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同辈的纨绔们

  铁世昌一边走过来,一边道:“哈哈,小明子,好久没见你,你神气的紧啊!”

  他说着,手已拍了下来。

  然而,当他接触到殷明的眼神,那只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却落不下来了。

  殷明的眼神平和而淡然,没有任何暴戾的情绪,然而却让铁世昌动不了手。

  其他人都看的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若说隔空托物,那可是先天武圣的手段。

  王锡元当即面色大变,开始四下环视,怀疑有什么前辈高人在帮殷明。

  这时候,殷明忽然淡淡的道:“退开。”

  铁世昌后退几步,那只手这才尴尬的落下来。

  他满脸的惊疑不定,眼珠子瞪得溜圆,显然疑惑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些纨绔子弟都费解的看着铁世昌。

  毕竟,相比起殷明身后有先天武圣,他们觉得还是铁世昌脑子进水的可能性更大。

  先天武圣可不是街上的大白菜,若说专门为殷明保驾护航,也太惊悚了。

  铁世昌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显然觉得自己适才丢丑了。

  铁世昌忍不住喝道:“殷明,你使得是什么妖法?”

  王锡元等几人面色微变,听铁世昌的话,显然不是他脑子进水了。

  难道殷明真的走了狗屎运,被什么先天武圣的家族瞧上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说昔年蚕庄庄主的小女儿,就爱上了一个身无武功的男人。

  那男人也由此一步登天,入赘蚕庄,由此身份尊贵,不同以往。

  殷明淡然开口,道:“你心怀不轨,自然心血不畅,胆气不壮。”

  “我却无所亏心,便是站在这里,你如何能无故向我动手?”

  这道理很简单,做不正当的事情,就胆气不壮,做事的时候畏手畏脚。

  若是遇到正气凌然的人,这种事就做不下去。

  可道理是这个道理,现实却往往不是这样。

  这种恶作剧被人一眼就制止,这是不可思议的。

  冯行道有些幸灾乐祸,道:“老铁,我叫你莫招惹老殷。”

  “这次你自己出丑,才是叫我们瞧了一场好戏。”

  他们一群人整日里厮混,彼此都是损友,这么互损也是常有的事。

  他们过去欺负殷明,也说不上是多大的事情,其实最开始也不是针对殷明。

  只是以前的殷明性格懦弱,就像是天生该被欺负似的,所以这几人不自觉的越做越过火了。

  王锡元忽然笑了,道:“行了行了,今日就敞开天窗说亮话罢。”

  “过去老殷性子软,总叫人想戏弄一番,咱们也多做了对不起殷兄的事。”

  “现在咱们年纪也大了,老殷更是今非昔比,气度不凡。”

  “咱们都是这京城同辈的公子,正该互相交好,彼此扶持。”

  他说到这里,不动声色的看了殷明一眼。

  他心思细腻,看殷明不为所动,就知道殷明并不在意这些场面话。

  他心中惊异,这殷明真个是大不同前。

  只论气度,殷明已经可以跟朝堂上的大人物,他们的父辈媲美了。

  看到这一幕,王锡元反倒更看重殷明。

  就算不能让殷明加入他们,但是交好殷明总是错不了的。

  王锡元道:“今日西市开市,听说桂香坊有一批十六年的陈酿。”

  “今日我做东,一来为过去的事向殷兄赔个礼,二来兄弟们小聚一番,岂不畅快。”

  殷明略一迟疑。

  这群纨绔倒是值得相交的,只不过在他看来,还是年纪小了些。

  殷明倒不是有什么偏见,只是他两世为人,跟这些孩子在一起有些说不上话。

  这时候,冯行道道:“老王,你也别急。”

  “今日我之所以定要来找老殷,可不是只打算来拜个年。”

  “我这次承了老殷一个天大的人情,说不得要做个东,还个谢礼。”

  旁人又是一愣,心说这殷明连武者都不是,怎么会让冯行道欠下人情?

  王锡元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跟老冯争了。”

  他看向铁世昌,道:“世昌,大家都是兄弟。”

  “你给殷明道个歉,适才这事也就算揭过去了。”

  铁世昌虽然顽劣,却也知道欺负人不是什么好事。

  他自知理亏,见朋友都这么说,也就放下了架子。

  他闷闷的一抱拳,道:“殷明,多有冒犯了。”

  殷明点点头,这点少年间的小事,他其实并不在意。

  冯行道道:“这便好了,殷兄,请吧。”

  这次殷明没有再迟疑,便随着一行人往西市去了。

  冯行道既是要答谢他,却是不便推拒了,否则显得不近人情。

  一行人也没有坐车骑马,一路往西市走去。

  此时刚刚过完年,洪京城还沉浸在新春的氛围中。

  家家张灯结彩,户户新符高悬。

  西市更是繁华热闹,豪商巨贾、异国商人川流不息。

  从外围穿过,一路上热闹的叫卖声和揽客声络绎不绝。

  不过,越是接近西市中心,周围反而渐渐清静下来。

  这里已经不能用“繁华”来形容,说是“奢侈”反而更为恰当。

  来到这里的,要么是武道中人,要么就是腰缠万贯。

  再往里走,却是西市最最奢靡的地方——清荷小巷。

  说是一条巷子,其实这巷子足能并排跑两乘八驾的马车。

  巷子入口处,有几个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的女子。

  她们穿着美艳,像是在招揽客人一般。

  不过,她们真正的职责,反而是甄选出那些不够资格入内的人。

  来这里的人,要么是武师境界、一方高官,凭本事入内。

  要么是勋贵之后,潜力无穷,是这个国家未来的掌权者,也就是像冯行道一行人这般。

  再要么,至少要腰缠十万贯,而且先付上一万贯的过路费。

  此地,虽然是个风月场所,却就是如此规矩极大。

  而且,千万别小看了这些女子,个个都是身怀武艺的。

  曾有武士想闯进去,结果被打断双腿,丢出了西市。

  动手的人,正是这些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女。

  其实,若是眼力好的人,不难看出,这些少女虽然袅袅婷婷,婀娜多姿,但是柔弱的只是表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