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大帅和北冥老祖

  北冥山,就是天司山的七座圣山中的一座。

  而且,即使在七座圣山中,北冥山也是高绝的存在。

  因为天司三祖中的北冥老祖,就是出自北冥山。

  那位北冥老祖,据说已经活了几百年。

  有人说他已有三百余岁,也有人说他寿近五百载。

  这种老前辈,已经不能用年龄来揣测其实力了。

  他的手段、心机、实力,都深不可测。

  有这样一位老祖坐镇,北冥圣山自然超凡。

  那殷烈居然敢强暴北冥圣女,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若是普通弟子,甚至是长老出事,都不会惊动到老祖这种级别的人物。

  但是,圣山的圣子和圣女,都是老祖亲点的少年天才。

  若是顺利,他们十年后,必是圣山的中流砥柱,甚至可能是一代雄主。

  圣女被玷污贞洁,无怪乎北冥老祖暴怒出手,要斩杀殷烈了。

  元九忍不住道:“可是,北冥老祖亲自出手,那殷烈怎么可能活下来呢?”

  殷明摇摇头,他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如元九和柳清多。

  那中年人忽然接口道:“呵呵,这事,我倒是听说过一点蛛丝马迹。”

  殷明心里一动,这位多半是一位先天武圣,知道一些秘闻也不足为奇。

  中年人道:“在三年前,这事闹得还挺大的,很多人都知道了……”

  原来,三年前,殷烈奉大帅令,剿灭某地的匪寇。

  那一支匪寇非常强大,甚至有一位变节的军队统领坐镇。

  那统领是一个武师,武力强悍,四方劫掠,为祸百姓。

  恰好北冥圣山的圣女下山试炼,便欲出手平定匪寇,结果反而失手被擒。

  殷烈便是在这时候,率军杀上匪寇老窝,杀了个寸草不留。

  那圣女十分钦佩他,与他结伴同游。

  然而谁能想到,几日后的一个夜晚,殷烈酒后乱性,居然把圣女给强暴了。

  如此一来,惹得北冥老祖大动光火,甚至要亲自出手,诛杀殷烈。

  这就是广为人知的版本了。

  殷明沉吟道:“这有些说不过去。”

  “那圣女应该是圣山的希望和未来所在,圣山对她的保护也未免太疏忽了。”

  柳清道:“那殷烈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谁又能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下流勾当!”

  殷明又道:“还有,圣女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惊动北冥老祖,也未免有些夸张了。”

  元九道:“或许,那位只是一时气愤,才含怒出手。”

  殷明摇摇头,他深谙人心,并不觉得会这么简单。

  霍姓中年人却道:“哈哈,其实我倒是觉得殷明怀疑的不错。”

  “这件事里面,蹊跷的地方多的很,不过当事双方都三缄其口,谁也不知道其中究竟罢了。”

  殷明道:“却说北冥老祖亲自出手,殷烈是如何活下来的?”

  中年人道:“这就是最蹊跷的地方了。”

  “这一桩小辈的恩怨,不但惊动了北冥老祖,还惊动了当时正在北征的姓殷的。”

  “姓殷的与北冥老祖在北冥山下对了一掌,而后却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

  “最后,殷烈被交给了北冥老祖,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自由。”

  “当时流传的说法是殷烈被带去北冥山赎罪,现在看来,其中却是另有玄机啊!”

  姓殷的自然就是殷大帅。

  殷大帅和北冥老祖都是先天武圣中的强者,是威震千元大陆的大人物。

  这种大人物,多半都爱惜羽毛,很少动手,哪怕是对一掌,也很稀奇。

  况且他们破坏力惊人,真打起来的话,动辄就会让一地生灵涂炭。

  柳清好奇的问道:“殷大帅和北冥老祖对了一掌,结果到底如何?”

  若是殷大帅更高一筹,那殷烈就不该被北冥老祖带走。

  若是北冥老祖掌力更猛,那殷烈就该没命。

  中年人摇摇头,道:“到了他们的境界,不会轻易分胜负。”

  “那一次,两人应该都有所保留,姑且算是不分胜败吧。”

  这结果也足够骇然,因为殷大帅修行不足五十年,居然硬捍修行数百年的北冥老祖。

  无怪乎殷大帅被视为大唐之武神,的确是武力通神。

  元九道:“我听说北冥老祖极为护短。”

  “若是与那人不分胜败,只怕那殷烈落在他手中,就要遭他的毒手。”

  中年人笑道:“哪有那么简单,北冥老祖压不住姓殷的,便已是败了。”

  殷明点点头,道:“殷大帅年富力壮,武道尚未走到尽头。”

  “北冥老祖却垂垂老矣,就算他武道通玄,也寿元有限,更不可能再精进。”

  中年人道:“不错,现在三年过去,只怕两人再对上,就是姓殷的要压北冥老祖一头了。”

  元九更不解,问道:“若是如此,他又怎么会把自己的义子交给北冥老祖呢?”

  中年人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似乎在思索什么。

  半晌,中年人面露古怪的笑容,道:“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

  “我估摸,那姓殷的和北冥老祖都各怀鬼胎。”

  “这次殷烈从北冥山下来,大概是事情有所变化。”

  殷明知道此人话犹未尽,不过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殷明和柳清不是天国人,中年人便是有些确切猜测,自然也会有所保留。

  中年人忽然看向殷明,道:“你倒是要留点心。”

  “那小子被姓殷的看重,还亲自出手救他,必不是寻常人等。”

  “不管你心里作何打算,你始终是他眼中的一块绊脚石。”

  “你今日驳了他的面子,只怕在他看来,已等于与他对立。”

  “我看,若是等他腾出手来,只怕你要有些麻烦。”

  殷明还未说话,元九立刻道:“殷兄不必担心。”

  “若是遇到麻烦,尽管派人去天国送信,我必帮你出气。”

  中年人扯了扯嘴角,道:“我说小九,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姓殷的冷血无情,道德败坏,可莫要跟他扯上关系。”

  他又看向殷明,笑道:“不过,你若真是被逼无奈,便去到天国地界。”

  “就算是姓殷的横行霸道,到了我天国也不能乱来,更何况一个小小殷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