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人副天数

  白彦显然对旁人的生死浑不在意,否则他也不会名列十大恶人了。

  甚至,他对自己的生死,也从没放在心上。

  殷明却没有听白彦的话,反而上前查看起柳腾来。

  柳腾的情况很是不容乐观。

  魂魄和身体都受了很严重的损坏。

  白彦也上前仔细瞧了两眼,然后:“嚯,不愧是让我都动了一丝惜才之心的人。”

  “这小子竟然打通了九条正脉,如果不是被这邪鬼盯上,甚至有一丝可能打通第十条正脉。”

  白彦啧啧称奇,因为正脉打通六条,就是天才,内力循环周身,未来潜力不可限量。

  能打通七条,那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小侯爷柳腾就是这种奇才。

  打通八条的更不用说,强悍如白彦,让大陆都为之惊颤的大人物,昔年在武士境界,就是打通了八条正脉。

  而打通九条正脉,乃至十条,未来的潜力,简直不可揣度!

  这是注定要踏足先天,而且能更上层楼的奇才。

  白彦摸着下巴,道:“这青林侯可真是能忍耐,居然藏了这么一个少年奇才。”

  殷明也有些惊异,忍不住道:“九条正脉?”

  “我听说当今千元大陆上,排名第一的奇才,天国的大太子,也不过是打通了九条正脉啊!”

  虽然潜力和天赋不能代表最终成就,但这么恐怖的天赋,的确是一种恐怖的资本。

  白彦冷哼一声,道:“哼哼,天国那贼小子,自恃天资非凡。”

  “虽然他也确有几分本事,不过千元大陆可太大了,谁知道有没有藏着什么少年怪胎。”

  “你看这小子,年纪比那太子还小,天赋却不在他之下。”

  白彦嘟囔道:“也不用说旁的,我就知道那太子身边,就有更超过他的天才……”

  白彦说着说着,手不知不觉就摸到了剑上。

  白彦不悦的道:“该死,说的老子想杀人……”

  他显然想到了什么让他不愉快的人或事。

  殷明摇摇头,没有再问,因为白彦周身杀意腾起,是真的要杀人。

  殷明仔细探查了柳腾的躯体,对情况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经脉被废,精魄残缺。

  柳腾体内的经脉,已经变成了一团乱麻一般。

  亏白彦一眼就能瞧出柳腾打通了几条正脉。

  殷明略一沉吟,忽而直接坐了下去。

  他盘膝坐地,神色肃穆,就像是大德高僧一般。

  白彦神色间有些好奇,打量着殷明,没有出声。

  殷明庄严开口。

  诵曰:“气之清者为精,人之清者为贤,治身者以积精为宝……”

  “身以心为本,精积于其本,则血气相承受……”

  “则形体无所苦,然后身可得而安也……”

  这是殷明所修的《春秋繁露》所云,走的天人相与的路子。

  而且,殷明诵咏经文,系统自动以文气催动,显示出不可思议之秘力。

  随着殷明诵咏,只见星月辉映,暗夜流光,引动了某种神秘气息,灌引而下。

  在殷明看来,引动的是精纯文气。

  在白彦看来,引动的则是先天内息。

  两人的看法都不能算错,只是所修道不同,见解自然有别。

  柳腾的身体发出轻微的光芒,这是在殷明的指引下,在进行天人感应。

  天注其精,地引其魄。

  人之始发,起于天志。

  魄之所归,终于地脉。

  在白彦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柳腾残破的身体,居然渐渐有了好转。

  精魄受到滋养,神魂渐渐有苏醒的趋势。

  内里魂魄的复苏,也让体魄产生了好转。

  诵曰:“……夫欲致精者,必虚静其形,形静志虚者,精气之所趣也……”

  “故治身者,务执虚静以致精……能致精,则合明而寿……”

  柳腾躯体上荧光流转,虽然内里还是一团糟,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什么伤势了。

  白彦神色惊异,一会点头,一会摇头。

  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个神魂残破的人,竟然被救了回来。

  由此也可见,这殷明修炼的法门,真的是对神魂方面有特殊专长。

  这是武道,所无法比拟的。

  白彦却又兴致缺缺的摇摇头,因为这只不过是保住了柳腾的性命而已。

  这小子一身修为尽废,而且神智不清。

  换句话说,殷明不过是救活了一个废物、一个傻子。

  就在白彦这么认定的时候,殷明却忽然神色一变。

  殷明庄重的神色,忽然变得空洞。

  他面无表情,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空洞而高高在上的气息。

  他念诵经文,忽而心有所感,一瞬间达到了以身合道的奇妙境界。

  当然,这不过只有一瞬。

  凡人若是以身合道,那不异于死亡。

  殷明喝道:“以元之深,正天之端。”

  “以天之端,正人之神。”

  “以人之神,正百脉、千穴之位。”

  “以百脉、千穴之位,正身内之治。”

  “五者俱正,而化大行!”

  殷明口中经文一改,继续念诵。

  诵曰:

  “人之形体,化天数而成;”

  “人之血气,化天志而仁;”

  “人之德行,化天理而义;”

  “人之好恶,化天之暖清;”

  “人之喜怒,化天之寒暑……”

  殷明适才灵光一闪。

  他走的是修神的路子,以天理,正人神,行天人之感应,感天而修行。

  柳腾则是个武者,他是外修躯体,完全可以按照《春秋繁露》的人副天数理论来修行。

  所谓:天以终岁之数成人之身。

  故,天地之精所以生物者,莫贵于人。

  人者,受命于天,有三百六十节,是为偶天之数;形体骨肉,是为偶地之厚;

  上有耳目聪明,乃日月之象;

  体有空窍理脉,乃川谷之象;

  心有哀乐喜怒,乃神气之类也

  为人者,面如天容,发若星辰,耳目戾戾仿日月也。

  殷明体内神光氤氲,显然不是先前之糟糕模样。

  一旁,白彦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围着殷明和柳腾转了两圈,忍不住喃喃道:“好造化,好造化,这小子这番却是因祸得福。”

  他可是一代先天强者,眼中居然流露出一丝羡慕。

  他看得明白,柳腾这番经脉尽废,反而使得身体空空如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