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再塑天才

  柳腾承受了殷明注输的天地和气,体内重开一番乾坤。

  如此一来,他的体质当世难寻相仿者,起点高出所有人。

  这绝对值得花费海量的天材地宝,为他重开经脉,再塑修为。

  只要资源砸的足够多,让他重头修行,理论上是可以开辟十二条正脉的。

  当然,一般人自然支撑不起。

  就算青林侯,能支持柳腾重开六条经脉就不错了,因为每一条所需的天材地宝都是成倍增长。

  十二条所需要的资源,就是十个、百个青林侯,也支撑不起。

  但是白彦不怕。

  他白彦虽然是个穷鬼,却不是正人君子。

  这千元大陆所有的钱财、资源,只要他需要,那在他看来就都是他的。

  白彦再次生出爱才之心,这等好苗子,千载难寻。

  这时候,殷明却没有停止。

  殷明自己,开的是内七星,以七星为引,滋养神魂,孕养文气。

  柳腾则可以七穴为引,打通经脉,走一条不同寻常的练武道路。

  柳腾从身前到身后,膻中、天目、泥丸、夹脊、命门、丹田、海底一一亮起。

  殷明忽然看向白彦,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他口中诵咏经文,却片刻也停不得。

  白彦却会意了,一道武道内息打出,注入柳腾的身体。

  先天武圣的内息何其强大,化解为内力,无比精纯,立时充沛柳腾体内。

  内力先盘行膻中,而后分出一股,意守天目前虚悬之一,接着中行泥丸,以至于夹疹、命门、炁、阴跷诸穴。

  ……

  白彦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这种经脉运行方式闻所未闻,但是威力却绝不逊色正统的法门。

  这七处大穴,上通天谷,下达尾闾,中通心肾,召摄灵阳,沟通人身百脉。

  七穴贯通,则不逊色于打通了十二正脉!。

  殷明忽然喝道:“胸中达和,腹饱虚实,神明立也!”

  柳腾忽然惨叫一声,适才还红润的面孔,登时苍白起来,直接昏迷过去。

  但是白彦和殷明却都是神色一松,这说明柳腾已经救过来了。

  接下来,就是等柳腾慢慢将养了。

  不过,白彦十分遗憾,这孩子已被殷明点化,未来只能跟着殷明修行了。

  这孩子的天赋真的让他也很心动,可惜跟他无缘。

  殷明道:“此番功成,真是天幸。”

  “该去知会青林侯和柳清,让他们也放心。”

  殷明话未说完,却发现自己面前已多了一壶酒。

  虽然不如白彦手中那玉骨壶精致珍贵,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白彦道:“两个俗人,管他们作甚,来喝酒。”

  院外,青林侯早就带着柳清识趣的离开,因为不敢招惹那神秘强者。

  两人坐在书房里,却是坐卧不宁,总担心柳腾和殷明的安危。

  洪京城另一边,秦国公府,也就是殷大帅府上。

  殷明那小破屋里,今日却是有几位不速之客。

  他表兄张贺,带着几人,就守在殷明的小屋里。

  那三人,有两位武士,还有一位武师。

  那武师一直闭目养神,气度深沉,不怒自威。

  一个武士却坐不住了,忍不住道:“张兄,你敢是诓骗我们么?”

  “这小破屋子,真个是大帅亲子住的?”

  不怪他们怀疑,就连帅府的下人都住的干干净净,桌椅整洁。

  这口小破屋子,却连装炭的盆子都坑坑洼洼,几乎快要烂掉了。

  他们若是早几日来,就会更震惊,因为那时候炭盆里还是空的。

  张贺道:“我说了,那小子是个废物,在这帅府上,他连下人都不如。”

  那人还是将信将疑,因为太不可思议。

  那小子要窝囊到什么程度,才会这样的惨?

  那武师忽然睁开眼,喝问道:“张贺,你说那小子如此窝囊,怎么会引动那等天地异象?”

  张贺迟疑了一下,道:“那小子有些古怪,我觉得定是他搞的鬼。”

  武师冷冷的道:“张贺,我看你怕是别有用心。”

  “你帮我们是假,想借大都督的手,除掉殷明,方便你自己巴结大帅才是真吧?”

  张贺被他说中心思,登时慌了。

  张贺忙道:“大人说哪里话,我真个不是撒谎。”

  他犹豫了一下,道:“你们还记得我前几日受伤吧,就是那小子弄的。”

  “他虽然平日里窝囊,但有些奇怪的地方。”

  那武师看张贺神色不似作伪,不禁沉吟起来。

  他点点头,道:“这么说,那殷明或许是在藏拙。”

  武师看了一眼张贺,道:“张贺,我实给你说,若那小子不会武艺,我帮你出口气是不打紧的。”

  “但你想拖大都督下水,牵扯进国公之位的争夺,我劝你莫打这歪心思。”

  张贺心里暗骂,却连忙道:“大人这么说,我就心满意足了,岂敢做非分之想?”

  那武师冷哼一声,道:“你想不想,你自己清楚。”

  “我看在老赵的面子上,额外提点你一句。”

  老赵,就是金吾卫的将军,张贺的长官。

  武师道:“殷大帅是我大唐的武道神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你在金吾卫,向寻常人作威作福,怎么样都可以。”

  “但你记住,你这点微末武艺,放在大帅面前,却连个屁都不是。”

  他话说的虽然难听,但是道理却是真的。

  只不过,张贺哪里听得进去。

  武师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已经利令智昏。

  他闭上眼,良言不说给蠢货。

  不过,半晌,他幽幽的道:“我最后提醒你一句。”

  “也不消说殷大帅,帅府那几位老管事,也不是好相与的。”

  “你今日私自让我们进来,还是想想怎么跟他们解释吧。”

  武师说这话,倒不是为了张贺。

  如果张贺能找到一个好理由,那么他们也能省不少麻烦。

  他们今日来,主要是担心殷大帅武道更进一步,或者帅府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天才。

  这有可能进一步影响到大都督的利益。

  三人现在还留在这里,只是要确认一下那殷明的跟脚。

  如果这事被帅府的几位老管事知道,有可能还需要解释一番,付出一点代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