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不惧阳气的鬼

  殷明头皮也禁不住有些发麻,传闻中这家伙可是杀人如麻,臭名昭著啊!

  白彦看到殷明的眸子中,瞳孔微缩,反而信了他几分。

  白彦声音略微缓和,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殷明道:“我名殷明,你许是不知,我亦是洪国老宰相之外孙。”

  殷明没报殷大帅的名,因为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给殷大帅背黑锅。

  白彦想了想,道:“你是姓殷的狗贼的儿子?”

  果然,这又是一个不待见殷大帅的。

  若是殷明适才说殷大帅的名,只怕这白彦已经一剑刺来了。

  白彦追问道:“你为何不报你爹的名字?”

  殷明淡淡的道:“他是他,我是我,我报他名作甚,给他擦屁股么?”

  这一句话,白彦似乎很喜欢听,面色已平和下来。

  过了片刻,白彦道:“说起来,那姓殷的虽然是个杂种,不过老宰相却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这时候,白彦身后,那困着柳腾的内息囚笼,有些不稳。

  白彦回身打出一道内息,皱着眉道:“这小子,越来越狂暴了,这样下去,怕要出大问题了。”

  殷明上前两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未曾听说青林侯请尊驾到来。”

  白彦很随意的道:“我来寻一个仇家,却恰好看到这边血气冲霄,又有鬼怪狰狞。”

  “我本是过来瞧个热闹,却发现这小子天赋异禀。”

  “我一时脑子抽了筋,却想为他解危,现在开来只是白费功夫。”

  这人适才凶猛凌厉,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放下戒备,却没剩几分高手的样子,言谈十分随意。

  殷明恍然道:“怪不得这孩子昨夜没有闹腾,原来是有先天高手在镇压。”

  白彦摇摇头,又打出一道内息,道:“我虽然镇压的住,但是那恶鬼不怕阳刚,我也奈何不得。”

  “这么下去,这小子早晚要废掉。”

  饶是以殷明见多识广,也猜不透这鬼的来历了。

  因为按照他前世的经验来看,世上根本不该有这种完全无惧阳刚正气的鬼。

  殷明沉吟道:“这究竟是不是鬼,怎么会……”

  白彦却道:“这东西应该算是鬼吧。”

  殷明一惊,问道:“这么说,尊驾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彦却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殷明,道:“看你也修有内息,怎么会看不透?”

  “这恶鬼显然是一个先天武圣的魂魄不散,用生前的武道内息坚固阴魂,化成了这么个鬼东西。”

  殷明恍然,因为另一个世界根本没有这么强大的存在,所以他并不知道。

  既然是鬼怪,那就有法可制。

  李承乾后背的衣衫下隐隐透出星芒,文气正在涌出。

  白彦惊异的道:“你要做什么?”

  殷明道:“我来试试,能否超度亡魂!”

  白彦愣住,觉得完全看不懂这少年了。

  殷明大喝一声:“邪鬼还不显形!”

  浩然的文气配合他的话语,冲撞在柳腾的身上。

  一直在咆哮挣扎的柳腾陡然一顿,然后抬起头看向殷明。

  那还有些稚嫩的脸上,一对猩红的眸子,分外的吓人。

  邪鬼却并没有显示出阴魂来。

  他费尽千辛万苦,为的就是夺舍这具上好的身体。

  至于能否成功,成功了又能不能顺利改头换面、重新为人,他已考虑不到那么多了。

  事实上,他是不可能成功的。

  因为武者本身,根本就没有夺舍的法门。

  此鬼这么做,最终只能是双方同赴黄泉。

  殷明的面上浮现出一些不健康的红晕,他身体本就有伤,现在调动文气,有些勉强。

  这时候,殷明头顶忽然冒出一团白烟。

  正是先前从夹脊穴中生出的。

  这白烟虽然没有魂,却似乎有意。

  这股白烟与柳腾遥遥对峙,似乎在较量什么。

  魄者,鬼也。

  魄本身,就是一种依附形体而存在的神。

  其存在类似鬼,不过善恶截然不同。

  “魄”之一字,就是“白鬼”。

  这般两相对峙,一下就是一个时辰,天色都要黑了下来。

  院子外面,青林侯和柳清都坐不住了。

  柳清道:“爹,可别是殷兄出了什么意外,咱们进去看看吧。”

  青林侯点点头,道:“也好。”

  可正当他们吩咐下人去打开院门的时候,陡然间发现自己面前的道路不通了。

  白彦的武道造诣不可揣度,手段莫测,直接隔空阻住了两人的脚步。

  柳清还在疑惑,青林侯却已面色大变。

  青林侯遥遥拱手道:“不知高人降临,小侯有失远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