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弟子惊人

  杜开静道:“烈小主婚后还要杀敌立功,为继承爵位做准备。”

  “就算明小主是他的弟弟,也没有时间亲自教导。”

  “大概会派手下追随者,传达他的命令。”

  杜开静等人对殷明没办法,是因为大帅根本理不到这个儿子。

  没有大帅的命令,他们就不能对大帅的儿子做什么。

  但是殷烈若是传下话来,那就截然不同,殷明立刻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殷德冷笑道:“呵呵,明少爷今日又跑去了青林侯府上。”

  “我看他到处结交权贵,只怕居心不良。”

  “烈小主得赶快回来,提点提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

  殷德嘿嘿直笑,心里已打定主意,要跟殷烈搭上线。

  ~~~~~~~~~~~~~

  青林侯府,后院。

  几个少年男子正在各自修炼。

  柳清一身劲装,手里一杆齐眉短棍,正跟柳腾对视。

  柳腾左手一串糖葫芦,右手一块梅花糕,却一点打架的样子都没有。

  他歪着脑袋,皱着眉头,嘟囔道:“吃,吃哪个……”

  他似乎是哪个也不舍得先吃,所以在纠结。

  柳清很无奈,自己这弟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柳清喝道:“三弟,快放下吃食,来跟为兄过几招!”

  柳腾瞥了他一眼,浑不在意的道:“大哥,笨蛋,不当人子。”

  经过殷明为柳腾温养神魂,他的神智倒是恢复了不少。

  现在起码是认得青林侯和柳清,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跟他们动手了。

  只不过,他还是有些脑筋不灵光,说话很不中听。

  柳清有些无奈,当下轻叱一声,抡棍砸向自己的弟弟柳腾。

  根据经验,只要自己动手,柳腾下意识的就会反手还击。

  然而,这次柳腾却痴痴傻傻的看着那棍子,落向自己顶门。

  甚至,柳清几乎想要撤手,免得伤到自己的弟弟了。

  然而,间不容发的最后一瞬,柳腾忽然反手一撩。

  那冰糖葫芦在他手里就像是一柄大锤一般,撩起了柳清狠厉的一棍。

  虽然那冰糖葫芦全都碎掉,但却格开了柳清的一棍。

  柳清向后一翻,叫好道:“好小子,功夫又有精进,居然如此极限的以一根木扦子反打。”

  柳清用的虽然是木棍,却是在特制的药水里浸泡三个月以上,又经过八道工序加工的木棍。

  这种木棍极有弹性,而且能承受的住武师的内力灌输。

  否则,若是寻常木材,武士争斗的时候,内力一激,那木头就要断裂。

  柳清手里那冰糖葫芦,自然不是这种奇异木材,只是寻常的木扦子罢了。

  这细细的一根木扦,能挡住柳清一棍,自然是因为柳腾内力雄厚的缘故。

  柳清一边给弟弟叫好,一边折过身子,反手一击又要砸下来。

  这一棍刚要落下,柳清却愕然收手,看着柳腾有些不知所措。

  柳腾正红着眼,眼中怒气勃发,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柳清愕然道:“三弟,你这是……”

  他话未说完,却见柳腾怪叫一声,拧身扑了上来。

  柳清急忙以棍棒招架。

  然而,柳腾一拳砸上来,就像是一只蛮兽在冲撞一般。

  柳清虎口一痛,鲜血溢出,整个人都被砸飞出去。

  柳清现在可是武士巅峰,打通了七条经脉,距离成为武师也只有一线之隔。

  他居然连柳腾随手一拳都招架不住,这怎么能不令人震惊。

  柳腾怒道:“糖葫芦没了,花糕,花糕也没了……”

  他居然是为了零食在发火。

  这传出去简直让人好笑,堂堂青林侯的儿子,居然为了零食气成这样。

  以侯府的财富,就算柳腾昼夜不息的吃这些,这辈子也休想败得了家。

  不过,柳清没机会跟柳腾解释了,柳腾虎吼一声,已冲了上来。

  看他的架势,俨然要把自己的大哥撕碎一般。

  正在这时,一旁站起一道人影。

  殷明轻声喝道:“止步!”

  半空中,隐隐有滞涩的声音传来,而柳腾迅疾如电的身形,也仿佛变成了慢动作。

  殷明修为精进,喝出一字,就带有字中精义。

  这一声的效果,可不是当日喝止高峻时的威力可比的。

  趁这个机会,柳清就地一滚,急忙避开了柳腾。

  柳腾茫然的抬起头看向殷明,眼中流露出敬畏之色。

  殷明轻声道:“柳腾,不得对兄长无礼。”

  柳腾垂下头,道:“是,师傅。”

  殷明把手里的书递给柳腾,道:“你拿去好好研读,对你有好处。”

  在柳清愕然的眼神中,柳腾一脚踩扁了地上的梅花糕。

  他像是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快步来到殷明面前。

  刚才还十分凶暴的柳腾,冲着殷明微微躬身,双手接过了那本殷明亲手写的经书。

  柳腾高兴的道:“多谢师傅。”

  殷明冲他点点头,道:“你自己去一旁学罢。”

  柳清扶着腰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看来刚才那一拳打得不轻。

  柳清费解的道:“真是怪了,三弟自幼顽劣,怎么对你如此恭敬。”

  “而且你写的那经书,深奥繁复,我看着都头大,他怎么会这么喜欢?”

  殷明道:“他虽然走的还是练武的路子,但是修炼法门却已入我文道。”

  “他未来以武入道,必能神智开明,或许就是文道一位贤人。”

  殷明说的这些,对柳清来说都是闻所未闻的。

  柳清哪里知道贤人是什么。

  殷明看着柳腾,眼里却有些笑意。

  殷明都很意外,自己这个弟子被打通文脉后,竟然对学文产生了兴趣。

  柳腾现在内力奔流,已不是武道十二正脉,而是由文道七窍衍生出的文道七脉。

  他已经初步接触到文道修行,学习儒经便能滋养他的神魂。

  他虽然不懂,却自然喜欢。

  虽然他还是练武,但殷明却认为他未来能由武入文,得感大道。

  另一个世界中,圣人孔子座下,也有弟子子路。

  子路好勇斗狠,为人伉直,最终被圣人点化,为儒道贤哲。

  虽然起由不同,但是柳腾或许也能经殷明点化而开悟。

  柳清和殷明各自坐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