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以命抵命

  白彦眼中露出一丝杀机,喝问道:“你成就文道,却也想逼我从武?”

  殷明不慌不忙,一字落下。

  殷明淡淡的道:“白兄,你看,你的心乱了。”

  白彦冷笑道:“我的心乱了?”

  “我现在杀机锁定你身上,瞬息之间,就能要你的命!”

  殷明仍旧不慌不忙的道:“你固然可要我的命,但这棋盘上,我却打算要你的命了。”

  白彦大吃一惊,急忙低头看去。

  果然,他适才升起杀心,下了两步臭棋,自绝了一条大龙。

  白彦杀气腾腾的神情,忽然就萎靡了。

  白彦抬头看着天空,没头没尾的道:“哎呀,月亮好圆啊!”

  殷明跟着白彦看过去,自然瞧不出什么。

  等他回过头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

  殷明难以置信的道:“白兄,你偷了两枚棋子?”

  白彦怒道:“你莫胡说……你……你……”

  在殷明淡定的注视下,白彦越说声音越低,最后终于恨恨的丢出两枚棋子。

  殷明摆好棋子,心中却不禁好笑。

  他刚才的本意是借下棋,来开导白彦。

  哪想到,白彦这位先天武圣,下起棋来居然还会耍赖。

  这一下,白彦固然没了杀机,但殷明也说不下去了。

  白彦嘟囔道:“这不能怪我,你刚才是故意跟我说话,分我心神,我才走错了棋。”

  其实,他这是自吹自擂。

  他的棋艺非但说不上好,简直就是个臭棋篓子。

  想想也是,他如此孤僻,又没人跟他对弈,怎么会有好的棋艺。

  殷明闭着眼都能胜他!

  殷明一阵好笑,看着白彦眼巴巴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

  殷明道:“白兄如此说,那最多许你悔棋三步。”

  白彦立刻神色缓和,忍着笑,立刻悔了三步棋。

  白彦心满意足的落子,道:“请吧。”

  ……

  一刻钟后。

  白彦皱着眉道:“刚才夜风太凉,我手一抖,放错棋了。”

  他这借口简直蹩脚。

  武士就已寒暑不侵。

  他堂堂先天武圣,居然说冷!

  殷明伸出三根手指,淡淡的道:“还是三步”

  ……

  两刻钟后,白彦落子越来越慢,额头甚至渗出了汗珠。

  先天武圣居然会出汗!

  这简直是千古奇谈。

  白彦谨慎的道:“兄弟,你有没有觉得,刚才月光太亮,有点晃眼?”

  殷明娴熟的伸出三根手指,道:“三步”

  ……

  一个时辰后,白彦丢下了手中的棋子。

  虽然棋盘还没下满,但是他败局已定。

  殷明看他垂头丧气的模样,倒是也不好意思收官了。

  殷明道:“时辰不早了,我看这一局就留待改日再下吧。”

  其实哪是时候不早了,这都第二天了。

  白彦大喜,知道殷明是让他,不再分输赢。

  白彦赞许的拍了拍殷明的肩头,笑道:“好兄弟,我欠你三条命。”

  他先天武圣之尊,却随口就许下这么重的诺言。

  殷明倒也不以为意,毕竟他暂时也没有用得到的地方。

  他又不去与人打打杀杀,而是准备要科举出仕。

  仅仅是考试,他就要考三年,哪里有时间去掺和外面的恩怨。

  当下,殷明和白彦一同往院门走去。

  白彦刚承了殷明一个人情,心情大好,主动用内息托起了柳腾,带着一同往外走去。

  院门处,外面上着一把八十斤的大锁。

  不过白彦心念一动,一道剑光就无声无息的劈开大锁。

  大锁砸落,声音立刻惊动了侯府。

  几乎是一瞬间,青林侯就带着柳清赶来了。

  青林侯行礼道:“小侯有礼了,武圣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

  白彦冷哼一声,根本懒得搭理青林侯。

  青林侯虽然不是先天,但是武道修为也很高。

  而且他地位尊崇,就算是先天的大人,也少有这么不给他面子的。

  青林侯虽然不悦,但是也只得忍了。

  白彦对殷明道:“兄弟,这里苍蝇太多,我是受不了的,我就先走一步了。”

  殷明点点头,接过柳腾,道:“白兄慢走,有缘再会。”

  白彦刚转了个面,忽然身子停住。

  他轻轻皱了皱眉。

  刹那间,殷明心神一寒,有所明悟。

  白彦动了杀心!

  殷明一闪身,挡在白彦面前。

  殷明道:“白兄,这是什么意思?”

  白彦道:“你修文道,真是好感知,这都被你察觉了。”

  到了白彦的境界,杀机内敛。

  虽然没有刻意收敛,但只要不是先天武者,根本感受不到。

  殷明修炼的就是内神,却立刻察觉了。

  白彦用下巴点了点殷明身后,一个侯府的仆人。

  白彦道:“这狗才挡了我的路,我自然要让他滚开。”

  他所谓的“让他滚开”,自然是把对方一劈两半。

  殷明轻叹一声,道:“白兄,请勿如此。”

  白彦皱起眉,道:“你要阻我杀人?”

  一股凌冽的杀意,放肆的笼罩了殷明。

  这一刻,青林侯和柳清才如梦初醒,知道了这人的意思。

  原本柳清还想说什么,但稍带着也被先天强者的杀意镇压住了。

  面对这种杀意,他只能瑟瑟缩身,哪里还能说得出话。

  青林侯一咬牙,殷明说到底是客人,而且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来。

  他无法坐视殷明为救自己家的仆人而死。

  青林侯勉强道:“大人,您若有不满,小侯这边,愿意倾家荡产以为赔偿。”

  “这位公子是殷大帅的亲子,请您息怒。”

  白彦勃然大怒,冷哼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说话。”

  他正要出剑,却发现殷明又拦在了自己和青林侯中间。

  白彦点点头,道:“好,好,好。”

  他冷冷的道:“殷明,你阻我杀人,我本该杀你。”

  “不过我欠你三条命,这次,你一条、青林侯一条,就抵了两条。”

  在他眼中,那低贱的仆人显然算不得一条人命。

  他说着,一拉大氅,整个人倏忽间失去了踪影。

  原地,只留下他的声音:

  “还有,这件事不算完,等你修行有成,必得为今日的事给我个交代。”

  他走后,过了好大一会,青林侯和柳清才恢复正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