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张贺起歹心

  青林侯的武道境界果然不凡,已经看出了很多关键之处。

  他欲请殷明为师,绝对是深思熟虑的。

  殷明点点头,道:“侯爷这么说,我倒也不该拒绝。”

  “只是我还要准备科举,所以,只能偶尔抽时间教导三公子几句。”

  青林侯忙道:“先生如是,已足够了。”

  他又问道:“先生是要参加科举,准备入朝为官吗?”

  殷明点点头。

  青林侯迟疑了一下,道:“以先生的身份,只要亮明殷大帅的名头,自能封官进爵。”

  青林侯说的不错,只要殷明表露身份,都不需要殷大帅出声,自然有人来拍他马屁。

  甚至皇上都会对他另眼相看。

  柳清不解的道:“爹,按律制,不为武士,不能封爵;身无功名,不能任文职。”

  “殷兄虽然是大帅之子,只怕也没法直接出仕吧?”

  青林侯摇摇头,道:“清儿,你还是年轻。”

  “殷大帅南征北战,开疆拓土自不用说,他剿灭妖魔,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若没有他,每年死于妖魔之口的百姓数量,只怕要翻上一翻。”

  “他在大唐是武神一般的人物,皇上也对他敬重有加。”

  “为大帅的亲子破例,就算皇上知道了,也绝对不会见责的。”

  殷明却摇了摇头,道:“我与大帅不是一路,这一节就不需提了。”

  殷明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看出青林侯不是殷大帅一派。

  殷大帅行事刚烈霸道,而青林侯则是朝中的温和派。

  青林侯只是忌惮殷大帅,有畏而无敬。

  果然,听殷明这么说,青林侯不但没有不悦,反而暗地里松了口气。

  青林侯道:“先生若是这么说,那本侯愿意为先生在皇上面前力保。”

  “以先生的本领才学,足以出仕,而不需受科举的限制。”

  “这也算略微报答先生的恩情,还请切勿推拒。”

  殷明略一沉吟,点点头,道:“既然如此,这也算是一桩意外之喜。”

  “这省去我三年工夫,还得谢谢侯爷了。”

  “三年?”青林侯有些意外。

  他旋即恍然,问道:“这么说,先生现在没有功名在身?”

  殷明点点头。

  之所以说要连考三年,是因为科举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分为四级。

  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必须一级一级的考过。

  不过,只要过了乡试,也就是各行省的考试,就是举人老爷,有功名在身。

  每年的正月和二月,会依次进行院试、乡试、会试。

  而殿试的具体时间,则根据皇上的意思来定。

  在大唐,科举制度其实很敷衍了事。

  大唐朝堂的重心,都放在发展武道上,没人关心科举。

  甚至有一年,考完了当年的会试,而有些地方院试的结果还没公布。

  所以,在大唐,理论上要花上三年,分别通过院试、乡试、会试。

  不过通过会试之后,同年就会收到皇帝召见,参加殿试。

  青林侯道:“那也不打紧,以先生的才干,我必在皇上面前为你说动情面。”

  殷明不是死板的人,见青林侯如此说,便谢过了。

  三人又聊了几句,具体谈了谈拜师和举荐的事情。

  此时,天边已经升起了朝霞。

  青林侯便留殷明在府上休息。

  殷明回去帅府,也是举目无亲,一人住破破烂烂的小屋子,便随口答应下来。

  他却是不知道,他这一答应,却害苦了他的表兄张贺。

  张贺冒险带着洪京大都督的手下,在殷明的房里守株待兔。

  结果株是守住了,兔却没有来。

  看天色蒙蒙亮,那武师带着两个武士,趁着夜色还没消退,匆匆离开了。

  看三人冰冷的脸色,张贺就知道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一下,自己怕是在洪京城,都要臭了招牌。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殷明怎么就忽然夜不归宿了?

  带着这个疑问,张贺在帅府门口晃荡了两天,就是想等到殷明,好好逼问他一番。

  张贺也是武士,实力强悍。

  当日殷明不过是文生,能杀伤张贺,完全是因为出其不意。

  张贺仔细回忆当日情形,只要自己凝神守备,那小子根本连碰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张贺也根本不怕殷明。

  两日后,帅府门口,张贺等得心神焦躁。

  他伤病请假,今日已是最后一日了。

  若是今日再等不到殷明,那他也只能回金吾卫营中报道了。

  就在他焦急的时候,那熟悉的身影终于映入眼帘。

  张贺忍不住揉了揉眼,觉得眼前的殷明很陌生。

  那个窝囊、软弱的表弟,怎么就不见了呢?

  现在的殷明,跟身边的人谈笑风生,一幅居于中心的样子,哪里有半分以前的影子。

  虽然张贺总是嫌弃殷明,但他一点不希望殷明变成现在的样子。

  张贺一阵没来由的心慌。

  若是这小子崛起,那他张贺岂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张贺大步走上前去。

  张贺侧着身子,斜睨殷明,用教训的口气道:“殷明,你还知道回来!”

  “你连日夜不归宿,是忘了府上的规矩么?”

  他今日就是要找茬,逼殷明动手,然后找机会废了殷明。

  只有殷明继续软弱无力,他才有上位的机会。

  殷明却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从他身边经过,脚步不停。

  这在某种程度上,比一巴掌打在脸上还难堪,是彻头彻尾的无视。

  张贺急忙绕过来,又拦在殷明前面。

  这次他学乖了,拦在了殷明的正前方。

  只不过,这番他显得有些狼狈,哪里还能摆出趾高气昂的样子。

  殷明淡淡的道:“退下。”

  殷明没有骂人,也没有呵斥,但是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却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张贺怒道:“你凭什么叫我退下?”

  殷明看向帅府门口,那里有两个下人正在看热闹。

  废物大少爷,他们是自来看不起的。

  不过,这个平日里自以为了不起的张贺,却也很惹人讨厌。

  殷明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还不来把这无礼之徒带下去?”

  那两人一愣。

  他们多年来都瞧不起殷明,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柳清皱了皱眉。

  他已把殷明当做朋友,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