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还你一场大功

  柳清冷眼旁观,却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少帅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好像施舍有殷明一般。

  但是,这却是不动声色的,夺走了殷明继承爵位的权力。

  虽然柳清知道殷明不在乎,但这事让人不平。

  柳清看向殷明,却发现殷明还是一脸淡然。

  殷明淡淡的道:“少年郎,我得提醒你,这帅府目前只有一个少主,就是我。”

  “而今,殷烈不过在大帅帐下挂个闲职,而且三年不见人影,经不得查。”

  高峻面色大变,想不到殷明敢如此放肆。

  其实看高峻如此实力,甘愿追随殷烈,就知道殷烈是何等奇才,很可能媲美少年殷大帅。

  然而殷明明知如此,还如此放肆,这让高峻又惊又怒。

  高峻道:“你放肆,你难道不知道,少帅是大帅认的义子,是你的哥哥……”

  殷明截口道:“别说那些没跟脚的东西,宗正寺可有记录,族谱可有名号?”

  高峻登时语塞。

  殷大帅日理万机,哪会管这些细节。

  的确,从明面上来看,殷明是帅府唯一的继承人。

  殷明继续道:“还有你,比起关心我,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他神态平和,好像是一番好意。

  高峻冷冷的道:“我有什么事?”

  殷明道:“你当街杀人,杀的还是大帅亲眷,你真不自知么?”

  高峻怒极反笑,道:“哈哈,我便杀了他,又能怎样?”

  “这样的废物,我便杀十个,百个,又能如何?”

  殷明摇摇头,忽然喝道:“冯行道——”

  三条街外,冯行道正在酒楼里喝酒。

  几个禁军卫士守在门外,一脸苦涩。

  这位纨绔公子,在禁军挂职,却每日里都只知道偷闲。

  不过谁让冯公子有个好爹,是禁军大帅,谁也拿他没法子。

  冯行道昨日因为偷懒,被他爹训了一顿。

  他今日心情不好,变本加厉,不去巡视,却偷跑出来喝酒。

  这时候,忽然有人喝喊他的名字,他登时被吓了一跳。

  冯行道抬起头,推开陪酒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冯行道惊疑不定的道:“这,这是哪个家伙,喊本少的名字?”

  那几个禁军卫,士也是一脸茫然。

  冯行道把酒壶塞进怀里,皱着眉道:“走,过去瞧瞧。”

  喊他名字的,若不是亲眷,八成就是他的狐朋狗友。

  今日,他本该巡逻当值,从情理上说,也该过去瞧瞧。

  他虽然平日里懒散,但是武道修为倒是不弱。

  他带着几个禁军卫士,翻过围墙,眨眼间就到了帅府前的大街上。

  冯行道眨了眨眼,看着街上的形势有点茫然。

  帅府管事,帅府公子,青林侯府小侯爷,还有一个不知身份的贵公子,还有已经死透了的张贺。

  好复杂!

  冯行道开始头大,他显然不是个喜欢动脑子的人。

  他大声道:“老殷,你喊老子的名字干球?”

  殷明冲他招招手,这让冯行道有些不满:一点也不像求人办事的态度。

  不过,虽然冯行道过去私下里没少欺负殷明,但是在这种场合,还是给了殷明一个面子。

  冯行道走过去,小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殷明道:“前次你借我银钱,我今日还你一场大功,如何?”

  冯行道皱了皱眉,根据他的纨绔思维,这一般是反话,就是“我要给你添麻烦”的意思。

  冯行道有些奇怪,殷明怎么知道今日他当值的?

  其实,殷明在路上,看到东城无人巡逻,便知道是冯行道当值了。

  否则,禁军卫士没人敢偷懒。

  冯行道看向身躯四裂的张贺,眉头皱的更紧。

  冯行道没好气的道:“妈的,上次我说对你刮目相看,你还真是长本事了。”

  “不过也算杀的好,这个乡巴佬居然敢骑在你这个真公子脖子上,死了干净。”

  他说话还是很不中听。

  冯行道嘴巴很快,自顾自的道:“不过,这事,让老子给你擦屁股,你欠老子一个天大的人情。”

  他倒是很够意思,明明和殷明只有欺负和被欺负的情分,却丝毫没有推拒的意思。

  他说罢,得意洋洋的看着殷明,似乎等殷明称赞他。

  殷明无视了他。

  殷明一指高峻,淡淡的道:“此人因为言语口角,杀死了殷大帅的外甥张贺。”

  “这次,算是还你人情,不用谢我。”

  冯行道登时语塞,原来是他误会了。

  今日本该他当值,如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却不知,那就是罪过。

  而如果擒住此人,就是大功一件,自己那讨厌的老爹也得夸奖自己。

  冯行道闷闷不乐的道:“得吧,算老子倒欠你一个人情。”

  一点银子,跟这事比,显然不算什么。

  高峻怒道:“殷明,你放肆,你敢这么做,你就不怕少帅回来惩治你?”

  冯行道皱了皱眉,嘟囔道:“怪不得这么凶狂,原来是个白痴。”

  若是个白痴,他的功劳就小多了。

  高峻瞪着冯行道,喝道:“你一个小小禁军,胆敢跟我这么说话,你可知我是谁?”

  罗老六想要开口,然而杜开静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边。

  杜开静笑眯眯的看着形势,一伸手拦住了罗老六。

  高峻冷冷的道:“我乃是上单岭的少主,当代山君是我爷爷的亲叔叔!”

  嚯!

  众人无不侧目。

  山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名号,一个家族,是五家名门之一。

  山君统御丈八岭,从上古的古元皇朝就有传承,至今势力庞大的不可想象。

  据说其修炼的武道,有取于强悍的妖魔,因此传承十分强大。

  上单岭,算是其中的一个分支。

  从身份地位上来说,这高峻的身份,不比王侯子嗣低。

  这更显得殷烈无比恐怖,居然能驾驭这种人。

  而且,这高峻仅仅行七,他前面还有六个更恐怖的人物,都是奴仆。

  冯行道迟疑了一下,随即摆摆手,道:“就算是过江猛龙,到了这地界,也得讲规矩。”

  “你连个名帖都不递,出了事就得有觉悟。”

  “你就随我走一趟,事后你是受刑,还是你家来赎你,我就不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