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三魂之爽灵

  柳清又道:“想不到,你虽然是修文道,教导三弟却十分在行。”

  “三弟现在已经是武师,这修炼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来年的武科之试,看来我兄弟可以一起参加了。”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科举自然不会只有文举,也有武举,而且是以武举为重的。

  殷明道:“他现在兼习我道经文,内壮其神魂。”

  “神魂既壮,自然能强健其体魄,是以武道修炼一日千里。”

  柳清忍不住心痒,道:“那要是这么说,我能不能也修炼文道?”

  殷明有些意外,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以习武为主,想不到这小侯爷这么豁达。

  殷明道:“自然可以,文道武道,都是修道,这对你的修行也是有裨益的。”

  柳清精神一震,被自己的弟弟压下,可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事。

  柳清道:“那我回头抄一份三弟的经文,也跟着练练。”

  殷明却摇摇头,道:“那是我灌注了文道修为所书。”

  “你照搬抄去,只怕是得其形而失其意。”

  殷明看了一眼自己手边的文道笔,那经文就是以此笔写成的。

  这是系统中兑换的文道之笔,价值七十万文道值,几乎掏空了殷明的家底。

  但是,这笔绝对值得。

  此笔能灌注文气,书写文道精要。

  未来殷明要教化四方,此笔绝对是一大臂助。

  不止如此,此笔本身还是一件武器,看似柔弱,其实坚不可摧。

  殷明修行文道,正缺一样武器,这笔却是恰到好处。

  殷明若以此笔写文,有不可思议之神效,能不动而屈敌。

  殷明道:“待我再观想一番,便为柳兄写一篇经文,柳兄可拿去研习。”

  柳清点点头,安静的坐在一旁,看殷明修炼。

  殷明之所以要此时修炼,是因为他的修炼已到了紧要关头。

  适才若不是柳腾几乎要锤死柳清,殷明是绝不会分神的。

  此时,殷明收敛心神,默诵经文,再次进入修炼的状态。

  殷明七处穴窍中星灯辉映,周身文气奔涌,助他感悟先哲经文奥义。

  殷明抬头仰望夜空,视线穿过了遥远的星辰,望向了更深邃的地方。

  殷明点亮的虽然是星灯,修的却是天道。

  他的视线自然不会局限于星空,而是注视向更高的层次。

  天有阴阳,人亦有阴阳。

  天地之阳气起,则人之阳气也应之而起;

  人之阴气起,而天地之阴气亦宜应之而起。

  其道,一也!

  诵曰:“声名魂魄施于虚,极寿无疆。何谓再而复,四而复……”

  人之魂魄,感天之魂魄。

  人之意志,映天地之意。

  殷明忽然站起身,长笑道:“心之精爽,是谓魂魄;魂魄去之,去之……”

  随着他的声音,他的身形忽然僵住。

  在这一刻,他的神魂中,忽然有什么脱离了出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打破枷锁,忽然得到了大自在。

  殷明仿佛陡然来到了万里高空之上,俯视天地,一片苍茫。

  这浩瀚大地,各族并举。

  这世道,以武为尊,不重道理,轻忽法度,文道不见踪影。

  那些体魄得天独厚的种族倒也罢了,然而连以“知”著称的人族,都以武为尊。

  这对于“知”之一族来说,显然是舍本逐末,无怪乎人族始终式微了。

  这时候,一股恐怖的吸力传来,殷明的意识登时被拉回了身体。

  殷明隐隐觉得,自己的神魂不同了。

  他明白,自己的三魂之爽灵,已被点亮。

  人有三魂,爽灵者,是阴阳之变,为五行之数,是谓人魂也。

  殷明适才天人感应,点明此魂,乃是得天意大道。

  是以他意识离体,仿佛来到九天之上,俯视天下。

  殷明意识回拢,身体浮起,身上七处大穴文气奔涌,构成了一个恐怖的回旋。

  柳清虽然是武士巅峰,但是也望而生畏,不敢接近。

  片刻后,殷明气势收敛,复归于地。

  柳清骇然看向殷明,眼中有化不开的敬畏。

  他直觉的感受到,殷明变了,变得深邃、苍茫、浩然……

  完全不可揣度!

  殷明心中了然,这是自己适才天人感应,残留在神魂中的一丝气机。

  殷明轻咳一声,道:“柳兄,你没事吧?”

  柳清这才回过神来,道:“我的天,殷兄,你可真是吓到我了!”

  柳腾也丢下书本,拍手叫道:“师傅厉害,师傅威武,师傅天下无敌!”

  殷明道:“我这便书写经文,你好拿去研习。”

  见识到殷明修文时的惊人景象,柳清也对经文更期待了。

  这时候,下人来通禀,原来是青林侯回府,府上要准备晚膳了。

  殷明以侯府三公子师尊的身份,也一起来到席间。

  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他也能像寻常人一样,吃上这种团圆饭。

  殷明是柳腾师尊,辈分凭空长了一辈,被让到左首上坐了。

  青林侯道:“先生教导小子,能有如此神速,真是不期之喜。”

  “请满饮此杯,多谢先生。”

  青林侯原本只是想请殷明管教柳腾。

  万万想不到,有殷明指点,柳腾像是开挂一般,竟然突破了过去的武道境界。

  青林侯感谢殷明,却是发自真心。

  青林侯和夫人又谢了殷明几句,然后道:“对了,先生出仕的事,我已准备好了。”

  “等年后的朝会上,我就为先生进言,必能让先生进入朝堂。”

  殷明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多谢了。”

  有些文人性子穷酸,写几篇诗词歌赋,就叫着淡泊名利,要归隐山林。

  这个世界也不例外,很多文人都这样。

  然而,这不过是对武者当道的无可奈何,是一种逃避罢了。

  圣人曾说,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一生都致力于出仕从政,教化万民。

  殷明心中打算,也与先圣一般。

  他计划要立足朝堂,传播文经,教化天下百姓,使人族崛起于万族之林。

  当然,这是理想的计划,真正实行起来肯定有种种困难,绝不会这么顺利。

  殷明一边思索,一边与青林侯举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