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国皇室

  畏惧?

  这个词跟杜开静简直没有一点关系。

  洪国虽大,但除了殷大帅,还有谁值得他畏惧?

  但此时,他的确在畏惧那古怪的中年人。

  杜开静抽完高峻,立刻躬身行礼,几乎把头戳到了地上。

  杜开静嘶声道:“杜开静,参见大人。”

  高峻被杜开静抽了一耳光,一时惊怒交加,却不敢发作。

  饶是他出身不凡,但是如果冒犯到杜开静,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自己是少帅之仆,对方是大帅之仆,又是老前辈,武道境界极高。

  可是,当看到杜开静行礼的时候,高峻却吓得汗毛倒立。

  能值得杜开静行礼,这人到底是何身份?

  高峻登时出了一身冷汗,仔细想想,这人面对一群武者还镇定自若,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对方实力深不可测,自己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根本看不懂对方的境界。

  高峻此人能屈能伸,见形势比人强,立时就不吭声了。

  霍姓中年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杜开静,笑着道:“老丈,何须如此拘谨?”

  杜开静道:“大人当面,不敢无礼。”

  中年人眼中有精光一闪而逝,却又笑着道:“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何出此言。”

  他不信这老头能看出自己的境界和身份。

  杜开静老老实实的道:“素闻天国太子,天赋超然,傲视千元。”

  “太子大人的师傅,就是当今的天国大帅,老朽岂敢无礼。”

  太子?

  杜开静一席话把众人都惊到了。

  天国太子是千元大陆年轻一代的第一奇才,无论是实力还是境界,都力压当代。

  虽然有传闻说,大陆上有不出世的天才,不输给太子。

  可是,那终究只是传闻,天国太子毕竟是大陆第一的青年奇才。

  中年人问道:“哦,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杜开静垂着头,道:“大人一行人,除了大人都面带轻纱或者黑巾。”

  “旁人遮面是多为了掩藏身份,但是有大人庇护,显然没这个必要。”

  “那么,大陆上唯一规矩森严,规定族人必须遮面的,就是天国皇室。”

  不少人这才知道,原来天国皇室还有这种规矩。

  因为天国皇室太神秘了,很少出现在世间,也只有杜开静这种老江湖,才知道这种秘闻。

  中年人道:“有理。”

  杜开静继续道:“这位殿下虽然低调,但是却赫然已位列武师境界。”

  “殿下出手如电,显然武道造诣不凡,这也符合太子殿下大陆第一天才的传闻。”

  “况且,这一手八剑,除了天国皇室的杰出传人,还从没有旁人用的了。”

  中年人若有深意的道:“哦,传闻啊……”

  显然,杜开静并不认为天国太子是最强的。

  中年人笑眯眯的继续道:“你这老鬼真是机灵,不过,你却是猜错了。”

  杜开静愕然,显然他对自己的猜测很自信。

  这时候,元九清冷的开口了:“天国太子殿下何其惊艳,我便是连他的一根手指也打不过。”

  杜开静微微皱了皱眉,显然觉得难以置信。

  不过元九神色冷淡,让人不由自主的觉得他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殷明上前两步,淡然道:“元兄是何人并不重要,今日能擒获此獠,却是多亏了元兄。”

  殷明对冯行道示意一下,道:“你还不来把这犯人压下去?”

  冯行道平白捡到功劳,急忙眉开眼笑的跑上来,指挥几个军士把高峻拿住。

  高峻手脚都断掉,救治不及时甚至会废掉,哪里还能反抗,只能束手就擒。

  他的随从见主人被拿下,也没有了反抗的意义,都被一并带走。

  杜开静的神色显然不大好,但是那霍姓中年人一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柳清一脸的风中凌乱,今日发生的事太刺激了。

  他这位小侯爷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但是活了十多年,见过的事加起来都没今天的刺激。

  上单岭的少主,实力恐怖,一招斩杀了金吾卫的军士。

  可这样的人物,居然只是别人的奴仆。

  殷明更是恐怖,居然一言喝止了那少主的攻击。

  而冯大帅的儿子,冯行道也不是看起来那么草包,跟那少主打的不分上下。

  后面来的这个什么元九,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但是出手间自己都根本看不懂。

  居然一剑居然就废掉了高峻!

  这样的人物,却说天国的太子,一根手指就能碾压他。

  那天国的太子,到底该有多么恐怖!

  柳清的世界观都要被刷新了,这个世界,远不是他过去想的那般简单。

  这时候,冯行道已经将高峻拿住。

  冯行道向殷明挤了挤眼,小声道:“这次亏了你了,回头请你喝酒。”

  前次他见到殷明,对殷明的态度有所改变。

  这次,冯行道对殷明的看法却是彻底被推翻了。

  现在在他眼中,殷明就是实力高绝,却低调不言的一个高手。

  在冯行道想来,大家都是勋贵之后,自然想有机会跟殷明改善一下关系。

  高峻却猛地抬起头,恨恨的瞪着殷明。

  虽然殷明从头到尾就只是喝了一字,但是高峻哪里不明白,所有的人都是围绕殷明行动的。

  废了他的元九也好,拿下他的冯行道也罢,都是因为殷明而动手的。

  高峻咬牙切齿的道:“殷明,你信不信,就算今日老子下狱,不出半月,也会出来的。”

  殷明没有吭声。

  跟一只败犬有什么话好说?

  高峻眼中仇恨的光芒闪烁,忽然压低了声音。

  高峻道:“小子,我知道你一直想出仕为官,出人头地,为你娘正名。”

  “但你不奇怪吗,为什么你年年参加科举,却始终不能上榜?”

  殷明终于看向他,这件事他早就有所疑心了。

  前身的殷明虽然是窝囊了点,古板了点,却称得上博学多识。

  就算进不了殿试,也不该连院试都过不了。

  那殷明考了好几年,居然一直是个白丁。

  殷明这才知道,原来真相不是那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