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七魄通明,白鬼荣华

  邪鬼从柳腾体内浮现出来,露出人性化的痛苦之色。

  白彦面露奇色,盯着殷明。

  这时候,殷明头顶的七团白烟,居然渐渐生出了面容。

  有头无体,形似鬼魅。

  是谓:精魄荣华,白鬼有七!

  夫形体者,人之精魄也;德义令闻者,精魄之荣华也。

  君子正其形体,故以成其德义也。

  殷明成为文士,可说在修行一道上真正登堂入室,文气浩然慷慨。

  七魄通明,孕养荣华,是为化生七只白鬼。

  此荣华者,虽然是阴魂,却受殷明文气滋养,乃是一腔正气组成,是邪魅之克星。

  未来,殷明修炼有成,阴极阳生,而后阴阳交泰,便能如真人一般,而且万载不朽。

  七只白鬼面容庄重,一起诵道:“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叮,系统提示,宿主吟诵诗文。”

  “经评定,系统收录,奖励一万文道值。”

  轰的一下,一股遥远而慷慨的意念,仿佛从遥远的天穹深处,跨越无数世界而来。

  七只白鬼每一只都吐出了一道白烟,与那意念结合,化生出了一个神异的存在。

  一个白云金甲巨人,凭空出现在殷明身前。

  只见他一手握一杆楚戟,一手提一颗人头,而他的项上,赫然空空如也。

  他左手拎起人头,两颗铜铃似的豹眼,瞪着柳腾头顶的邪鬼。

  这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西楚霸王,神勇披靡,千古无二!

  他生前横扫天下,死后则受人供奉,在南方很多地界,民间自发为他立祠。

  因为殷明一篇诗文,一股意念穿越而来,以殷明之精魄为形体,等于是一个鬼神。

  只不过,受到殷明境界的限制,这显化出的存在,还称不上神,只能说是准鬼神。

  只不过,鬼神就是鬼神,沾半个“神”字,对邪鬼就有着不可思议的克制作用。

  纵使那邪鬼残魂,生前是一代先天武圣,也不能对抗。

  提头项羽目射金光,面色狰狞,血盆大口大张,宛若在咆哮一般。

  大手一挥,手起戟落,劈向邪鬼。

  那邪鬼慌忙闪避,亏得他是阴魂没有形体,行动便捷,才险之又险的避过。

  然而,他这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不过几个呼吸间,邪鬼被提头项羽一戟钉在地上。

  提头项羽倒拖楚戟,把那邪鬼立劈两半。

  那邪鬼本就是残魂,被这一戟劈下,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登时魂飞魄散。

  提头项羽却未消散,手上的头扭转过来,瞪着殷明,目露凶光。

  殷明面色白了一白,那是提头项羽产生了反噬,使得他受了伤。

  殷明心中凛然,知道这位西楚霸王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他沉声喝道:“赋其诗,诵汝名,今宵小伏诛,请归霸王!”

  这提头项羽,说到底是殷明的文气和精魄化生,没有了殷明的支持,身躯立刻呈现溃散之状。

  他手中楚戟重重的往地上一顿,而后身体如云烟消散。

  殷明头顶的白鬼各自深吸一口气,那溃散的白烟回到他们体内。

  这本就是源自于精魄,现在也不过是回归母体。

  而后,七只白鬼都露出疲惫之色,纷纷化作一股清气,从殷明顶门没入他的身体,各自回归七处大穴。

  殷明身躯一颤,只觉得周身肌肉酸疼,几乎站立不稳。

  怪不得古人说要性命双修。

  就算修炼文道,体魄不强,也很难支撑起文气的消耗。

  当然,若是修为大成,自然没有这种忧患,甚至身体都可以随意舍弃。

  不过在修行初期,还是要强壮体魄。

  强壮体魄,不等于武者炼体,其根本目的还是内壮神魂。

  殷明正在思索,忽然觉得身体一暖,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乏力的身体中生出。

  殷明已经很熟悉这感觉,是先天武道内息。

  殷明回过头,道:“多谢尊驾几番出手相助,此番恩情,终有回报之日。”

  白彦随意的摆摆手,道:“我行事,随心所欲,若是你要报答我,我还不如一剑杀了你。”

  殷明洒然一笑,道:“尊驾如此说,那也罢了,不过我心承了。”

  白彦道:“你也不必一口一个尊驾。”

  “我倒是未曾想到,你居然真是个文人。”

  “你若不怕我的恶名,便称呼我一声白兄就是了。”

  白彦说罢,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殷明,看他有没有胆量。

  若是常人,断然不敢逾越境界,跟先天武圣称兄道弟。

  更何况,这白彦可是恶名昭彰!

  此人是千元大陆恶名流传深远的十凶之一,人称剑煞。

  那十凶之辈,个个凶恶,都是杀人如麻,为非作歹的恶人。

  若是殷明称他一声白兄,传出去的话,恐怕殷大帅会从前线赶回,亲手毙了殷明。

  殷明明白这些,但是他拱拱手,道:“白兄如此说,亦是在下之幸。”

  今日白彦于他有恩,而且殷明观此人,性格虽然乖戾,却不是那种以杀人犯法为乐的不可理喻之辈。

  况且,殷明从来不认为,世上有不可教化之人。

  谁都不知道,在这一刻,殷明暗自决定,日后要教化这位乖戾的先天强者。

  这简直是,燕雀立下了九天之志!

  白彦却是心情大为舒畅,寻常人便是跟他说一句话,都要吓的尿裤子。

  这小子既是个对他胃口的文人,又胆量非凡,很让素来孤身一人的白彦欢喜。

  白彦笑道:“你今日的经历匪夷所思,竟然诛灭了一位先天武圣的残魂。”

  “若是传出去,必得天下震动。”

  “坐吧,今夜我请你喝酒。”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先天武圣高贵不可触及。

  哪怕是残魂,也不该是凡人可以对付的。

  殷明道:“喝酒且不急,这位小公子,得赶紧施救。”

  白彦看了一眼气息奄奄的柳腾,道:“这小子虽然是个武道奇才,却已废了。”

  “那邪鬼耗尽了他的本源,尤其的在争夺身体时,重创了他的魂魄。”

  “除非武祖再世,神仙下凡,否则是没救的。”

  白彦漫不经心的道:“不必管他,只是个死人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