人里最早出头的。”

  王锡元想到更多,也更为震惊。

  他难以置信的道:“行道,难道说,你这次升官,是老殷出的力?”

  这简直匪夷所思,殷明在帅府的地位他们都清楚,不可能有这种大能量。

  冯行道得意洋洋的道:“这次确实亏了老殷,帮我拿住了一个凶徒。”

  “卫中给我评了功,我爹又运作了一下,便把我调到了金刀卫。”

  这次,连王锡元都觉得没法相信了。

  王锡元道:“你在开玩笑吧,这洪京城里毛贼不少,可哪个值得这般功劳?”

  “你敢怕是抓了西城京兆府的捕头老爷?”

  他们这些世家子,没少在京城闹事,跟京兆府关系不佳。

  尤其是京兆府那位总捕,更是跟这群“恶少”势同水火。

  冯行道忽然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的道:“那被下狱的,是上单岭的少主。”

  铁世昌失声的道:“真的假的,那玩意来头可大啊,而且,背后还有丈八岭撑腰呢!”

  他一阵发毛,上单岭的少主,论身份比他还尊贵,可以跟冯行道媲美。

  王锡元也是一惊,道:“那种人物,到底犯了什么罪,居然被缉拿归案?”

  像是这种名门,就连国家都不愿意招惹。

  若是欺男霸女这种事,大概朝廷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跟他们发生冲突。

  冯行道道:“嘿嘿,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那小子,把殷大帅的那个外甥,就是金吾卫的张贺给杀了。”

  听到这个名字,一群纨绔却都知道。

  不是张贺地位高,而是他欺负殷明,在圈子里有所传闻。

  王锡元一阵头皮发麻。

  张贺经常欺辱殷明,结果就被人杀了。

  杀人凶手却又被殷明拿下,当人情送给了冯行道。

  王锡元不知其中详细,这么一琢磨,却觉得其中充满了阴谋和恐怖。

  他再看殷明的眼神,就有些敬畏了。

  显然,他心里已经有些把殷明神化了。

  冯行道大大咧咧的举杯道:“老殷,这次兄弟升官,全是靠你。”

  “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后有事,尽管开口。”

  他说罢,举杯一饮而尽。

  席间一时无声,铁世昌也老实了。

  他很想问问,这殷明身无武功,怎么能拿下上单岭的少主呢?

  可是他没敢开口,因为有些发憷。

  那上单岭血脉惊人,族人个个非凡,少主是嫡系血脉,更是不同凡响。

  铁世昌没法子想象,这种人物是怎么栽在殷明手里的。

  冯行道忽然拍了拍手,很快花丛后就转出了十多个少女来。

  这些都是桂香坊的女郎,与客人陪酒的。

  这些少女都容貌娇美,价码自然也不菲。

  冯行道这番的花销,可真是不小。

  铁世昌道:“老冯,你是发了财,居然这么大手笔!”

  冯行道咂咂嘴,道:“唉,兄弟我若真个有钱,就把那雪清宫的清倌人叫过来陪酒。”

  雪清宫是千元大陆传承悠久的大教,最大的特点就是宫中全是女子。

  雪清宫的规矩则是宫中弟子不可动情思。

  若是犯了淫戒,轻则逐出师门,重则当场正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