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管事聚首

  殷明点点头,知道两人都是好意,当下答允下来。

  当日,元九一行人匆匆离去。

  若是殷明猜的不错,这元九应该是天国皇子。

  那么他那位生病的父亲,应该就是天国的皇帝了。

  怪不得元九一开始的时候,说到病人就言辞闪烁,原来是出身皇室。

  若真个是天国皇帝重病,那的确是一刻耽搁不得。

  送走了元九和柳清,殷明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小屋,慢慢沉下心神,继续修行。

  这一次他闭关修行,却是舒服了许多。

  衣食用度,一切所需都有下人们主动送来。

  现在大家都已知道,少爷跟青林侯府的小侯爷关系良好,还跟一位神秘公子交情莫逆。

  听说那神秘公子背后的强者,连帅府的老管事都无可奈何。

  现在明少爷和烈少爷夺嫡,这对下人们来说就是神仙打架。

  以前大家都瞧不起明少爷,现在却只希望伺候好他,莫被卷入夺嫡之争中。

  一连数日过去,殷明凝练七魄,稳固境界,于文道修行上更进一步。

  他现在稳固在文士境界,便是要修炼三魂,然后成为文师。

  与之相对的,武士在这个境界,已打通正脉,接下来是要打通奇经。

  若说正脉是体,这奇经就是用。

  体用两者,本是不即不离。

  武者,正脉是修行的根本,就像是蓄水池,决定着一个人的根本力量。

  真正强大的武者,都是多条经脉,内力并行,就好像力量无穷无尽一般。

  但若只是如此,就仿佛只有蛮力,即使配合巧妙招式,也成就有限。

  内力贯通奇经八脉,便等于是内力也有了招式,是为武道之“用”。

  这才算是登堂入室,真正迈进了武道修行的大门。

  文道修行也是一样,文士阶段就要开始凝练神魂。

  凝练一魂,点亮魂灯,便能感知到神魂的存在,成为一名文师。

  若是三魂凝练,就等于是武者打通了全部的奇经八脉。

  殷明每日里都研习经文,对古贤的经文有了更深的感悟。

  关于如何点亮第一魂灯,殷明心中已略有所悟。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半个多月,已到了腊月二十三。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小年,但是也有类似的节日。

  腊月二十三这一日,在遥远的过去,是祭祀鬼神、地仙的节日。

  不过随着武道崛起,早就没人再信奉鬼神。

  这一日,也渐渐变成了在过年前,家庭小聚的日子,比较温馨。

  与之相对的,过年则是家族大聚,仪式感胜过亲情。

  节日当天,帅府上却没多少生气。

  毕竟,下人们不能回家,而府上的主人殷大帅又不在,是以也没什么好操办的。

  帅府西院,这里本是下人住的地方,不过却被分成了两部分。

  寻常下人住的地方,白墙青瓦,干净整洁,却是比东院殷明的小屋还要舒服。

  而靠南的那片院子,更是不得了。

  亭台楼阁,池塘小谢,回廊相连,比大户人家还要气派。

  虽然是冬天,却花木相映,草木葱茏。

  这些都是从南方玄国移来的四季植物,靠地脉温泉来养护。

  这哪里是下人的院子,寻常的王公贵族都享受不到这种庭院。

  这也很正常,因为帅府的老管事杜开静,当得这种享受。

  要知道,凭他年轻时的武道修为,封个侯爵也是绰绰有余的。

  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里,就算他是奴仆身份,也能心安理得的享受王公待遇。

  杜开静坐在小亭子里,面前温着一壶酒。

  看他安静闲适的样子,哪里像在人前那般,连腰都直不起来。

  很快,一个接一个的老者到来,有些人看起来头发灰白,还像是人在中年。

  每一个人的神色都很恭敬,越是在后面的人越是这样。

  他们都是帅府的老管事,素来以实力最强的杜开静为尊。

  站在最后的,是看守陈兵塔的殷德。

  他显然还不知道陈兵塔神兵失窃的事,是以还笑得出来。

  他最后一个,笑着给杜开静见礼,然后落座。

  一个老者问道:“杜老大,今日叫我等过来,敢是有什么大事吗?”

  他的境界其实比杜开静还高半分,只是实力逊色一筹。

  他在府上管事里行二,人前自称王二,与杜开静交谈间比较平等。

  罗老六皱了皱眉道:“难道是说少爷的事?”

  “那废物有些不对劲,好像修炼了什么歪门邪道,是不是要告诉大帅一声?”

  王二轻咳一声,道:“老六,不得无礼,那毕竟是少爷。”

  杜开静淡淡的道:“今日叫你们来,是有件大事要说。”

  “今年过年,大帅会回京面圣。”

  “虽然只有一个时辰的停留时间,但是想必会来府上看一眼。”

  “所以,今年府上要好好操办,弄出过年的样子来,务必不能让大帅心烦。”

  虽然殷大帅可能也就是远远的看帅府一眼,甚至都不会停步。

  但就为了这一刹那,帅府就得精心准备。

  这就是先天武圣,大唐神话,殷大帅慑人的威名所致。

  殷德皱眉道:“大帅要回来,会不会见废……咳咳,见一见少爷?”

  杜开静淡淡的道:“明小主的事,算不得什么,怎可惊动主人。”

  “当年武祖镇压寰宇,大杀四方妖魔,早就证明了修炼道法是愚蠢的。”

  “明小主不思进取,走上邪道,这件事自然有烈小主来解决。”

  “这也是烈小主当哥哥的该做的,咱们就不必操心了。”

  这个世界文道不兴,儒、释、道等的道统全都没有。

  所以,饶是以杜开静的眼力,也没瞧出殷明的手段,以为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法术。

  殷德眼神一亮,道:“这么说,烈小主会亲自回来?”

  他前次被殷明落了面子,十分不忿。

  他是大帅奴仆,畏惧大帅,不能把殷明怎么样。

  殷烈却是大帅承认的义子,比连大帅面都见不到的殷明尊贵的多。

  若是烈小主到来,殷明必得丢人现眼,被打回原形。

  杜开静道:“烈小主大婚在即,要准备的事很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