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元九的诺言

  可怜那牵蛇花本是奇花,却滚了一身的尘土。

  殷明拎着花走过去,沿途一股异香弥漫,闻者便沉沉欲睡,仿佛睡着就能成仙一般。

  元九激动的冲过来,手里早已多了一张纸,那是百草堂的白淞给他画的图纸。

  元九激动的道:“是了,是了,就是此花。”

  他忽然一把抱住殷明,激动的大声道:“殷兄,谢谢你,太感谢你了。”

  殷明见过很多不同的风土人情,对拥抱并不陌生。

  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元九的身子太轻薄了,根本不像一个武者。

  这时候,殷明却忽然被元九一把推开。

  元九的小妹正挤在两人中间,左瞧瞧,右瞧瞧,一脸坏笑。

  元九瞪着殷明,大声道:“我,我一时高兴,那个,那个……”

  殷明善解人意的道:“元兄不必如此,各地文化风俗不同,在下都是理解的。”

  元九眼睛瞪得更大,这家伙到底理解个什么鬼东西?

  这时候,那中年人过来道:“别慌,让我来瞧瞧,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他说着,接过那牵蛇花,仔细打量着。

  他的神色渐渐古怪起来,越过殷明瞧了瞧那荒地。

  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看得出,那土坑根本不是栽花的,根本就是随便用脚戳出来的。

  可是,手上这花更加古怪。

  这花十分鲜活,显然刚刚出土不久,而是必得是在精心栽培的宝土中养育的。

  这种荒地,甚至都养不活这种奇花。

  更奇怪的是,这花的根须都十分完整。

  若是拔出来的话,花的根须必会受损,这是难免的。

  中年人看了看殷明,只见这小子一脸坦然。

  显然,这小子知道自己会看破,但是也不担心。

  他这么做,只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自己若是一个劲追问,倒显得不通人情世故。

  有那么一瞬间,中年人甚至都怀疑殷明暗中勾结大荒的魔族。

  不过,中年人自己又觉得好笑。

  这少年的道行太浅了,就算有些神异之处,也不可能勾结上那种层次的大魔头。

  中年人虽然行事轻浮,但是毕竟得了殷明天大的好处,一时间倒也不好意思多嘴了。

  中年人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没忍住,一巴掌拍在殷明肩头。

  这一巴掌他只用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力,但是也把殷明拍的矮了三寸。

  殷明被生生砸进地里一截,亏得他七魄通明,体魄也强壮不少,这才没有出丑。

  中年人一脸痛惜的道:“你这个败家子啊,这是什么宝贝,你居然连根拔出来了。”

  他说着,忽然手上有一股莫名的气机涌动,似乎有什么奇妙的气机,包裹住了那牵蛇花。

  旁人都没看出什么,殷明却是眼神一缩。

  那是武道内息!

  寻常武者接触不到,自然看不出门道。

  殷明修炼的是文气,跟先天内息有相通之处,却一眼就看出来了。

  显然,这轻浮的中年人,赫然是一位先天强者!

  而且,他运用武道内息如此娴熟,显然不是刚刚成就先天。

  似乎注意到殷明的眼神,中年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殷明一眼。

  紧接着,那人又取出一张金灿灿的玉蚕纸,连带那神秘气机,把牵蛇花带着泥土包裹起来。

  这种宝物,离开宝土,就会趋于衰亡,必须立刻保护起来。

  他用的那金玉蚕纸,价值百金,是普通玉蚕纸百倍以上。

  就连小侯爷柳清,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宝物。

  中年人却毫不在意此纸被泥土玷污,显然牵蛇花的价值远在此纸之上。

  就算是牵蛇花上的泥土,也比这宝物珍贵。

  当然,他若是知道,这些泥土全都是殷明刚从地里带出来的,估计会不顾身份的要殷明的命。

  然后,他又让侍女取过一个玉盒,色泽温润不凡,把纸包放进去。

  另一个侍女又送过一个小木箱,木纹奇异,也不是凡品,却又把玉盒装进去。

  仅从这套派头就能看出,这元九的出身真个不凡。

  殷明问道:“元兄莫非真是天国皇子?”

  柳清也好奇的竖起耳朵。

  元九迟疑了一下,道:“殷兄对我有大恩,我本不该隐瞒。”

  “我虽然不是太子,不过的确出身天国皇室,至于具体……”

  殷明道:“元兄弟不必如此,若有不便,不必为难。”

  他也就是随口一问,见对方为难,也就算了。

  元九感激的看了殷明一眼,道:“此番殷兄大恩,小弟谨记在心。”

  “殷兄如有麻烦,让人送信到天国皇城,我必不惜一切帮助殷兄。”

  “若是殷兄在大唐被小人刁难,也不用担心,只要去到天国,我保你富贵无忧。”

  看元九这口气,虽然不是太子,但是地位超然,是实权派的皇族。

  殷明道:“元兄弟不必担心,小人言行而已,成不得气候。”

  元九道:“不管怎么说,殷兄如有需要,只管言语。”

  殷明点点头,知道元九适才听到了高峻威胁自己,所以给自己留下了一条退路。

  柳清忍不住道:“殷兄,那殷烈到底是何许人?”

  “这帅府上下,就你一个少主,哪里又冒出这么个家伙?”

  适才高峻盛气凌人,就连柳清也有些愤懑。

  让柳清无奈的是,那高峻的出身还真是不比他低,这更显得那殷烈十分恐怖。

  说着话,一行人已经回到了屋子里。

  那不靠谱的中年人一到关键处就很可靠,早就吩咐侍女在外面侍候。

  殷明道:“那殷烈,是殷大帅认的义子。”

  “你们也知道,我跟大帅没什么交集,具体也不清楚。”

  元九又是神色一动,想到殷明住的如此凄凉,想必是在帅府上吃尽了苦头。

  大帅明明有他这个亲子,还收义子,一定很不待见他。

  想到这里,元九看殷明的眼神,又“饱含深情”起来。

  殷明一阵发毛,继续道:“我只是听说,殷烈三年前玷污了北冥圣山的圣女,惊动北冥老祖,被一掌打的形神俱灭。”

  “他居然还活着,我也很意外。”

  他也只是从前身的记忆中,知道一点情况,详细并不了解。

  元九和柳清听到“北冥”二字,都吃了一惊。

  有名“天司”者,为远古之大教。

  天司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由七座圣山组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