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字止敌

  冯行道有点不爽,因为大家都是世家子,你到我的地盘杀人,就算是坏了规矩。

  何况,若是把这家伙抓起来,这功劳可就大了。

  高峻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怒吼道:“该死,你们这群无知的蠢货!”

  “你们这是在挑战少帅的尊严,也是在冒犯我上单岭!”

  冯行道冷哼一声,忽然抽出刀来,喝道:“束手就擒,否则按律缉凶!”

  高峻神色一冷,忽然手腕一翻,袖子里一条荆棘鞭便刺了出来。

  他居然又是偷袭!

  冯行道大吃一惊,却是根本不曾有防备。

  幸好殷明看到高峻眼神有变,就立刻有所预料了。

  殷明七魄星灯乍亮,立时文气奔涌。

  殷明喝道:“止!”

  一字出口,惊雷炸响。

  文气似乎唤醒了这平凡一字的“神魂”,明明只是一个音节,却仿佛蕴含着最原始的真意。

  那一条荆棘鞭就像是刺入了泥潭,饶是其锋锐无比,却愈行愈难。

  高峻登时面色大变。

  情报有误!

  这古怪的殷明绝不是所谓的废物。

  从自己见到他,他就显得气度若渊,深不可测。

  直到他露出这一手,自己终于确信:这小子不是装模作样,是真有不可思议之处。

  关键是他的手段太诡异。

  两相对敌,即便是实力比他高的人,也有可能会着了他的道。

  不过,高峻已来不及仔细思索了。

  冯行道虽然是个纨绔,但却并不缺乏磨练,临敌的反应也很快。

  殷明一声断喝,已经足够他反应过来。

  刹那间,冯行道抽刀在手,合身扑了上去。

  高峻心中惊怒,却也不慌,反手从身后抽出一柄短小的细剑,架住了冯行道的迎面一刀。

  冯行道冷冷的道:“好小子,原来自诩霸道的丈八岭,也会这般卑鄙苟且的偷袭!”

  高峻冷哼一声,道:“愚蠢,只要能杀人,手段就是手段,何来卑鄙高尚之分。”

  冯行道怒从心头起,这小子越界而来,居然还想下杀手。

  刚才如果不是殷明一声断喝,止住了这小子,自己此时还有没有性命都在两说之间。

  两人各起兵刃,战在一处。

  一旁,柳清面色微变。

  他本已是天才,可跟缠斗中的两人比起来,却都差了不少。

  这两人的境界比他略高一筹,但是手段却远不是他能比的。

  冯行道看起来是个无用的纨绔,但是也曾进入军中历练。

  他发起狠来,颇有喋血沙场,凶猛狠厉的军旅作风。

  高峻则阴毒的多,看起来招式平淡无奇,但是往往藏有杀手。

  而且他的杀手不一定藏在何处,就算他用了一招平凡的招式,对手也不得不多做提防。

  冯行道跟高峻刹那间就过了三十多招,真个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但是殷明知道,这么下去,冯行道非败不可!

  冯行道的招式都是正面对敌,气势慷慨的路数。

  那高峻说好听了是能屈能伸,说难听点就是手段下作,毫无下限。

  他若是抽冷子用什么下流的偷袭手段对付冯行道,那冯行道非死即伤。

  殷明对禁军卫士道:“几位军爷,冯公子在前与敌撕斗,你们不去帮忙么?”

  那几人一愣,显然有点搞不清这算是纨绔相争,还是禁军擒敌。

  冯行道也不是一根筋的死脑筋,大声道:“你们几个,还不赶紧来帮手!”

  那几个禁军卫士精神一震,虎吼一声,加入战团。

  高峻眼神一凛,他身后的几个奴仆也各执兵刃,冲上来保护小主人。

  不过,冯行道带的禁军都是精锐军士,全都是武士。

  高峻带的却只是家仆,有武士,也有武生,甚至还有两个武徒。

  这些人面对凶神恶煞的进军卫士,哪里是对手。

  眼看高峻的几个仆人不是对手,将要落败,高峻急了。

  高峻突然爆喝一声,反手一剑从肋下刺出,似乎要跟冯行道同归于尽一般。

  冯行道知道这人狡诈多变,反而不想与他硬拼,当下后撤一步,让了一招。

  高峻却是陡然加速,舍下冯行道,扑向了一边。

  他一柄细剑,刹那间就插入了一个禁军卫士的后腰。

  他是世家子,无论是天赋,还是家传武学,都不是一个寻常禁军卫士可以比拟的。

  他一手按住剑,一手掐住那禁军卫士的脖子,冷喝道:“都住手!”

  冯行道又惊又怒,这小子果然卑鄙下流,居然舍下对手,去挟持人质。

  那禁军卫士后腰插进细剑,若是剑身一拧,他就有性命之危。

  冯行道停住身形,额头隐隐渗出汗珠,这情形显然出乎他的预料。

  若是今日被这小子逃了,他冯大少可就威名扫地了。

  冯行道站在殷明身边,不知为何,他下意识的问道:“老殷,怎么办?”

  殷明略一沉吟,这事起因算是在他,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殷明道:“莫慌,待我以文气驱动诗赋,猛力一击,或有机会直接击杀此獠。”

  冯行道大吃一惊,看殷明的眼神更加古怪。

  那人跟他战了数十合,他深知对手狡诈难缠,论实力也绝不在自己之下。

  殷明却有把握一招毙敌,那殷明若是要杀自己,显然也能办到。

  眼下的情形,殷明显然也不可能是说谎。

  想到这里,冯行道眼中流露出一丝羞惭之色。

  过去自己还曾欺辱殷明,显然想来,对方或许只是不愿跟自己计较罢了。

  冯行道咬了咬牙,小声道:“拜托了,算老子欠你一条命。”

  忽然有声音从高峻一行人身后传来:“咦,这是怎么了,好多人哦!”

  随着声音,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她面上还带着一方面纱,正是先前殷明在西市,遇到的元九的小妹。

  小女孩瞧了瞧众人,忽然大叫到:“呀,你们快来瞧呀,这边在唱戏,还有个死人哩!”

  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看到死人也不害怕,显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

  只是她漂亮可爱,纵使带着面纱,也遮掩不住其容姿靓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