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当街杀人

  杜开静昔年本是大唐北方有名的江洋大盗,却自诩风流倜傥。

  他那时候正值壮年,为了一个女人跟旁人争风吃醋,在城里杀了数十人。

  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当时正在征兵,却使得报给大将军的总人数,少了一十三人。

  那大将军,就是青年殷大帅。

  殷大帅那时候还不是先天武圣,却只用了不到八十招,就制住了当时凶名赫赫的大盗杜开静。

  杜开静由是心服,归入殷大帅帐下。

  别看他年纪大了,十成武功也未必剩的下三四成,但是他的实力依旧深不可测,谁也不敢轻视。

  杜开静笑呵呵的给殷明行了个礼,道:“明小主,久日不见,你气色不错啊。”

  他昔年追随殷大帅,以奴仆自居。

  虽然后来也随军建功,身份地位都不同往日。

  但是,殷大帅天纵奇才,与他的距离却越拉越大。

  因此,杜开静始终尊殷大帅为主,称呼殷明,也是有些别扭的称呼为“小主”。

  他也是帅府上,极少的,能和颜悦色的跟殷明说话的人。

  不过,殷明面对他的时候,却一点都没有放松。

  殷明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淡淡的道:“杜老,你才是老当益壮啊。”

  杜开静笑起来,像是很开心的模样。

  他哑着嗓子,连声道:“小主真会说笑,老仆这半条腿,已经伸进地里去咯。”

  别看他说的和和气气,但是如果殷明跟殷大帅对立,这老头可能当场就使出辣手。

  帅府大多数人,过去对殷明不敬,都是小人心思,欺辱少爷软弱。

  然而,这老头表面和和气气,但是如有必要,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一旁的张贺更是惊惧,因为他甚至感觉不到这老者的强悍之处。

  在他看来,这老头分明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可是,显然那少年公子、罗老六、殷明,都知道这老者不是凡俗。

  张贺这次是真的害怕了,这帅府的水,要比他想象中的深太多了。

  他这个小人物,根本连加入游戏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殷明站在那里镇定自若,而他张贺就像是一只没人在乎,却惹人嫌恶的虫子。

  可笑,他过去还想跟殷明争。

  张贺悄悄挪动脚步。

  在这一刻,什么武士尊严,大帅远亲身份,这些都不能给他勇气。

  尊严,哪里比得上性命?

  然而,那少年公子却显然不想放过他。

  那公子哥冷笑道:“我许你走了么?”

  张贺顿住脚步,瞪着那公子哥。

  少年公子皱了皱眉,道:“你还不动手么?”

  “你若是要我脏手,只怕你的下场要惨得多。”

  罗老六忍不住道:“杜老大,这是帅府门前,这小子如此行事……”

  杜开静嘶声笑道:“无妨,无妨,这位啊……。”

  他说话的时候,那少年公子暴烈出手。

  他看起来有些轻佻,这一出手却是爆如雷霆,狠辣无情。

  毫无预兆的,一条长鞭从他的袖子里激射而出。

  这是偷袭!

  长鞭如毒蛇一般,从一个诡异的角度,缠上了张贺的身子。

  长鞭上遍生倒刺,根根闪烁乌光,显然是一件极毒辣的武器。

  柳清微微变色,这种武器很少有人用。

  其不但过于毒辣,而且争斗起来,情形瞬息万变,一个不好就很可能伤到自己。

  用这种武器的人,多半是轻视人命,也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的亡命之徒。

  杜开静一对不大的老眼眯起来,隐隐有欣赏之色。

  这不要命的小子,颇有他年轻时的风采啊!

  一个瞬间,张贺就被长鞭缠住了身子。

  下一瞬,那少年公子狞笑着一抽鞭子,张贺的身子登时四分五裂!

  这少年公子,赫然也是武士巅峰的一个奇才,而且显然不是打通了一两条经脉的水货。

  他的实力远在张贺之上,但是出手的时机简直卑鄙下流,一点颜面不讲。

  殷明轻轻瞟了杜开静一眼,淡淡的道:“看来,这位跟帅府是有关系的了。”

  杜开静有些惊异,道:“明小主真是目光如炬,明察秋毫啊!”

  “这位的确不是外人,是你哥哥烈小主的奴仆。”

  被称作奴仆,那看起来心高气傲的少年公子,却没有丝毫不悦的样子。

  少年公子笑道:“我便是少帅爷身边的高峻,行七。”

  他的笑容有些古怪,打量着殷明。

  殷明身旁,柳清差点把惊的把舌头咽下去。

  这不可一世的家伙,居然只是什么人的奴仆?

  更让柳清费解的是,大唐只有两个大帅。

  一个是九路兵马大元帅,殷大帅。

  另一位禁军大帅,冯大帅。

  不过,因为殷大帅武功太高,声望太盛,以至于冯大帅常常被人忽视。

  大唐能称一声少帅爷的,就只有殷大帅的亲子,也就是殷明。

  这高峻,说的到底是谁?

  殷明淡淡的道:“这么说,殷烈他没死么?”

  高峻立刻道:“不错,少帅他已打出了北冥谷。”

  “现在少帅已被北冥祖师收为亲传弟子,只等完婚后,就下山。”

  “少帅爷下山后,除了建功立业,自然就是要继承爵位,再续帅府之辉煌。”

  他一边说,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殷明的反应。

  殷明始终一脸淡然,这让高峻很失望。

  这跟少主口中那个穷酸的废物,完全不同。

  高峻微微昂起下巴,道:“殷明,咳咳,明少爷,你也算熬出头来了。”

  “你看,你在帅府上,连一个这样的废物都敢对你不敬。”

  “这次少帅下山,顾念一点兄弟情分,允许你进入军中,追随在他身边,做个长史。”

  他手指着身躯四裂的张贺。

  张贺此时只剩最后一口气,已经是在等死了。

  帅府的下人都惊羡的看着殷明,想不到这个废物少爷也有出头之日。

  殷明现在虽然比过去多了一点威势,但是下人们只是当面对他发怵,并不真的敬畏他。

  但殷明进入军中,就截然不同。

  这等于是那位“少帅爷”,破格提拔,栽培殷明。

  日后,殷明再回到帅府,就是正儿八经的军官了,身份不同往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