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帅府的老管事

  何况,现在殷明对柳清有恩,又是他家里请的教师,更不能坐视。

  柳清道:“殷兄,你府上的下人好生怠慢。”

  “我看,你就是性子太好,才娇惯的他们无法无天。”

  张贺这才注意到柳清的存在,顿时吃了一惊。

  看来殷明两日没回家,是被柳清请过去了。

  这才多长时间,他怎么跟小侯爷这么熟了?

  张贺心里暗恨,他想搭上小侯爷的线,结果反而成就了殷明。

  那两个下人前些日子也见过柳清,认得是小侯爷。

  听到柳清冷冰冰的话,两日心里一惊,这才想到今时不同往日。

  少爷现在强硬的很,若真是铁了心要对对付他们这些下人,谁也承受不起。

  虽然殷明没对下人做过什么,但他们以己度人,却都十分胆战心惊。

  那两个下人立刻围上来,对张贺道:“张爷,少爷的话你也听到了,烦请避一避吧。”

  下人都是普通人,也不愿意得罪张贺这样的强大武者。

  张贺勃然大怒,一手一个,把两个下人摔了出去。

  他还想借机对殷明动手,但是柳清喝道:“张贺,你敢!”

  张贺的手悬在殷明面前三尺处,冷冷的道:“小侯爷,这是帅府的家事,我请你莫管闲事。”

  柳清道:“殷兄是我侯府请的先生,你想当我面动他,就是在落我的颜面!”

  这话出口,就连几个路过的人都惊呆了。

  青林侯是朝中实权王侯,他府上请的先生,岂是凡俗!

  他们不知殷明情况特殊,反而感叹只有少帅爷,才能年纪轻轻就受到侯爷的敬重。

  张贺大吃一惊,这殷明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怎么连侯爷都对他高看一眼。

  张贺沉稳的手微微颤抖,这种情况,根本不该出现在打通了手阳明大肠经的武者身上。

  殷明忽然语气微微重了三分,喝道:“竖子其行矣。”

  说的通俗点,就是“你小子给我滚蛋吧!”

  声音出口,文气涌动。

  一字之威,若春雷炸响,惊得张贺连连倒退。

  如今殷明是文士,他是武士。

  境界虽然相仿,但文士破人心防,防不胜防。

  更何况,殷明七魄通明,文气滚滚,岂是张贺这种寻常武士能比的。

  张贺倒退几步,倚在墙上,险些跌坐下去。

  而殷明已经大步越过他去,显然不把他瞧在眼里。

  张贺大怒,忽然手上乌光一闪。

  他居然想用暗器,暗算殷明。

  然而,一记劈空掌不知从何打出,张贺面前的石板立时碎裂。

  那坚实的青石板寸寸碎裂,让人愕然的是,每一个小碎块都差不多大。

  张贺身后,院墙也被打碎了一段。

  烟尘纷飞中,一个老者浑不在意的走出。

  他冷冷的道:“张贺,你真是好狗胆。”

  “小少爷就算是废物,要怎么处置他,也是大帅的事。”

  “你一个借住在府上的小小武士,安敢对大帅亲子出手?”

  老者一身蓝绸子长衫,虽然有些老态,但是眉目间仍然英气勃勃。

  这是帅府赏九位管事之一,是昔年殷大帅的追随者。

  张贺悚然一惊,万万想不到,这平日里不起眼的老仆人,居然实力如此恐怖。

  这一掌若是偏上三分,落在他身上,那简直不可想象。

  张贺这才知道,自己过去是多么坐井观天。

  他一直以为大帅不在,这帅府上他就是第一强者。

  现在他才晓得,原来这不起眼的老仆人,都恐怖如斯。

  张贺站起身,勉强道:“你,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大帅的外甥……”

  那老者断然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武士,别跟大帅攀亲戚。”

  张贺道:“可是,是大帅允许我住进来的!”

  老者道:“哼,大帅只是懒得搭理你而已。”

  “你想想,你可曾见过大帅一面?”

  “你住在这帅府上,就跟小少爷一样,都是大帅懒得管你们,你们才能在这里混日子。

  张贺面色登时灰白,这才知道自己筹谋了这么久,原来在旁人眼中,只是跳梁小丑。

  他想起那几个不敢跟自己说话的老管事。

  人家哪是不敢跟他说话,分明是不屑!

  张贺失魂落魄的道:“好,好,既然这样,那我走,我走!”

  说到最后,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今天的事,对他的刺激太大了。

  正在这时,一声嗤笑响起。

  “呵呵,少主不在,这帅府上,还真是乌烟瘴气,一团乱糟糟啊!”

  一个少年公子,正从街头慢慢走来,身后跟着六七个仆人。

  那些仆人身体强健,竟然都是武徒武生,甚至还有武士。

  他小小年纪,却有武士做仆人,显然来头很大。

  他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张贺,道:“真是令人作呕的虫子,竟然敢招惹大帅的小少爷。”

  他的言辞很轻佻,充满了愚弄。

  张贺眼中冒火,一字一顿的道:“你是不是找死?”

  那老管事实力恐怖,他招惹不起。

  这小公子仗着家族势力,居然也敢在他面前逞威风,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公子哥一下就冷了脸,道:“本来你只需要打断手脚,就可以赔罪了。”

  “现在,我劝你最好自己砍下四肢,来平息我的怒火。”

  打断手脚,是废人。

  砍下手脚,那简直就是死人。

  这少年公子,好大的脾气。

  那管事也不能坐视了,冷冷的道:“小东西,这小子好歹也是大帅的外甥。”

  “你确定,要这么咄咄逼人吗?”

  那公子哥却冲他一拱手,笑容可掬的道:“哈哈,你就是罗老六前辈吧,久仰久仰。”

  罗老六冷冷的道:“你不用跟我攀交情……”

  帅府门口,却响起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呵呵,老六啊,你的脾气还是这么硬啊!”

  他声音苍老沙哑,说不出的难听,让人听了就像心里被毛刷刷过一般。

  罗老六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慌忙行礼道:“杜老大,你老怎么来了。”

  这次,那少年公子也不敢无礼,行礼道:“杜前辈,晚辈有礼了。”

  这就是帅府上,几位老管事之首——杜开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