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新年过后

  这一顿晚膳,席间都是侯府亲客,可说是宾主尽欢。

  次日,殷明回转帅府,一切都风平浪静。

  殷明这次在青林侯府上突破境界,没有惊动到侯府之外的人。

  帅府上,几个老管事仍然不见踪迹,没有显露出任何征兆来。

  接下来的日子,殷明每日里仍旧修炼文道。

  他修炼的经文品级极高,速度自然极快。

  他之所以没有突破境界,是要在文士境界修炼到圆满,要把三魂全都点亮。

  他立意要开创文道,教化万民,因此每一步都要走的坚实稳固、尽善尽美。

  就这样,一直到了过年。

  这个年,殷明过的冷冷清清,就像平日里一样,每日修行度日。

  柳清虽然有心叫殷明去侯府过年,但是奈何青林侯爵位尊贵,过年期间忙的不可开交。

  柳清虽然歉然,却的确没法招待殷明。

  殷明心志坚定,自然不会被一点冷清影响到。

  这些日子里,他反倒是精研经文,感应天道,点亮了三魂之幽精。

  幽精者,阴气之聚。

  若是幽精不明,则人心不清净,神气阙少,肾气不续。

  文人就会心胸不通达,意志不明朗、不坚定。

  武者则会脾胃五脉不通,疾病缠身,修为止步。

  殷明由是身心通明,百脉舒畅。

  他这种修炼速度,放在武者身上,简直堪称恐怖。

  要不了多久,殷明就能成为一代文师。

  所谓文师、武师,沾一个“师”字,意思就是学问通达,技艺精熟,可以为人师,可以御一方。

  武师在朝就是实权官员,在军就是一军之统领,在地方上就是一城之首脑。

  武师都是实权的大人物。

  殷明若能成为文师,修为上便与这些人平起平坐。

  而他的实力却更胜,也就有了更多立足的资本。

  这是修炼上的关键一步。

  殷明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进度而欣喜,在点明幽精的次日,依然一早晨起。

  他对着东方诵了一阵经文,只觉得身心舒泰。

  这时候,忽然有下人畏手畏脚的,来到殷明近前。

  下人道:“少爷,有几位爷在外面,要给您拜年。”

  殷明见下人害怕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世界,武者横行无忌。

  殷明叫板殷烈,而且自身无损,这吓到了很多下人。

  看下人们的样子,好像殷明也是什么作威作福的大少一般。

  殷明问道:“是谁要见我?”

  下人道:“是冯行道公子,还有王锡元公子、铁世昌公子……”

  听着一个个人名,全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

  怪不得下人害怕,想必觉得少爷已成了纨绔们的同道中人。

  殷明却有些奇怪,因为这些人都没少欺负自己的前身。

  这大过年的,这群人怎么想起来给自己拜年了?

  帅府外,冯行道和几个狐朋狗友站在一处。

  铁世昌道:“我说老冯,老规矩,咱们直接闯进去,把殷明抓出来就是了。”

  王锡元轻叹一声,道:“铁子,咱们年纪也不小了。”

  “以前那么做,说是开玩笑也就算了。”

  “现在咱们都成人了,若是再这么对殷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铁世昌愣了愣,道:“也是,明面上,总得给小明子一个面子。”

  他忽然贱笑起来,道:“话说,今日准备了什么节目,要怎么让他出丑?”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几个纨绔的乐趣,就是看殷明出丑。

  只不过欺负殷明的时候多了,也有些无趣,后来就不怎么欺辱殷明了。

  冯行道没好气的道:“你可快算了吧。”

  “兄弟我好心提醒你们:老殷现在今非昔比了,你们别没事招惹他。”

  几人都是一惊,王锡元问道:“老冯,难道老殷开窍了,能练武了?”

  这简直匪夷所思,因为练武最看天分。

  为什么这个世道以武为尊,却还有大家族屹立不倒?

  就是因为大家族的血脉,多是有练武天赋的。

  大家族代代武者辈出,所以长盛不衰。

  这是天生注定的,很少有后天能逆袭的例子。

  在过去,殷明跟他的娘和外公一样,一点练武的天赋也没有。

  不过,他毕竟是大唐武道神话殷大帅的亲子。

  若说他突然开窍,也未始不可能。

  冯行道摇摇头,道:“那倒不是,那小子根本就对练武没兴趣,不过……”

  他话未说完,铁世昌已经哈哈大笑,道:“吓我一跳。”

  “既然他还是那个窝囊废,今日就有好戏了。”

  正说着,殷明从帅府中迈步而出。

  冯行道顾不上跟铁世昌解释了,急忙上前两步。

  冯行道行了个拜年礼,道:“殷兄,新春大吉,看你修为又有精进,真是可喜可贺。”

  其实,冯行道不是真瞧出了殷明的修为,他也没那个眼力。

  这就是一句拜年的吉利话,武者之间都能通用。

  冯行道的姿态却让其他人都很意外。

  这冯行道可不是什么性情沉稳,做事有礼的人。

  若不是他的长辈,他很少这么客气。

  以前,他可是欺负殷明最狠的几人之一,这是吃错了药么?

  正当几人疑惑的时候,王锡元也走上前去。

  王锡元也是拱手拜年,道:“哈哈,老殷,新春大吉,久日不见,重逢不胜之喜啊!”

  他心思细腻,是这群纨绔里的智囊角色。

  他察觉到冯行道的态度,再结合冯行道先前的话,心有所悟,是以才上来跟殷明拜年。

  小心无大错,这是他家的家训。

  他爹是考兵上郎将,统筹大唐各军的战功考核。

  这是个讲究人情世故的职位,是以他的心思也颇为细腻。

  见王锡元也给殷明拜年,有两人迟疑了一下,也上来说了几句吉利话。

  殷明还了礼,道:“几位亦是大吉大利。”

  他神态温和,虽然言辞简单,却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王锡元一惊,就冲这份气度,就知道殷明果然今非昔比了。

  铁世昌有点浑,没瞧出关键来,笑着就走上来,想拍殷明的肩头。

  他过去就爱这么跟殷明打招呼,能一巴掌把殷明拍到地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